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妞博网 首页 特邀博客 木兰良朝 查看内容

长篇连载《寻宝记》之婚礼

2017-9-13 11:01| 发布者: 木兰良朝| 查看: 2754| 评论: 0|来自: 原创

16.  

/木兰良朝

 

小寻醒来时,夜还沉着,厚厚的蓝灰色窗帘拉得严严的。在两个世界穿越切换,她一时不适应。

 

“你醒啦?”李总用毛巾帮她擦汗。古书里都说女子流汗是香汗,什么“梦笑开娇靥,眠鬟压落花。蕈文生玉腕,香汗浸红纱。”什么“ 依依香汗浥轻罗。恼人无奈是横波。”她不信,觉得汗酸,感到不好意思。
 

“李总……

 

“不要叫李总。”他略略地瞪起眼睛,单眼皮被撑出双眼皮来。俩人都穿着素色镶白边睡衣,他的是浅蓝,她的是浅粉。大约李总妈也看出来她不喜欢饱和度高的艳色,也不喜欢太热闹的花花朵朵的图案。

 

“头不疼了,哪哪儿也不疼,没事了。”她去挡他的手。

 

“那也不要马上起来,等汗都退下去。”

 

“你怎么不睡?”

 

“我有很严重的失眼症。平时都要靠喝红酒睡觉的。屋子里有人喘气儿都睡不着的。大学时不能和室友同住,我家住得远,要在外面租房子。”

 

她叹一下气:“唉,你真可怜。”

 

他笑:“今天没有喝红酒,刚才还睡了一小下,简直是奇迹。答应吧,嗯?”

 

她故作不知:“答应什么?”

 

“我都和大成子摊牌了,不让你在星火干了。我们也都老大不小了,你就嫁过来得了。”

 

她腾地坐起来:“你说什么?你凭什么代替我做决定!”想起今年没有做成项目经理,还被成总那么训,原来是他搞的鬼!

 

他赶紧给她披被子:“宝宝你急什么?本来捂出汗来好了,看晾着再着风。”

 

她挣扎,可是他把她紧紧箍在被子里,动弹不得。“谁是你的宝宝,你们是不是当我是傻子?”她回头质问他,却不料她的眼睛几乎对着他的眼睛,两个人的眼睫几乎根根相触,短兵相接,她脑子里电闪雷鸣,浑身发软,所有的气愤无处发泄,只好回过身,低下头,不说话。不过她说了“你们”,这个应当够力道。

 

果然,他松开了她。“不要再说了,动气可影响健康。好好接着睡吧,天亮还早呢。”

 

她起来去卫生间,看他收kindle,那上面都是英文,原来他都是看原版书。她从卫生间出来,他已经大模大样躺在床上。她站在床边:“你不能在这里睡。”她自己随时画着线,这条线上通着电,哪个碰了都得电得火星四迸,不得近身。即使是郭,也从没让他越过她画的这条线。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摸不准,不想作死。再说他们本来也没好到要睡在一张床上的程度。

 

“咦,你想多了。我就是挑战一下自己,在这试试我的失眠症好了没有。你放心,你在这里画条三八线,我又不越界。”

 

“不行,李总。我怕你试的不是失眠症。我去客房。”

 

“这么晚了,宝宝不要折腾了。快上来吧,看着凉,我的努力就白费了。”

 

他拉她上去,原来早拿了另一条被子。她因为还有些头重脚轻,就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

 

他关了灯,他们就身陷黑暗了。她背对他,把被子做成了铠甲,又想着手里没什么武器。

 

再醒来,李总早已不见了。小寻摸摸身上的睡衣,看看另一只枕头,另一条被子,上面似有微温,确定昨夜不是做梦。

 

李总妈没有买彩妆给她,没法化妆,只拍了点乳液和隔离霜就下楼去。大家都已经吃过了早餐,他们家人也是起得太早。

 

李总妈一看见她就说:“哎哟,寻姑娘感冒好点了没?咋还下楼了,我说让苑宝把吃的给你端上去。”

 

李总爸说:“老婆子你就会磨叽。寻姑娘,伯伯跟你说,两家老人是不是得见个面了?你告诉你爸爸,我们打算下周就去白城。”

 

李总妈说:“你烦不烦,大早上就说这个。”

 

李总爸说:“我必须得烦。就你那儿子你惯得不行不行的,大事还得我拍板儿。这样我死了连蹬腿儿带闭眼就不操心了。”

 

小寻不知道如何作答,还好,他们一吵,就不再关心她的答复了。一直没看见李总。小玲姐说:“苑宝他出去跑步了。小寻,你喝牛奶还是豆浆啊?”

 

小寻说:“来豆浆吧。”

 

桌上摆着烤土司,小菜,荷包蛋,水果沙拉,坚果酸奶,红豆粥,人家的早餐果然也丰富。她有时为了赶班车,空着肚子就出门。此刻食指大动,反正早上多吃不要紧。

 

还没吃完,李总回来了,俯在她身后说:“睡得好不?”

 

她举起玻璃杯大口喝豆浆,不回答他,怕大家看她,又略点一点头。豆浆是浅灰色,因为里面有黑豆。他撩一下她的马尾:“哟嗬。反正我睡得贼好,嘿嘿嘿。”


李总妈说:“寻姑娘着了凉,脸色可不怎么好哎!”


李总大笑:“她那脸色,都是化的。这才是正常的,看清清爽爽的多漂亮。”


小玲姐送糖过来,说:“咱小寻长得可真比明星都好看。明星都大浓妆,素颜她们更比不了。”


他手机响,她听见是成总。好像是约他去游泳,他答应了。在他心里,成总还在排在很重要的位置。他们也许根本不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自己而反目。

 

吃过早餐,小寻给奶奶梳头,按摩,李总过来象征性地捶腿。李总妈站在门口说:“一年也不回来一次,这有了寻姑娘,你还变孝顺了。你奶老糊涂了,现在都不咋认人儿了,不然早挑你理了。”

 

小寻跟李总说要回家,手头还有活儿要干。李总说:“我和大成子游泳去,还想带你一起呢。”

 

奶奶听说小寻要走,悄悄拉了拉她袖子,趁人不注意,塞给她一个红色的手绢包。

 

李总妈死活不让小寻走,给她看厨房里正要蒸的鱼。李总只得说:“妈,我们还有要紧事。下周还回来。”

 

他们从车库里把车开出来,李总妈又提着一大袋东西跟出来。李总一边停车一边嘀咕:“我老娘真磨叽死了。”

 

小寻下车去接东西。李总妈还拉着不放:“寻姑娘,下周一定回来呀!”

 

她只好口里答应着,身后李总按喇叭催她。

 

一上车,小寻就看手机微信。可姐发了语音消息:“小寻,我十八号早上十点十八盛世豪林金色大厅办婚礼哦,你和小秦都要来参加。给我当伴娘!”

 

李总在一边听到了,说:“这么巧,我也是这个时间参加婚礼。我大学老师的儿子结婚。新郎是不是叫安在轩?”

 

小寻说:“哦?我光知道新娘叫可心。见他时都是叫可姐夫。”

 

“好吧,那天正好我们一起参加婚礼。我大学同学会回来好多。”

 

什么意思,把她拿出来见光么?她忽然想起奶奶塞给她的手绢包,当着李总的面打开,两层大手绢包的是两只一式一样的宽凤纹金手镯。

 

李总斜了一眼道:“谁说奶奶糊涂啊?她明白着呢,认准你是她孙媳妇了。应当是老物件儿,我妈她都没给。这婚礼上是得戴手上的。过去都一对儿一对儿的,有讲究。”

 

小寻说:“这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麻烦你给奶奶带回去。”

 

他摇头:“送你的,我可不管,你愿意送回去,自己当面还给奶奶。只怕你太伤奶奶的心。”

 

她只好叹口气,把手镯包收好。他一直把她送到楼下,她已经下了车,他又叫她把李总妈带的东西拎上。


说:“李总,你看我这也是连吃带拿。”

 

他说:“好吃不如得意嘛。” 停一下又说:“春捂秋冻,注意保暖。”

 

车子漂亮地调头而去。她一回头,见野兽由大叔牵着,见了她高兴得跳起来。大叔眼神意味深长:“回来啦,今儿休息啊?”他当然一清二楚,小区里很少来这样的豪车。

 

婚礼前一天晚上,伴娘要跟新娘一起住在酒店。可姐老家山东的,本地没房子,提前租了酒店。她结婚晚,女同学都结婚了,四个伴娘还真不好找。除了小寻和小秦,另外两个伴娘是可姐大学里的同事。这一晚住店客人在二楼小餐厅有个晚宴。小寻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李总,他身姿太修拔。他们大学同学坐在一桌,有男有女,她只远远地向他点一点头。他却走过来直接让她坐到他们那边去。

 

她犹豫,小秦推她:“你快去。”

 

他拉着她的手走过去。一走到桌前,那几个男女就开始起哄:“哎妈呀,李苑宝你可有个交代了。”“这次是伴娘,下次就新娘呗!”“漂亮,苑宝真有眼光。”

 

小寻脸上发烫。他把她按在身边座位上。他们让她喝酒。他替她挡,他们不依。有个大家叫二姐的女同学从座位上起来,端着一满杯白酒,非要和小寻干杯。

 

李总说:“她不能喝白酒的。”

 

二姐说:“李苑宝你给我闭嘴!来,杨姑娘,为咱们第一次见面干一个。李苑宝当年可是我们的著名校草,追她的女生从学校能一直排到长春火车站。”二姐画着精致的妆容,手指甲涂得亮晶晶的,穿一件黑色缀满亮片的连身裙,栗色卷发太长,时不时撩到李总的手臂。

 

小寻说:“姐姐,我真的不会喝酒。”以前和郭在一起时,他总是说,女孩子喝白酒醉了会丢人,会被人看不起,更可能会被便宜。所以,她一直只喝红酒,并且也从不多喝。

 

二姐推开李总阻挡的手:“啥会喝不会喝的,你这么幸福,喝不醉的。”

 

几个男同学说:“二姐,你过分啦。”

 

小寻没办法,和她碰一下杯,一仰头,把满满一高脚杯里的白酒喝了下去,然后看二姐也一仰头,干掉了她的酒。

 

一口菜也没有吃,这白酒辣辣地下去,她只觉从喉咙到胃,全都着了火一样。

 

李总夹了块杏鲍菇给她,当着众人的面,喂到她嘴里。开始她只是坐在他身边笑。后来她只觉得亮晶晶的吊灯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等到他们老师来,大家都站起来,她几乎站立不住,幸亏有李总一只手在背后托着。她觉得自己好像是音乐盒上那个不停旋转的芭蕾娃娃,单腿就能起跳,然后一直跳出这大厅去,跳到云端上去。

 

李总的老师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虽然坐着轮椅,听说是股骨头坏死。她是他们的班主任,挨个评价他们。到了李苑宝,说:“全系最帅,学习也好,就是不爱参加活动,让人头疼。”

 

李总就过去抱老师:“老师我错啦!”

 

老师还要招呼别的客人,没有坐很久。小秦过来找小寻:“小寻,你吃好了没?可姐让我们试下伴娘服。”

 

小寻低声说:“小秦,不好了,我让他们灌多了。你来扶着我啊。”

 

她起身跟大家告辞,跟着小秦回房间。从餐厅到房间的路实在太漫长了,心跳得厉害,眼睛看什么都是晃的,她只想快快躺到床上去。

 

胡乱洗了把脸,任凭那三个人摆弄她试裙子,又嫌她的鞋子颜色不配,可姐的同事拿了自己的鞋子给她,她却一下子倒在床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早上起得早,她和小秦互相拉背后的拉链。小秦说:“你男朋友昨天打电话,你也不接。我帮你接了,他要来看你,我说你睡了。”

 

天还没亮,可姐已经在化妆了。四个伴娘穿上粉紫的纱裙跑到新娘身边去,各种角度自拍,小寻头还昏昏沉沉的。化妆做发型用了两个多小时。可姐略胖,婚纱选遮住手臂的,一张脸被化得顾盼生辉。小寻心里生出羡慕来,想象自己是不是也能有这一天。

 

大厅里婚礼进行曲音乐响起时,小寻她们四个伴娘和四个伴郎双双牵着手走上礼台,然后一对对站在两边,等着新娘由爸爸护送经过。小寻穿了别人的厚底白球鞋,这样配纱裙,倒也别致。牵手的伴郎戴眼镜,长得白白净净的,一边走一边说:“一会儿加下微信哦。”她心里想,这算是搭讪么?小子,你要是知道我有多大,吓死你。

 

等新娘新郎在台上站好,他们又一对对走上台去。可姐夫原来真叫安在轩,也微胖,两个人倒般配。站在后面,可姐哭得梨花带雨时,眼镜男问她微信号。她说了一遍,问:“能记住么?”

 

眼镜男笑:“ 我学数学的,小case。”

 

客人都走得差不多时,李总他们那一桌把酒正酣。大学同学也是多少年没见面了,借着参加婚礼由外地赶回聚一下。李总到小寻这一桌来,轻声问她:“咋样?没事吧?”

 

她说:“现在头还疼,一阵阵发晕。第一次这么喝,都喝断片了。”

 

他又说:“对不起,都怨我。等下我要送同学去车站,就不能送你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啊,回头我再打给你。”

 

坐在桌前,她一口菜也吃不下。婚宴饭菜一向难吃,肘子、四喜丸子、牛肉、烧鸭都油腻腻的,眼看着服务员推着车,一盘盘的倒掉。只有虾、海参和扇贝被吃得多些,真是浪费。富丽堂皇的金色大厅,舞台炫丽,新娘可姐换了身中式红礼服迤逦穿梭敬酒送客,可姐夫脱掉了西装,仍然满头都是汗。地上有人们扔的垃圾,倒的饮料,粘人的脚。她看见李总起身送两个赶火车的同学离开,二姐远远地向她打招呼,然后摇曳生姿地跟着走了。她的一颗心,把什么都挤出去,只收紧了,痛。

3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4-23 11:45 , Processed in 0.04506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