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妞博网 首页 特邀博客 木兰良朝 查看内容

今夜

2017-11-27 00:14| 发布者: 木兰良朝| 查看: 1963| 评论: 2|来自: 原创

旧的羊绒衫极细极柔,

握在手里有如热恋。

我把它裁开,

手持一把张小泉。
这把利剪遇不到一点抵抗,
轻松分割一切柔软。
飞针走线,
缝成一双羊绒袜,
鹅黄色明亮又温暖。
穿了走路,
步子慢慢软软。

不曾鲜衣怒马,
不曾流徒辗转,
不曾啸聚笙歌,
不曾生离,死别,
如何笑谈人生暮年?
如今我老旧的青春啊,
早已自缚为茧。
生翅为重生,
恋旧是故园。


外面起风了,
冬天突袭而来像在呼喊,
声嘶力竭的呼喊。
几十万匹冰寒之马,
它们闯不进这安静的乐园。
灯下喁喁细语,
说不完世间的凡语俗言。
今夜我将多么爱你,
满布皱纹的欢颜。 
4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木兰良朝 2017-11-28 08:02
洛泠: 不会跑线吗?
里面用线粗粗锁了边哦。
引用 洛泠 2017-11-27 15:37
不会跑线吗?

查看全部评论(2)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4-24 08:59 , Processed in 0.0466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