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妞博网 首页 特邀博客 木兰良朝 查看内容

《寻宝记》连载六:如果有来生

2017-2-25 18:26| 发布者: 木兰良朝| 查看: 2803| 评论: 2|来自: 原创


414他们两伙都打到尖儿再也出不来。李总听见李总妈张罗包饺子,就拉小寻一起过去。小熊嚷着要打出尖儿,李总哄他:“小熊,这次咱上台了,也算咱们赢对吧?”

 

小熊听了才算满意,起来和大庆打网游做盗墓大侠去了。

 

小玲姐已经把饺子馅和好,面团也饧发多时。李总妈揪记子,一边说面饧得好。李总擀饺子皮儿,小寻和小玲姐包。李总的饺子皮儿擀得又圆又快,小寻有些意外。

 

李总得意地道:“在国外可能没学到什么,做中餐的手艺可都是一流的。没办法,都逼出来的呀!”

 

小玲姐拿起小寻包的饺子端详下:“小寻,你这饺子包得褶儿多,是手巧啊。

 

李总妈大乐:“这要在过去,包的饺子褶儿多,据说还特能生养呢。”

 

小寻一时脸上发烫。

 

小熊从楼上跑下来,在厨房门口嚷道:“大娘,过年咱不得往饺子里包钱么?谁吃到谁有福!”

 

李总妈扔了记子说:“哎哟,咋把这茬儿给忘啦!在早包钱不卫生,现在都改放糖块喽!还得咱小熊想着。”

 

正说着,小熊已抓了把糖忽忽悠悠拿来了。

 

小玲姐问:“咱包几块糖呢?”

 

李总说:“意思下得了,也不好吃。包三块吧!”

 

小寻就和小玲姐包了三块糖进去。

 

十二点钟一到,外面鞭炮齐鸣,饺子也包好上桌了。

 

李总爸、老叔、老婶、洪伟四个人正从牌桌上下来,数钱讨论输赢。最后一把洪伟搂了鸡宝夹。

 

老叔说:“最后一把不算。”

 

李总爸道:“你要点脸行不?打这么小你还耍赖。”

 

老叔只好掏钱给洪伟。洪伟直说不要了。

 

李总爸又说:“你拿着。别惯他偷奸耍滑的臭毛病。来来来,快洗手吃饺子!这可没少包哇!“

 

李总妈笑:“咱家这不添人进口了么?”

 

小寻咬一口饺子,又咸又甜又苦差点吐出来:“呀,我吃了个有糖的。”

 

小熊听了,吵着要吃带糖的,伸了筷子到每个盘子里翻。老婶也帮他翻。

 

李总爸说:“一个破糖,有啥好吃的?”

 

小寻强撑着咽下那个饺子。又吃第二个,又说:“哎呀呀,还是个有糖的!”

 

李总笑:“我怎么从来没吃过带糖的?我说我这么没福?”

 

小寻好容易吃到第三个正常的饺子,遂用筷子指着盘中一个饺子说:“宝哥,你吃这个,肯定有糖。”

 

李总将信将疑地夹起,一尝,说:“不得了,果真有糖哎!看我这福气,长这么大头一回。都小寻带来的呢。”

 

小熊一听,大哭:“大娘说就包了三个有糖的,我吃不到了!”

 

老婶马上说:“回家妈给你全包有糖的!”

 

老叔脸上也不好看起来,小寻心虚,不再动筷子了。

 

一时收了碗筷,大家给小熊压岁钱,那孩子才乐起来。

 

小寻见小熊去了一楼卫生间,就去楼上卫生间,门还没关上,老婶跟过来。她们一个门里,一个门外:“杨小寻,我跟你讲,别以为大家都傻子,你是苑宝雇来骗我们的吧?你骗得了他们,可骗不了我。”

 

小寻轻声说:“不是你说的样。”

 

老婶道:“拉倒吧。就你那条件,李家会看上你?我不就相中苑宝市里那套房子了么?小熊马上上中学了,那是学区房。我就借住三年,有啥的,苑宝又不结婚。那房子买时也有老爷子的钱呀。他老叔先前的房子是他们给的,可是我没捞着呀。我可是给李家生了儿子的。杨小寻,我跟你讲,你就一雇来的,千万不要多想。李家的财产和你没一毛钱关系。我看你还是懂点事儿趁早走人,你要是揣着什么企图,可就是做梦,想多了!”纹绣的韩式半永久平粗眉在她脸上简直文不对题,单只大长金耳坠子随着她的晃动热闹地抖着。

 

不等小寻再分辩,老婶一扭水蛇腰下楼去了,把小寻晾在那里,干噎气。

 

老叔一家,穿了衣服鞋子要走。小玲姐收拾了也要走。李总妈把打包的菜让他们拿着。李总爸在他们身后道:“要拿拿好的,剩菜让人家拿啥拿?”

 

李总妈说:“老东西,就拿个菜,你管得可真多。”

 

小熊说:“大娘,今天的烤鸡翅儿好吃,我可得拿着。”

 

老叔输了钱,不高兴,在他身后催:“这磨叽,快溜的得了。”

 

小寻站在后面,也开始穿衣服。没人注意她,李总却见了,拉她:“你要干嘛?”

 

“我也要回去了。”她低着头,不看他。

 

“这大过年的,根本没车,你要走回市里么?”

 

“那麻烦宝哥送我回去。”她声音里低到他勉强能听见。

 

“我可不送。楼上房间随便你挑,得在这儿过夜。”他趁乱搂住她,她要挣开他。他于是愈加用力。

 

李总妈回身看了,说:“这是咋了?”

 

李总头也不回,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夹住小寻上楼,说:“妈,你们早点睡,明天再说。”

 

他把她放到他房间的大床上,扔了条毛巾过去。她背对他,毛巾盖住脸,眼泪决堤而出,在脸上溃不成军。她既给人羞辱,又似说破了心思,既不平,且又懊恼。他的床极大,淡蓝的床品刚好成了她的海,却四下不着,靠不成岸。

 

不防李总妈跟了上来,她一推门,李总就扑到小寻身边去,李总妈见了,把一只红包放到床头,走开了。

 

李总揭开毛巾,拿红包到小寻眼前去晃:“老太太给你的红包。”

 

小寻复又把毛巾盖住脸:“我不要。”淡蓝毛巾上,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

 

“咦,一直好好儿的。你看今儿老太太多高兴。真是过了一个和谐稳定的春节啊。哥来帮你数数红包吧。一个,两个,三个……哟,五千块,老太太这么喜欢你。可也是,只要领回个人是女的,他们俩都得高兴死。亲爱的,你演出成功啦!”他把一沓新钞票弄得一阵脆响。

 

“我不要,你拿走。有钱就可以瞧不起人。”

 

“哦,我没别的意思。”

 

“你没别的意思,可是别人会有别的意思。”

 

“对了,是不是老婶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并没说什么。”

 

“我就知道她整天打小算盘,准起妖蛾子!爷去世后,我们都不怎么来往的。就认钱,爷的钱都归了他们。爸妈也是拿他们没辙。做啥啥赔,吃啥啥没够儿,又来算计。她准说了难听的,你不用说我都能想出来。别往心里去,帮人帮到底嘛。啊?你是要睡着了么,洗洗脸,看眼睛肿。”

 

小寻被他说中,一时更无话。过了一会儿,拿开脸上的毛巾,起身去洗脸。他跟过去,轻声道:“往左是热水。用温水吧,太凉也不行。”

 

脸上有粉底,她去找缷妆棉。他体贴地帮她,到楼下把她的包拎上来。

 

过这个年,她虚岁三十了。镜子里的小圆脸毫无暇疵,还算细致,据说这种脸抗老,可是她能抗得多久?

 

“亲爱的,让你受委屈了。今天还没谢谢你。看这把脸洗出来多清爽,干嘛化妆,不如不化好看。你们公司全大浓妆,就你还好。”

 

“嗯,不化还省钱呢。可是我又没吃你们家大米。”

 

“咦,先前吃饭你果然没盛米饭。今晚你睡我这里。”

 

“我不能在你这边睡。”

 

“你想多了,我到那边睡。我神经衰弱,房间有人睡不着。你不演了我也不拦你,你能过得去就好。”

 

“对不起。是我想不开。可是自己答应的事,哭着也得演下去。”她停住抹眼霜的手,他知道她过不去。上一年帮他的学校跑手续,吃多少辛苦都不说,他当然知道。

 

他笑,牙极白极整齐,也许在国外修过。又起身进衣帽间拿睡衣。拎出一件白T恤:“要是没带睡衣,这个给你当睡衣。我可去睡了,晚安。”他过来轻拥,虚虚吻一下,放心地关好门走了。

 

她自己带的是绒睡衣,他们家热,穿不上。T恤是旧的,很软,长到可以当短裙了,一穿上忽然心里就放轻松起来。躺到那温软的大床上,被子轻软细腻。复又起来,开了床头灯,手摸着床,光滑的柜子,厚重的窗帘,赤着脚在地板上走,地板也极光滑。他并未真吻到她脸上,可是那一瞬间的假意停泊,却有如一阵疾风,吹乱了她,怎生睡得着?

 

淡黄的灯光,把她的影子拉得老长。她想起小时停电的夜晚,拿着蜡烛到处走,看墙上巨大的影子,想象自己是神力非凡的仙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摧毁妖魔的古堡,只在瞬夕之间……

 

又进了他衣帽间,里面没有几件衣服,有卫生球的气味。他一定平时不大回来住。她坐到衣帽间的大椅子上,心里想,如果有来生,投生在这样的家里,就算他们有那么多烦忧事,有拎不清丢不开的麻烦,可是能出国留学,能见世面,能有相对的自由,总归是比自己拙襟肘四处挣扎又遭人羞辱强得多。

 

2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木兰良朝 2017-3-15 08:49
haofei0712: 快点更新吧~
现实人生这么精彩,小说不过是它的描摹。只有催更,作者才有动力。加油啦!
引用 haofei0712 2017-3-13 12:53
快点更新吧~

查看全部评论(2)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1-21 05:17 , Processed in 0.04680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