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妞博网 首页 特邀博客 木兰良朝 查看内容

大雨滂沱

2017-7-11 07:49| 发布者: 木兰良朝| 查看: 2320| 评论: 2|来自: 原创

一进入七月,北方的雨季就来临了。常常早上还晴空万里,忽然在午后不知被谁召唤,就来了无数的云,瞬间严严实实遮住天空,天地间擂起大鼓,雷声大作,天上的闪电有如舞台上闪烁的灯光,热热闹闹的一场大戏就开演了。

北方夏天炎热短促,前后加起来不过三十五天。干旱久了,大家出门都不爱带伞。雨又不会下太久,到哪里躲下就好。也有人就在大雨中前行,跑着,笑着,叹着。

那天晚上也是很大意。我和巫森在校园里散步,让含先回家学习。

我用新买的手机拍照。画面先是明亮的,楼宇树木后的天空呈现橘粉色。后来画面发暗,厚积的云成了背景。然而我也没有在意。又去理科中心看教室。天气太闷热了,我想给含找一个凉快点儿的教室学习。

二楼教室空无一人,过堂风儿吹得人很舒爽。小坐了一会儿就下楼。走到楼门口,看见三五个学生大叫着往楼里跑。再看门外,狂风吹起,雨势一触即发。

巫森在远处喊我。然后在大风里拉起我的手就跑。离家大约一千米,我们想在大雨下起来时跑回家。

但是,谈何容易?!

硕大的雨点脆生生砸在头上、肩上,从稀疏到密集。路程行进了一半儿,我们没办法在大雨中跑回家,只好躲进一幢旧楼的楼道里。

已经有一个中年男子提着个布袋子沉默着站在楼道口。这栋八十年代建造的楼房,无论当年多么辉煌,现在只有一身的不合时宜。临街,电线缠绕,门窗窄小,楼道更是达到极窄之极,有如一根盲肠,若对面来人,只能侧身而过。不断有人从楼外跑进来,他们都是这楼里的居民,我们侧身让路

天色越来越暗,新粉刷的凸凹不平的白墙上写着个大大的红色的“药”字,是里面诊所最简陋的招牌。就像一个年华老去的美人,再粉饰整形,染过的头发,抻拉过的皮肤仍然包藏不住她的迟暮。诊所里出来一个个子短小的大姐,她到外面把一辆粉色的自行车扛了进来。自行车后座上捆了一叠大大的硬纸壳, 这更让她显得短小而自行车太庞大。我们把自己在墙上贴成相片,她才好不容易把自行车挪进去,放在了诊所门口。

雨急起来,一波一波随着风打着斜撒过去,地面因为海绵工程已经掏肠破肚,黄泥和水坑遍布。

含给巫森打来电话,问要不要送伞过来。这个上帝送给我们的礼物,早上因为他不听话我刚刚想给上帝退回去。

等了一会儿,雨点稀了起来。巫森说:“咱们反正也没多远,我去诊所要个纸壳子,咱俩顶着回家吧。”

他进了诊所,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然后巫森拿着一只大包装盒出来了。包装盒打开了就很大,可是巫森坚持只取七分之一,把一长条硬纸板都给我,说这样我的后背也能挡住雨。我说:“你长那么大头那么大脸,这么小的纸板也挡不住雨啊?”

他不理,只是拉起我就走。我们脚上穿的是布鞋,瞬间里面就全是水了,腿上溅满了泥沙。并且有些雨还是通过各种缝隙袭击到了我,但好在巫森用大手紧紧拉着我,很快就跑到家了。

第二天,我让巫森把家里装空调扇的纸箱子送给诊所大姐,不然我们也是直接送垃圾桶,没有她送的纸壳子,我们回不了家。

巫森却说:“昨天那个大姐开始并不想给我,是另一个小姑娘坚持给的。她也不想想,楼道里自行车上的纸壳子,我不问她就能自己拿走。”

上一篇:淡金下一篇:跪坐而饮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不言而玉 2017-8-4 20:35
写得真好
引用 不言而玉 2017-8-4 20:35
哈哈 这才是生活

查看全部评论(2)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8-22 15:09 , Processed in 0.04776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