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只吃小鱼的猫

http://www.niubo.cc/?47039

最远的,不过是家园。

已有 1609 次阅读2017-7-9 22:20 |系统分类:电影·音乐·读书

  爱情在现实里尸骨无存,在文字里栩栩如生;痛苦和家园应是大人承允的部分,却在一部给小朋友看的动画片看到最真挚的诠释。如《海洋之歌》,能迅速让你沉静下来,栩栩如生的画面,安谧得象家乡夏夜的微风,或者是一点点闪耀萤火虫的光亮,象妈妈的爱抚,点亮梦的呢喃的,是音乐的光芒。

  倘若内心没有需要的欲望,不是因为有得不到的痛苦,又何以来的远方?没人说得清楚,远方到底在哪里?有着怎样的模样?它离我们的家园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联。最本能的欲望叫——Ben,在电影里是个男孩子,他的渴望,得到爱。母亲的爱和父亲的爱,缺一而可。如若丧失了哪一方,那都是不完整的,是他所不能接受的愿望。


 就在妈妈教他唱歌的夜里,在妹妹临盆的晚上。他眼睛困到睁不开的那刹那,只得到妈妈最后的嘱咐:“你会是一个好哥哥。"这是一种责任的托付,后来落实到妹妹西尔莎身上,却是他烦恼的源泉。作为一个还没好好享受被爱的孩子,要把身上的爱转移到把父母给予他的爱剥夺者身上,那是一种仇恨。除了漠视不会开口说话的西尔莎,任由她自己跑到海里玩耍,不许碰妈妈留给他的海螺以外,他看到西尔莎得到父亲全部的拥抱,因妒火而产生扭曲的模样。在妈妈忌日的晚上,把巨人艾克利尔被恐怖猫头鹰玛查,变成石头人故事讲给西尔莎听,配合着手电筒的煊染。把西尔莎吓到瑟瑟发抖。


  如果Ben的痛苦是来自源于爱的不满足,那么半海豹精灵半人类长到六岁仍不能开口说话的西尔莎,她最大的痛苦则是来自于恐惧。因为没法表达,又不能歌唱,只能在小小年纪,就有着无穷无尽的感伤。除了眼神和她对哥哥世界的向往,是她额前那缕白发,出卖了她的慌张。


 童话故事里巨人艾克利尔,喜欢一个女子,却不能跟在一起,开始泪流满面,哭得海水涨了潮,沙滩搁浅了。他的妈妈玛查看到儿子太过伤心,施展魔法摄去了艾克利尔的痛苦,从此他开始变成一座石头山。玛查因为是主管天气和情绪,渐渐的她收集了很多精灵的痛苦,在透明的瓶瓶罐罐里闪烁着,都是阴天的乌云还有闪电,偶尔也有刹那的彩虹,那定是人不想失去的执念。同时动画片里的玛查+艾克利尔故事和Ben和西尔莎奶奶+爸爸的情形重叠。这里不得不提妈妈布朗娜。


 片中另外一个海豹精灵是他们的妈妈布朗娜海豹精灵是爱尔兰、苏格兰和法罗群岛民间传说中的神话生物。据说,海豹精灵以海豹形态在海里生活,脱去海豹皮后,可以变成人形,在陆地上生活。变成人形的海豹女通常都是黑发美女,有着美人鱼一般美妙的歌声,因此男人常常被她们吸引。但是她们真正的家是大海,所以经常有人看见她们忘怀的凝视着大海,而放声歌唱。因为人形的海豹精灵只能和一个人相处很短的时间,然后就必须返回大海,并且七年不能和那个人再联系,除非那人偷走她的海豹皮,把它藏起来或烧掉才能跟人类共同生活。如果海豹女或她的孩子帮她找到了海豹皮(孩子通常不知道海豹皮的作用),她会立即抛弃丈夫和孩子,返回真正的家,有时回到她海里的丈夫身边。返回大海的海豹女通常避免再次见到她们的人类丈夫,但有时她们会探望孩子们,和孩子们在海浪里玩耍。


  西尔莎的生日即是布朗娜的忌日,奶奶带了不少礼物,非常不高兴的过来探望。因为她并不想让这一家三口居住在海边。父亲在外出喝酒时,西尔莎听了Ben讲的故事被恐吓后,找到打开装有她白色海豹衣箱子的钥匙。在白色光点指引下,游到大海深处,跟一群海尽情嬉戏游玩。当奶奶半夜惊醒时,到处找寻的西尔莎,搁浅在海滩上。在海中嬉戏太久了,受凉病倒了。为已失去妻子而痛苦的爸爸,眼看女儿也快要失去。在灯塔的高楼扔掉了保管西尔莎海豹皮的箱子,包括那把钥匙。以为这样才会永远的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第二天一早,奶奶把她们带走了,她们必须离开自己的家跟奶奶去城市生活。无助的Ben在情感中得不到支援的父亲那,得到的是恐吓,却因为一直养大的狗狗Ku,因体型过大不能跟着他们,而愤怒不已。他边走边画着回来的地图,用着稚嫩的手法画着如何回到渐行渐远的家园,让人不由热泪盈眶。


 城市里有那么多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有游戏打闹的同伴。有奶奶英式下午茶和她以为优美的歌剧。却没有一个能比得过海边家的家园,还有BenKu,西尔莎对海豹皮的向往。西尔莎上楼打开奶奶的衣柜,找到一件海豹皮制造的衣赏,开始在浴缸制造入水的假现。被奶奶制止后,以为平息下来休息的他们,却开始了“潜逃”,执意回到海边的家。


  故事有了开头就会有结尾,不管开头是如何惊心动魄,黑暗BOSS多么强大阴暗,总会有那么一缕光,凿开黑暗重见天际。暗中保护兄妹的那三个精灵,有着宫崎峻浮士绘中一致模样。它们勇气、善良、执着不放弃的告诉Ben,只有西尔莎穿上海豹皮开始歌唱,才能拯救被猫头鹰囚禁石化了的神灵。而Ben怎么会相信,自己讨厌的不曾开口说过话的妹妹,会唱歌呢?


  经过多少次的排练,才不会把妹妹当成负担。人们对爱的恐慌不在于爱本身,而在于恐惧如何去表达。未曾正视过往事和内心,你认识不到自我模样。兄妹们重回到自我的家园,开始克服困难一起脱离困险。有风雨中Ben背起妹妹的模样,有西尔莎帮助他擦拭因荨麻叶螫伤双腿的温情。西尔莎还是执意跳入了海水中,被猫头鹰抓去收集她的痛苦渐渐苍老石化。Ben又一次被狗狗Ku的牵引,被迫跳入水中救西尔莎,却冲流到别的地方。遇到了另外一个神仙,他叫伟大的讲述者,有着长长的胡子,他的每根胡子都记录着一个故事,以防止被人们遗忘。在伟大的讲述者那里他看到妹妹马上会失去生命的模样,Ben开始迫不及待,想找到她并救她。


  伟大的讲述者递给他一根头发,告诉Ben可能有他无法接受的事实。原来是妈妈要离开的那个晚上,他瞌睡的眼皮撑开,听到妈妈叮嘱:“你会是一个好哥哥。”接着看到妹妹出生的模样,爸爸在痛苦中看到妈妈的离开,却无奈的接受了事实。在小时候,人们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却不知道事物有着它本来发展的客观规律。当你渐渐长大了,能接受娓娓道来的现实,却也只能还原了部分的事实模样。Ben找到了被玛查拘禁了有着苍苍白发,暮霭沉沉的妹妹,再不找到她的海豹皮或许就失去了生命西尔莎。在Ben和狗狗Ku费力的搏斗中,西尔莎吹起了海螺的乐声,把玛查收留了那么多阴晴圆缺的瓶子,一个个的破碎,击破了不可一世却其实也是个因爱而迷失的女巫她开始感化成一位和蔼可亲的奶奶,依稀中有着Ben和西尔莎奶奶的样子。


  玛查借助着又一个童话中的仙风让两头仙风狼带着他们回家。在风暴来临的夜晚抵达家园,爸爸却抱着奄奄一息的女儿摇船去看医生。当Ben知道妹妹的海豹衣被扔进了大海深处,他再也不畏惧大海,勇敢的跳入水中,去寻找拯救她的箱子。故事的后来是西尔莎穿了白色的海豹衣,Ben教她唱当年妈妈教导自己的歌,从来不会说话的女孩开了口,天籁之音开始响起,海洋山川开始有了颜色,石化了的巨人还有精灵,依依袅袅复青青,从此才有姹紫嫣红的世间。


  妈妈要带走西尔莎,爸爸问是否能把她留下,只能毁掉西尔莎的
海豹衣,她才属于人间。妈妈的正式跟他们告别,一一亲吻着,叙说着她对他们的爱。妈妈告诉恳求她留下的Ben,会一直会守护着他,直到他长大。Ben渴望得的爱,在遥路接通了心灵之贻的时候,在海洋教他从它的色彩上辩识四季的时,能随然而恣肆地成长,并在胸口的块垒上,得到他漠视已久的家园,让童年回到童年,让爱它不堆叠不会随着时空的转变,恒定守护着你内心的家园。 


  人只是会偶尔不喜欢自己,才去欣赏和爱惜与自己相反类型的那一面;比如活得精细的人,会喜欢粗糙朴素光膀子人的模样。比如男孩子也会有脆弱面,却只看着《变形金刚》《美国队长》活得象个硬汉,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本能。倘若痛苦是因为爱而迷失,来自于想要却得不到,因为不了解真正的自我绕了弯路;你以为厌恶和对远方的向往,你以凭着情绪和方向,就是解决问题的源泉,其实情绪只是点燃力量的引子,真正支撑你行走的,是我们拥有过的爱。只有爱才能把厌恶转化成喜悦,痛苦转化成动力,你渴望的远方,一直是你不敢正视回不去的家园。


 组成一个人的世界需要很多因素,撇开浮在最表面的部分,你会发现只要有线条,光点、音乐、家园一部动画片就拥有了足够解释。这个发现,如何不让人泪流满面。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8-22 15:09 , Processed in 0.05881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