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未曾想到沈熹微会离开

热度 5已有 1488 次阅读2017-1-11 05:06 |个人分类:影像观感|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知道沈熹微离世的消息,是在水木丁的公号。
    这个据说多年不遇的暖冬,出奇的冷,好些认识或熟悉的人离开,包括有些我从未想过会陨灭的灿烂星辰。
    如行业内著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如沈熹微。
    多少人心中神一样的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据说患癌,也将不久于人世。
    心中惶然,或许是因为老爹时常对我说的八个字:物伤其类,兔死狐悲。
 
    初见沈熹微的文字于妞博,文笔优美细腻,难得这种有才情的人行文不带炫耀,透出克制和淡然。显然她是年轻的,却有超乎年龄的平实,有点惊艳她淡雅中流露的深邃灵魂,只要看到她的新作便会欣然阅读,默默赞叹。
    身负性情淡漠行为乖张的INTP人格,我不用微博,也不混圈子,偶尔加个把群,也会因为言辞尖锐而被迅速孤立,然后自觉退群。抱团取暖或互相吹捧这类行为在我看来愚蠢可笑,对作者的评判从不带道德或感情色彩,唯有一个标准,就是才情。
 
    文采卓然的作者本就稀少,其中个性不讨厌的就更少了,熹微是少有几个连文带人都让我喜欢的作者。“乖乖吃鸡蛋就行了不用认识鸡妈妈”的观点甚至差点让我错过水木丁的重庆书友会,犹豫再三最后一刻才下决心奔向会场。
    同样的理由,我并没有和熹微本人在微博或者其他地方产生交集。除了文字,我没关注过她的现实生活,只言片语中知道她是个病弱的女孩,感慨天妒英才,丰满的灵魂偏被套上孱弱的躯壳,如我这般粗鄙的人反倒腰粗膀圆,上天不公。
 
    她明明在自序里写道:我所患的不是什么怪病,是被医学界称之为“不死的癌症”——类风湿,只要注意得当,不易危及生命。它的特点在于特别漫长,特别顽固,特别难伺候,并且会逐渐破坏身体的各部分机能。决定要写这本书之前我也有过这样的顾虑——你得的又不是绝症,写这些有什么说服力?可是我想,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我们就被宣判了死亡的终局。我们都是绝症患者。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在还没到来之前就摧毁了你的全部人生。所以死亡,不应该是决定我们做不做一件事、快乐或不快乐的原因。
 
    我从没想过她会离开。
 
    陪伴过老爹在癌症中苦苦挣扎到辞世,我说不出天堂没有病痛或者对她而言也是解脱,因为亲眼见证过至亲历经折磨依然忍痛求生的全过程,我深知他们离世前的不甘与眷恋。
    她在妞博更新的最后一篇文字里提到自己父亲说过“你要是不能好,我们老了怎么办?”
    老爸离世后,我在悲痛欲绝的同时,又感到一丝人生任务完成一半的诡异轻松。因为身体长期受各种毛病折磨,我一直很怕死,爱我如命的父母该如何自处?
 
    所以老想着至少要活到父母离世,那时候心无挂碍,便可以从容赴死。每个爱着自己的人,都像勾住风筝的线,哪怕只剩一根,都是甜蜜的束缚,让人丧失把死亡视作自由的勇气。
    不断缩减与他人的交往,慢慢斩断一根根风筝线,也是早早为最后时刻做准备。反复抗拒却莫名走入的婚姻带给我唯一的懊丧,就是又给自己平添一份对生命的贪恋,多了个活下去的理由,惟愿此生如流云,来去无踪飘忽不定了无牵挂,看来难办了。
    绿豆哥问过我:“你为什么总是一脸忧郁,我只希望看到你开怀的样子。”
    眼泪便喷涌而出:“人生太多无常,我只是被命运整怕了。”
 
    那么多爱熹微的读者和朋友,更重要的是最粗的那两根线——父母尚在,她怎会舍得?
    她的父母只是千万个被打上“失独”标签的孤苦老人之一,对社会而言只是一小撮存在,对他们而言失去的却是一切。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如果那么美的文字来自于饱经忧患的身心,我宁可她是一个健康无忧的寻常姑娘,毕竟生活还有太多其他东西,这代价未免过于沉重。
 
    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并非将自己与熹微相提并论,而是我们每个命运待宰的羔羊,在步入必然又未知结局的途中,目睹同类受难后惊恐的哀鸣。
    每个离世的生命都在提醒着我们,最后时刻并非遥不可及,随时都可能降临,纵使才情如熹微,美貌如赫本,强悍如古今帝王,都逃不过。
    生命是一场巨大的虚空,纵使做想做的事,爱想爱的人,依然无法填补。每个人以各种方式去赋予意义,如水中捞月的猴子,无论如何努力,依然眼睁睁地望着掌心流逝的时光,弹指间灰飞烟灭,连人类都消亡了。
 
    只有月色清冷,无悲无喜。

想让我也陪你一段人生的,可以关注我微信公号sylviamjy
3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小青年肖大虫 2017-1-12 17:31
“ 生命是一场巨大的虚空,纵使做想做的事,爱想爱的人,依然无法填补。每个人以各种方式去赋予意义,如水中捞月的猴子,无论如何努力,依然眼睁睁地望着掌心流逝的时光,弹指间灰飞烟灭,连人类都消亡了。”这也是我最近想到的。
回复 Ifeel 2017-1-13 10:57
写的真好
sigh再三,为熹微,为人生......
回复 sylviamjy 2017-1-13 17:45
Ifeel: 写的真好
sigh再三,为熹微,为人生......
   虽然熹微说了,死亡,不应该是决定我们做不做一件事、快乐或不快乐的原因——但我还是无法做到。
回复 sylviamjy 2017-1-13 17:46
小青年肖大虫: “ 生命是一场巨大的虚空,纵使做想做的事,爱想爱的人,依然无法填补。每个人以各种方式去赋予意义,如水中捞月的猴子,无论如何努力,依然眼睁睁地望着掌心流 ...
做自己想做的事,看似鸡汤,却竟然是当下唯一最好的选择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9-27 03:49 , Processed in 0.06044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