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只吃小鱼的猫

http://www.niubo.cc/?47039

无名氏的故事

热度 1已有 99 次阅读2018-7-6 17:28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小说·诗歌·随笔

     契诃夫选集里有篇《无名氏的故事》,故事大概意思,是作为贵族的”斯捷潘“,为了探取奥尔洛夫父亲的底细,而冒名顶替去当了待从,而后见证了奥尔洛夫——作为一个政府官员腐朽的生活作风,及他跟有夫之妇齐娜伊达爱情破灭的故事。故事情节简单明了,线索不复杂,主人公内心心里活动描写得具体传神。列夫托尔斯泰曾说过,契诃夫就象印象派画家,看似无意义的一笔,却出现了无法取代的艺术效果。契诃夫流畅的笔下,有着奥尔洛夫所属上层阶级不作为和下层阶段的茅盾,也有着齐娜伊达为代表的部分女性对爱情角逐的困惑解答和男女之间对婚姻制度的权衡。虽不象陀氏的《卡拉马佐夫》上升到情、理、圣、魔人性中的可能;却也深刻剖析出对立阶层和男女性之间与生俱来无法消弭的基本冲突。

    时年35岁的
奥尔洛夫在政府机构任职,他的长相是个标准的彼得堡人,生得窄胸长腰低额头,眼睛的颜色含糊不清,虽然有着公职人员那种审慎勤勉姿态,却仍旧散发出一股陈腐可厌的神情。一个人的外貌在情场上其实关系并不非常大,下文中丝毫没减少有夫之妇齐娜伊达对他的爱恋。但他仍旧有显著的特征,就是无论遇到什么人,他总要露出讥诮的神情。虽然他读的书是大杂烩:哲学、法国小说、政治经济学、财经学、新诗;还有俄国通俗读物出版社的读物等等,但丝毫没掩饰住,他是个无趣的人。

   托尔斯泰在他的《克莱采奏名曲》中曾说过,产生爱情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
由于人无所事事,穿好吃好,每天所吃的所有食物恰好与所干的所有劳动不曾相抵,因此,才在这方面有过多的精力。这这也有些片面之嫌。在书中并未交待奥尔洛夫如何与齐娜伊达相识。只是作为待者的斯捷潘在第一次给她们传替信件时,却也深深的被齐娜伊达所吸引。并且因为时刻陪同在奥尔洛夫身边,探知他这段感情所持的态度,而深深的为齐娜伊达打抱不平而不值得。这种同情,加深了“待者”斯捷潘对她的爱情。

   奥尔洛夫家里不曾有开火过日子的迹象,也没曾想过养马,他对如火如荼的家庭生活并不向往。但丝毫不影响他每周四,招待另外三个朋友的热情,有体面有趣而且神通广大的彼卡尔斯基,象个哲学家,在一家铁路管理部和一家银行做事,也在政府机构某重要机关里担任顾问律师之职,有着智慧的大脑和人脉,他仅从业务上去观察人,把人分作能干和不能干这两类;有唯利是图钻欲望熏染、浸透全身的谄媚青年库库希金,还有一个是有名且饱学的将军之子——格鲁津,他有着白且长的钢琴家的手指,还有点象音乐家和美术家的气质,却因染上“白喉”经常咳嗽,在司法科任职,自诩:“只有在政府机关里,才能得闻真理。”为人非常懒散,无根无浮,对自己的家庭生活却无主见之极。
     他们四人经常在一起打牌、消夜、斗酒、闲谈。代表着彼得堡的某一种人,他们的特长是讥诮、嘲笑各种人生观。即使一个挨饿或者自杀的人,他们也不肯放过。他们常说没有上帝,人死后人格即完全丧失,真善并不存在。至于对待美,那就是彼卡尔斯基账簿一页标着“生理必要品”;他们不信任妻子忠诚和可靠,奥尔洛夫说世上从来没有纯洁的道德,所谓淫恶所造成的害处是言过其实的。因为他们信奉的法律所禁的恶行不曾阻挠恺撒和西塞罗是两个酒色之徒却又不失为伟人。他们经常在凌晨三四点散会,一齐出城,去找某位有名的妓女寻欢作乐,恣意妄行。
     以上种种并没阻止齐娜伊达对奥尔洛夫的追爱之旅。她尽然撇开自己的丈夫,住到了奥尔洛夫家里。受尽了胖女仆波丽雅的奚落和嘲讽。当然还会有意偷取一些齐娜伊达的首饰、钱物。这段从开始就不看好的爱情,就这样徐徐的拉开帷幕。从理论上来讲,奥尔洛夫把齐娜伊达当成一个“有一种强烈浪漫主义气质的人”而实际上,他屠格涅夫在他的小说里教导每个正直高尚的姑娘必定会跟着她所爱的人走遍天涯海角,所谓天涯海角,也可以当成是同居一室。而他却只能当一个感情的受害者,只能为此受点苦。
    齐娜伊达开始是买了很多家具、茶具和盆碟,她渴望在新生活里纵意肆志,快乐幸福的改造着奥尔洛夫对家庭生活的向往。:“再也没有比自由更大的幸福了!”她讲起了新住宅、墙纸、马车、到瑞士和意大利旅行。甚至让斯捷潘去找一位根好厨子。但这些奥尔洛夫根本无动于衷。他从不做饭,也不养马。他不喜欢杂乱无章的生活,所谓的家庭幸福,虽有日常的快乐和入微的体贴,却象庸俗的事情不合他的脾胃。她们俩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爱情对奥尔洛夫来说原本就是一种肉体的需要,相对他精神方面是卑贱和敌对的。这种东西应该审慎的满足,或完全的拒绝,不然它就会把许多不干净的因素带到一个人的生活里去。这只是一种娱乐而不是一种苦恼。而对齐娜伊达来说,爱情和男人就是她的核心,没有这两种东西,她的生活就没意义。但往往象她这么又可爱又漂亮的人,这种女人往往认为自己会永远在爱情里面,并且远离惨烈的悲剧。当然女人爱一个男人,必定是站在琐碎的事务里,无法站得高一点点。
    当她时刻干涉着他的生活,留意他的行踪,关心他没有衬衣可穿,甚至照顾他的身体。而他却只想用下等阶段里的——例如法国的工人,会消费十个苏在吃饭,五个苏在喝酒,五个或者十个苏在女人身上,自己却竭精殚力地工作。而齐娜伊达为爱情付出的不是几个苏,而是她整个灵魂。奥尔洛夫是痛苦的,不宁静的,也是抗拒的。齐娜伊达开始想用自己所得到的“自由”来改造他,希望他不要把生命消耗在写那些违背信念的公文上,奉承有势力的人,再就是斗牌。让他去追逐自己的理想,为他的理想工作。并且拼击着婚姻制度里的不平等。
   
      奥尔洛夫则认为,所谓理想,无论是大是小,都是她附加于他的。所以他倘若宁愿选择政府和纸牌,而不喜欢那些理想,他都有着充分的理由;第二,如果让他在上等阶级与农、工、商、僧侣等等世界毕竟起来,前者虽然经常被人骂,这两种阶段虽然他本人深恶痛绝,但假设一定要在诚心在两者之间做选择,他会毫不迟疑的选择上等阶层。就算他们是平凡空虚的,可是无论如何,他们至少嗜好一致,可以流利的说法国话,看书报,即使争吵最剧烈的时候,也不会彼此揪打起来。:“是农夫和工人在养活你。”“是的,可是这有什么呢?这并不是我的不光彩,而且亦是他们的不光彩,他们养活我,却要对我脱帽致敬,可见他们是没有智慧和尊严的,所以才这么做。无论什么人我都不责备或夸奖,我只是想说上等阶层和下等阶层的坏处正相仿。我的感情和观念对于才者都是反对的,可我的嗜好却多在上等阶段里。”
     再说婚姻制度的罪恶,那所有的恶源只是来源于人们在婚姻中要求太多。人们所希望得到什么呢?无论是合法或者不合法的共同生活,还是各种好的或者坏的结合和同居,本质都是一样的。女人只为这种本质而活,因为在你们看来这就是全部。你们觉得生活若缺了它,就没有意义了。于是女人不停的东奔西走,毫不思索的变换男人,为了证明这种胡闹是正当的,又说起了婚姻的罪恶。既然女人不能又不愿丢掉那个本质的东西,你们主要的敌人和魔鬼,既然你们还是奴颜婢膝的服侍它,试问,怎么可能严肃地讨论这件事呢?这种话题的产生,不就来源于虚妄吗?

   而齐娜伊达认为的自由,却在格鲁津那里得到最真诚的解答。在他看来,一个人要自由,同时又要快乐,那么就不应当对待自己隐瞒这样一个事实:守旧的生活是粗糙的,残忍的,无情的。应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就是一个人为追求自由也应该是粗糙的,无情的。
  
   视爱情和自由为第一的齐娜伊达感情被粗暴而卑劣的欺骗了,她跟着同为贵族的侍者”斯捷潘“离开了腐朽之地,还是有人在拯救她。但她失去了信仰,随着分娩出孩子的那一刻,她的痛苦生命也走到了终结。而契诃夫真正的厉害,不在于娜拉出走。而是斯捷潘出走之前,讨伐着那种跟上层阶层浑然天成,饱食终日不思上进且误国误民的人。他们的胆怯、懦弱对女人的卑劣行径,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却又没能征服身上潜在的兽性,他们知道真理,却不追随它,惧怕于它,把女人强按在泥泞里,好让她们的水平和他们对待女人的态度同等。在起初是有热情、勇敢、高尚和诚信的,而在三十到三十五岁就完全气馁了呢?为什么有些人害病死掉,那一个被枪弹穿过脑子,第三个人就会在烧酒和纸牌里忘记所有的事情,第四个则把那青春时代纯洁的形象很轻傲在践踏在脚底下,以减轻人们的恐惧和痛苦。这应该是俄罗斯的英雄主义。

     他们渴望着一种纯洁和强健,为正义而骄傲的美好景象。他们有着一颗渴望生活的心,渴望生活是神圣、高尚并且是威严的。太阳在一日之内不会出现两次,生命不会有第二次。紧紧握着余生,拯救于它。众人的人生。

    《无名氏的故事》最后,奥尔洛夫给斯捷潘写了信,信的末尾处:”希望你相信你恭敬的仆人的真挚的敬意……奥尔洛夫谨启。“女人只能记住最悲惨的结局,奥尔洛夫把他和齐娜伊达的亲生女生,送给了一位陌生的太太。如同《包法利夫人》的女儿,十几岁就去一个工厂做了童工。但好似记住这些,也还是改变不了她们对爱情和婚姻错误的投射憧憬。只是别忘记了,生活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奋斗。用鞋后跟踩着可恶的蛇头,咔嚓一声一脚踏碎!这才是生活的意义。只有这一个意义,除此以外就没有别的了。

   
1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更方便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妞博更方便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7-16 05:09 , Processed in 0.05425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