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妞博网 首页 特邀博客 木兰良朝 查看内容

长篇连载《寻宝记》之:炼金术

2017-12-17 17:25| 发布者: 木兰良朝| 查看: 1183| 评论: 4|来自: 原创

            

成总一从香港回来,就着手建大项目,公司人手明显不够用。要招人?目下长春的公司薪酬偏低,作为省会城市,房价一天天看涨,工资却显得越来越微薄,新毕业的大学生起薪都在两千左右,还怎么留住人呢?加上这荒郊野岭的地儿,可能都不愿意来。

 

周总于是挖了两个有经验的人过来,一时解了燃眉之急。原来新出的利好政策不单是为了留人,也是为了招人。所以相较于其它公司,这里除去五险一金起薪至少三千,还有班车接送和午餐,有公休假和单双休,有差旅补助,有时有年终奖,做得好还配专车。因为在郊区办公,每天提前一小时下班,相对而言待遇还不错。想必周总挖过来的人也需要重金出手。人手一多,策划部的工作越来越轻车熟路。近来只专注做一件事就好,不像以前,天天加班,恨不能分出八个身来。她知道做项目经理无望,遂也不再记挂心上,她有更大的希望填满那个虚空。又报了驾校,下了班就啃科目一的内容。

 

因为人多,午餐明显比以前更热闹了。郊区办公的好处是房舍宽敞,餐厅里新加了桌椅也并不显拥挤。

 

大仙说:“哎,你们有没有看黑大的空间啊,爆照啦!”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人忙不迭地看手机。只有小寻没理会,专心挤番茄沙司。连荣捅了捅她:“小寻,这事儿你早知道吧?”

 

“啊?什么事?”她瞪大眼睛,一边去摸手机。

 

黑大在空间里放了一张和阿芙在长影世纪城一起玩儿的亲密照。阿芙穿一件白毛衣,手里举着大团的棉花糖,被黑大搂着,笑得露出嘴角的两个梨涡。而黑大,用嘴角对着阿芙的脸,应当是马上就吻上去了。小寻看了,很觉意外,默不做声。

 

连荣说:“没看出来啊,阿芙还真有两下子。我说她跳槽了呢,在这里俩人也不能干了啊。我说她一直在咱们群里没退呢?”公司有规定,如果发生办公室恋情,俩人必须走一个。

 

胡宇宁喊:“黑大你给我过来。”

 

黑大永笑眯眯地过来,长睫毛笑得把眼睛都盖住。

 

“你老实交待,怎么和阿芙搞到一起的?”

 

“黑大是声东击西,暗渡陈仓啊!”大仙随声附和。

 

黑大永挠挠头发,答非所问:“今天的西兰花可是最新鲜的哦。”

 

午餐结束,黑大永被要求请客。他也不含糊,订了第二天厨房制造的晚宴,在群里爱特了所有人。

 

去还是不去呢?小寻很是纠结。她一回到家,就打开衣橱找衣服。裙子、长裤、衬衫都扔在床上,却心灰意冷。小秦又是夜班,她现在也不锁门了,由着贪吃少女进进出出。这个小贪渐渐开始跟自己亲近起来,居然跳到她床上,在她那条黑色羊毛裙上走起猫步来。她抬手抱起它,用手抚摸两下它的后背,然后把它轻轻扔到地上。它却勒着嗓子细细哼了一声,不断用尾巴扫她的腿。她明明是不爱黑大永的,可是就是不高兴。就好像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虽然不喜欢,可是忽然被别人拿走,自己没有了,很是失落。

 

最后那个晚宴更是令小寻无比失落,因为那其实是个订婚宴。

 

黑大永精心设计,阿芙一步入大厅,灯光全熄,然后追光灯忽然亮起,黑大永手捧一大束粉红玫瑰,唱着“我只在乎你”走到阿芙面前,单膝跪地,打开丝绒盒子,拿出一枚钻戒喊:“阿芙,你愿意嫁给我么?”小寻身陷黑暗,掌声和尖叫声四起,阿芙泪眼婆娑,她却只觉孤独感像一张透明的网,将自己罩得牢牢的,与众人远远隔开。舞台上的阿芙身穿红色蕾丝连身裙,像音乐盒上那个独舞的芭蕾舞小人儿,艳光四射,刺得小寻眼睛痛。然后大仙还给他们配上画外音,句句加重她的痛:“黑大家又把他新房子的对门买下来了,这回他们家大平层别提多阔气了。”

 

捱到周六休息,小寻提前打电话给李总妈,说要过去看奶奶。那边乐得不行,一迭声让她赶紧去。要送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她没在阿芙那里买,世上卖东西的那么多,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她找了一个朋友小葱的长白山特产店,买了玉木耳、灵芝孢子粉、刺五加茶、人参蜂蜜精油皂,都是别处没有的,直接写了小玲姐的电话地址,买的那叫一个爽。

 

虽然李总说了可以给她报销交通费,小寻仍然选择坐两块钱的轻轨。快近正午,阳光从窗外打进来,座位上的人都昏昏欲睡,独有小寻,亮着眼睛看窗外的一角蓝天,看掠过的长大了叶子的树,看提着布袋子赶着上辅导班的学生。

 

她一来,就被李家待如上宾。还没进房门,李总爸就给她看院子里今年新栽的樱桃树。李总妈特别和小玲姐去超市采购,要按她的口味做清淡的饭菜。小寻先到奶奶房里和老人家打过招呼,又到厨房去,和李总妈、小玲姐一起包西葫芦鸡蛋馅的饺子。李总爸却等不及要给她看书房里新置的纸笔。

 

李总妈说:“老头子,一天啥爱好也没有,又不干活儿,就知道添乱。”

 

李总爸说:“你们家长里短的就是个爱好了?没有我这些年打江山,你们能坐享其成?”

 

李总妈说:“快别吹啦,看寻姑娘笑话。你那叫打江山?你那叫投机取巧好不好?”

 

李总爸不服气,一直到饺子煮出来开饭,开始痛说革命家史,小寻总算知道了李家是如何掘到第一桶金的。

 

“一九八一年,我一个朋友李刚,对,叫李刚,做生意缺钱,他倒腾牛,那时不都兴下海么?跟我借了一笔。结果生意赔了,还不上我,就把郊区的一个小破房儿顶给我。大家都说不上算,可有总比没有强,我也不计较,就一直放着。”

 

“李刚都死了好几年了。上湖边儿钓鱼,手里还抓着鱼呢,人一下就过去了。倒是遭着啥罪儿。”李总妈在一边补充。

 

“哪知那边地块儿动迁,那房子不仅没赔,还让我大赚,嘿,我这下尝到了甜头儿。机会来了。”

 

“你瞅瞅,这哪是勤劳致富啊?显摆。”李总妈起身把盘子里的饺子抖开。

 

李总爸白她一眼:“你懂个啥?那以后,我连苑宝他爷的厂子都没接,后来那厂子卖了,我用这笔钱开始投资房子。盯住大项目,别管房子破不破,地段儿偏不偏,一赚一个准儿。大家送我一个绰号叫李百万。你就说百菊饭店吧,国营饭店后来不景气,没人敢接手。我为啥买?我知道那地儿是中心地段,肯定升值。这个百菊真是我赚的最大的一笔。”李总爸沉浸在回忆往昔的得意之中:“我那时何止百万啊!”

 

李总妈说:“咋样,是不是投机取巧?”

 

李总爸声音大起来:“哦,你们倒是看看,买房子、车子、留学、开公司,哪一样离得了我创的业?”刚才进门时,小寻看见小玲姐买菜开的车是一辆白色的高尔夫,公司配的车还没这个好呢。

 

小寻说:“我们家就没伯伯您这样的眼光,到手的鸭子都飞了。您这简直就是炼金术嘛!”

 

李总爸如遇知音,举起杯子里的德国黑啤:“对对对,炼金术。测绘大队的赵队每次看见我都说,怎么一动迁就有你的房子?一动迁就有你的房子?嚯,规划办的、产权处的、市政府的,哪哪都得有朋友,这是什么,这是资源哪,不然咱哪来的胆识和魄力?来来,咱爷俩儿走一个。”

 

小寻举起大高脚杯,和李总爸碰上去,然后吞下一大口厚厚的泡沫。几天来的郁闷之气,散去了一大半儿。

 

“现在么我收手了。人哪,哪能那么贪?”

 

李总爸干脆拿过手机,乘着兴头儿,给李总拔过电话去,还调了免提。

 

那边接电话的声音却淡淡的,说是在开会,知道小寻在李家,也只说了声好。李总爸就骂:“人家寻姑娘大礼拜天的跑来看我们,你就这态度。哼,你这么些年,也就找到寻姑娘让我和你老娘高兴点儿。得得得,你早些回来才好。”

 

小寻不好说什么。李总妈却用公筷搛菜到她碗里:“寻姑娘,别管他们,整天就是这么吵。让你见笑了。你吃菜。一会儿奶奶睡完午觉我们带她出去转转,我看今儿太阳挺好。今晚上你就住这儿,小玲把被子都给你晒好啦!”

 

夜里,小寻跳上李总的大床,觉得自己的姿势简直像小贪。这一次,她对他们家熟悉起来。院子、客厅、厨房、书房、卫生间,哪哪儿都熟悉起来。不知是不是特为她来还是人家平时就这样,各个房间里都插了鲜花。饭桌上,床头柜上,客厅茶几上,都是淡雅的花。她不喜欢干花,觉得花的样子不应当是那样的,像美人的迟暮。可是插在瓶中的鲜花又会很快凋败,不免让人担心。

 

又想起吃饭时听他电话里声音的冷淡,他是因为开会跟他爸冷淡呢,还是因为自己冷淡呢?他究竟是因为北京公司的项目离开,还是另有隐情?成总从香港回来,他们应当是在北京见过面了。一时浮想联翩,怎么也睡不着了。又想李总也一向是失眠的,她实在忍不住,在微信里给他发消息:“李总,我睡在你床上。”刚打好字,想了想觉得不妥,删了重打:“李总,我今天来看奶奶,就住这了。你放心,家里都好。睡了,晚安。”

 

正要关机,李总电话打了过来。她一听见他的声音,心里一阵疼痛,应出的声音竟也有些暗哑。

 

“小寻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没有啊,挺好的。”

 

“大成子最近有委屈你?”

 

“没有,领导对我挺好的。”

 

“你能不能不叫他领导?”

 

“嗯好。”

 

“我这边忙,谢谢你替我看奶奶。我爸今天咋高兴成那样儿?”

 

“就是伯伯和我聊得开心啦。”

 

“聊什么那么开心?我和我爸从来说不上两句话就吵。”

 

“就是聊伯伯创业的事。”

 

“你看,你不光是我的药,还成了我们家的药了。看来我还得好好溜须溜须你,别让你给跑了。说吧,你需要宝哥帮你做什么?”

 

“你做不了。”

 

“你尽管说。”

 

“我需要,借一个肩膀,好好哭一下,把鼻涕眼泪都抹上去。”

 

“咦,我临走前你哭得还不够么?要不你请两天假,不不不,你就不在大成子那干了,直接来北京吧,我让你哭个够儿。”

 

“我感觉我失恋了。”她有些反感他总是说不让她在公司干了。

 

“就因为我回北京了么?”他用了一个回字,她的心里又痛了一下。

 

“李总,你想多了。是我们公司一直追我的黑大,忽然就和阿芙订婚了。”

 

他在电话那边大笑起来:“你早说过跟黑大不可能的,这回又后悔了?”他竟然不吃醋,也是,他吃定了她的软弱。俩个人却总好像在捉迷藏。只不过这迷藏捉的,一个得意,一个失意。

 

“小寻,喂,怎么不说话了?”

 

“太晚了,睡吧。”

 

“不行,你笑两声我才让你睡。”

 

“我实在笑不出来。”

 

“小寻,我也挣扎了这么久了。”他的声音忽然低下来:“可能,你多少猜到一些。我最近最大的收获可能真的是你。所以来北京并不纠结,我这边的几个项目都是九月才启动,然后就可以回去了。当然如果你需要,我随时可以回去。”

 

“只是我需要,你不需要对吧?你以为我穷,我矮,我在底层,你高高在上,就只我需要?”

 

“需要,谁说不需要了?本质上可能我们是同时需要。可是,小寻,你看你对我的称呼,我不是你的李总,我是你宝哥。你是非得逼着我说,你在我眼里又美又温柔又有才华…..你听到没有?你要一个肩膀,我想给你两个,换着用,省得累挺。”

 

他这话,果然把她逗笑了。他听见她笑,说:“你总算笑了。不早了,休息吧,我明天早上还有个会。你叫声宝哥能死么?”

 

她只在心里叫,张不开口。她想起以前总是叫郭“哥”,郭给他写信,总是叫她寻妹妹。可是,情哥哥情妹妹原来都是极脆弱的,抵不过世俗偏见的致命一击。

 

那边李总却说:“好了,我听见你心里叫了,总算放心了。晚安,做梦梦到我吧。”

 

 

2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佳有喜神方 2017-12-28 09:16
dingtongyu: 呃...一直在追,因为写得好!这个台词儿“你以为我穷,我矮,我在底层...”有点假,除非主人公简爱看多了
简爱体
引用 佳有喜神方 2017-12-28 09:16
木兰良朝: 呵呵,你真是一针见血,我写的时候也觉得这句实在太简爱了。可是我想这真的是杨小寻的心里话,因为是杨小寻简爱看得多啦。她本科是学中文的。
觉得这一句直接暴露了杨小寻的内心——自尊心极强又极其脆弱,看着很让人心疼。
引用 木兰良朝 2017-12-21 08:03
dingtongyu: 呃...一直在追,因为写得好!这个台词儿“你以为我穷,我矮,我在底层...”有点假,除非主人公简爱看多了
呵呵,你真是一针见血,我写的时候也觉得这句实在太简爱了。可是我想这真的是杨小寻的心里话,因为是杨小寻简爱看得多啦。她本科是学中文的。
引用 dingtongyu 2017-12-20 22:30
呃...一直在追,因为写得好!这个台词儿“你以为我穷,我矮,我在底层...”有点假,除非主人公简爱看多了

查看全部评论(4)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1-24 01:51 , Processed in 0.04610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