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给女孩子提供大麻的人,十个里有九个是人渣
给女孩子提供大麻的人,十个里有九个是人渣
大麻是什么?在这个时候,你可能会想:“软性毒品吧,成瘾性不强,碰了应该戒得掉。”…

我犹疑着,说:“不会有什么吧?”爸爸说:“这么久没捞上来,多半是不行了。”我惊讶地看他一眼。露露的奶奶哭喊着从田埂上往新坝埂上跑。这一段路的确是太远了。她一面跑,一面哭,一面喊,“露露哎,我的心肝哎,我的宝贝哎!”有人轻轻地说,“平常怎么不见你对她好一点?这个时候来喊。”…


物资不够丰富的時代,直径五六厘米的月饼,一大家子分食,实在难以满足,我们几个小孩子比赛谁更眼疾手快挑得到蛋黄最大的,但纵然是最大也嫌不够大啊,类似的心情还有后来吃到火腿月饼,无论如何还是遗憾肉太少。那时候怎么会懂得,不完全是甜咸口味的区分,美味的真理恰恰就在于“不够”。…


白羊座,这个月,冥王星在你的事业宫正行,为你的事业带来突破,转变,重新出发的能量。冥王星从4月15日起到9月22日退行了5个多月,这段时间,你很可能在事业上面临需要突破的困境,冥王星正行之后,你将会有改变的动力,你会在事业和工作上勇往直前,重新出发。…


当然多挖掘兴趣并不算是坏事,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人生体验。但现在来反省,也就是说学习的“广度”够了,但是深度和高度都不够。这种永远浅尝则止的学习态度,无法让我突破舒适圈,得到学习的真正乐趣。…


我没有写眼影,这是让人爱恨纠结的一部分。没有写是因为画法比较复杂,画不好容易起反效果,而不画也不影响妆面的精致。爱是因为化妆品里面最漂亮的应该就是眼影吧,那么多丰富的颜色,那么多漂亮的盘子,不画什么都忍不住想买块玩,对吧?…


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一直标榜绝不重男轻女,我对此也深信不疑。但是我从小受过很都莫名的委屈,一直压抑着,最近突然想通了,根源还是在重男轻女上。我的房间其实是储物间多了一张床。最近一次搬家,搬进了200平米的大房子,我依然没有自己的房间…


久居北地,过年才回一次家,福州这个省会城市,也只是飞机起落点而已。年日久了,有一种少小离家的疏离感,似一个客,对福建人和物停留于某些想当然的印象,对福州的感觉如同外人想象福建妹子:宜室宜家,带着一种守节的寻常寡淡。…


我原来对偷情是深恶痛绝的,因为它让我的青少年时期蒙上了太多的阴影,让我提前承认别人怜悯的眼神,让我每每在别人的家长里短中不敢抬头,让我不自觉就低人一等。每当我听到那些以“真作孽”啊开头的句子,我就觉得,这明明不是我的错啊…


饭前,各种微信上的视频、段子、还有心灵鸡汤,很是热闹了一会儿。菜上来了。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不是拿筷子,而是举起手机一阵拍,嘴里也不闲着:先别动筷子,保持菜的造型,让我先发个微信。每一道菜上来,这一幕都得重复一次。…


简单明确的约炮被国人扭曲得面目全非,本来是“轻轻的我走了,不带走一丝云彩”,到中国却变得纠缠不清,模模糊糊。中国人,好像老是抹不开面儿,不好意思滚完床单就消失,非要礼节性地约个会,发个温暖短信,装成感情炮自欺欺人…


喜欢折腾手工的小东西,特别是随身日用品,这些小物真正的价值是带给自己舒适和愉悦的快乐心情,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单位招了三位女孩,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一一辞职了。   A和B是通过层层筛选、道道关卡进来的。她们的简历在200份中大浪淘沙,又在20位小伙伴的面试中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在5人的笔试中脱颖而出。 单位招了三位女孩,不到四个月的时间,…


H就给我们讲了两个杀人犯的故事,第一个杀人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把自己的6个家人都杀了,杀人过后还将尸体煮烂喂猪,毁尸灭迹后他就逃了,为了反侦查,他把草鞋反过来穿,警察追踪他的足迹时就完全弄反了方向,后来此人到一个农户家讨饭吃,被认…


   《婆媳的美好关系》断断续续写了很多年,我将最纯粹的情绪释放在里面,只想用最真实的文字,告诉这世间的女子……世上真有那么一种情,它介乎母女之间,也许比母女略略疏远,有着适当的距离,也保留着让彼此舒适的空间…… 出版它只为…


但是你看,过去这么久,K的求职逻辑还是没有变: 我不在乎我没有什么,我要让对方知道我有什么。最重要的是,我有信心我有的,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所以K一直是我心里的职场达人,凭借个人奋斗,提升自身价值,并坚持致力于追求更好的生活。 他永…


其实这些知识呢,我都曾经看过,只是上网看,始终觉得是别人的经历。而同样的话,从这个你将要在此生产的医院里的产科护士口中说出,更会贴近一层。…


  接着我妈说了句啼笑皆非的话:“他们说XX相亲网还可以……” 我面无表情地冷笑:“又是哪个老不死的傻逼跟你说这些屁话的,他们怎么还不去死啊。连介绍的知根知底都各种毛病,我才懒得去查网上那些来路不明的骗子,说不定名字都假的。…


     周日,在火车站看到一对外国老夫妻。他们落座之后,只互相示意地笑了笑,然后说了句:good luck,就拿出了包里的书。之后,在火车进站之前,他俩都各顾各看书,没有说一句话。在这个偌大的车站中,大多数人都在聊天,发呆,在一…


因为上次我家里出事我已经拿了十几万,也是把自己所有积蓄都给他们了,我妈的意思是女儿就该是家里的牺牲者,是给娘家利益的,至于自己过的死活和他们无关,我生气地说凭啥都得用牺牲闺女的幸福替儿子买单,我妈也对我这个质问很生气………


      人有的时候就是爱抽风,会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买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等到拿回家拆了包装不能退换的时候才后悔不已。昨晚在家随随便便就搜罗了一堆“鸡肋”产品,有的用了一半,有的基本就是全新,捶胸顿足啊,   &…


聚美优品的货品有争议,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买它的帐呢? 一个朋友如是答复我:“1、中国市场基数大,傻子够用。2、很多人都放弃独立思考了。”他说:“譬如肯德基,材料在涨、人工在涨、房租在涨,汉堡的价格没怎么变,利润却能连年提高,怎么可…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有多远,你可以先看看最近大热的国产剧《离婚律师》,再看几集美剧《傲骨贤妻》,你就一目了然。…


葡萄姐姐上一篇文章《请等一等中国男人》被妞博网站推荐上首页后,一大群年轻妞们上来质疑:我们照样辛苦上班挣钱,甚至还要多做家务照看孩子,凭什么让我们等一等中国男人?妞们的质疑也有道理,确实,女人们越来越能干,而自古能者多劳。…


与死去的妻子共同生活3年,看完无法抑制内心的震颤

与死去的妻子共同生活3年,看完无法抑制内心的震颤
并不恐怖,反而无比温暖,看完内心震颤。内容全部为图片,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他是一个博士,却演了一辈子傻子

他是一个博士,却演了一辈子傻子
他是牛津大学电子工程学博士,演了一辈子傻子,所有人都知道他很搞笑,却不知道这个…


我的秘密自由

我的秘密自由
一个出生在伊朗的女性,恐怕终身都要按照《着装法》,穿一辈子罩袍,戴一辈子面纱。…


八一八楼主一个20出头的未婚单身女孩在泌尿外科上班的日常工作

八一八楼主一个20出头的未婚单身女孩在泌尿外科上班的日常工作
楼主刚从护院毕业时还是个青涩未知人事的女孩子,临床实习去的妇幼保健院和结核防治所…


中国人的民族天赋:走到哪儿就把菜种到哪儿

中国人的民族天赋:走到哪儿就把菜种到哪儿
汉族有哪些民族天赋?种菜。…


如何判断男生是否真心爱你?

如何判断男生是否真心爱你?
其实这事,没有标准答案;那些高情商的花丛老手,花点心思,也能装得滴水不漏。…


11位中国艺术家画中的老婆, 和他们婚姻后来的结局

11位中国艺术家画中的老婆, 和他们婚姻后来的结局
在把妻子画入画中之后,画家们有的与妻子幸福美满,有的又分道扬镳,…


堺雅人在中国:“饭菜实在太好吃了”

堺雅人在中国:“饭菜实在太好吃了”
在西安最大的感触是“饭菜实在太好吃了”,在上海最大的感触也是“饭菜实在太好吃了”…


25例婚礼配色,美翻了!

25例婚礼配色,美翻了!
25例婚礼配色,美翻了!…


邓小平的“直男癌”

邓小平的“直男癌”
作为上时代周刊最多的中国人之一,其举止言行颇有特色,用时下词汇来形容,就是直男癌…


田朴珺:画饼充饥的女性独立典范

田朴珺:画饼充饥的女性独立典范
她聪明,努力,但她的所谓女性独立经验没多大意义,她忽视隐匿了自己背后的力量支撑。…


性教育缺失 谁来守护农村留守女童

性教育缺失 谁来守护农村留守女童
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看来,“他们的青春期其实是很孤独的”。…


徐悲鸿劈腿代价惨重:日夜作画还情债

徐悲鸿劈腿代价惨重:日夜作画还情债
离婚官司缠上民国那些著名文人们时,这戏码也无法好看下去,精彩程度一点儿不输当下。…


没什么能分开他们,死亡也不能

没什么能分开他们,死亡也不能
英格兰中部有一个叫“考文垂”的小城,这里住着一位老先生和她的太太,…


你知道吗?儿童四岁绘画水平可预示少年时期智商高低

你知道吗?儿童四岁绘画水平可预示少年时期智商高低
据外媒报道,科学家研究发现,孩童时期的画画能力与日后青少年时期的智商息息相关。…

雨中百合般的爱情
雨中百合般的爱情
这些文章始于电影,之后却自然而然指向我们的爱与生活:女性的自我认识,仿佛天然地倚重“爱”的性情,如何才能保持自我与爱的并存,日常生活与精神生活如何流通不滞。…
妞博微博
关注我们的微博
妞博微信
关注我们的微信

Archiver|手机版|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4-8-29 11:11 , Processed in 0.06648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