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行行重行行

已有 304 次阅读2014-2-21 17:17 |系统分类:小说·诗歌·随笔

       那天回家是因为外公在难得的清醒中说了一句,叫小c下午就回来,我不行了。自从这次出院回家他便总是说一些糊涂话,所以这句也照例地与其他糊话一样招来一句,好的欸,你先好好吃饭小c很快就回来了。隔天,妹妹在电话中讲到这句时还委屈地说,看,外公就是这么偏心,我天天在他眼前也没见他认出来过。说者无意,听者却惊心,之前一直以为这次的住院也和往常一样,住上几个月身体养得好些就回家来,没想到竟已到了如此光景,想想书里经常写到人之将去的洞明与预感,于是便心急火燎地买了周末的火车回来。

      赶了最早一趟车,到家时已近午,外公却还在沉沉睡着,外婆说,出院以后,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短暂的清醒也不是讲疯话就是要和我打,你别看他睡不醒似的,看我脖子上这个伤,就是他抓的。果然,她脖子上有一道结了痂的伤疤,手指宽细,不甚深,外婆微笑着说起这件事,还补了一句,他啊,真的惹生气了,还有力气着呢。想必相比被抓伤,幸好他还在的庆幸要更让她宽慰吧,他们吵吵闹闹一辈子,她永远都落在下风,以前是闹不过,现在却是舍不得,我抚摩着外婆脖子上的伤痕,看到上面因衰老而耷拉下来的皮肉,像是永远也洗不干净的灰突突的脖套,心里充满了悲伤与怜悯,如果哪一天,有一方永远地退出这场战争,那剩下来的那个又以什么来维系这样孤独的余生呢。

     外公躺在那里,鼻子里插着氧气,嘴巴也半张着,睡得很沉很香的样子,只是经常的咳痰泄露了这一切,痰很多,但他并没有力气把它咳出来,只微弱地咳了几下就被憋得喘不过气来,这时候,外婆或者妈妈就得把他扶半坐了,然后拍他的背,帮助他把痰排出来,有时甚至要拿纸巾伸进嘴巴里掏,黄色脓稠的痰,几乎半张嘴都是,经常一掏就要掏很久。咳完了,就累了,喝口水便又沉沉睡去。睡了一会儿,就又开始了,如此循环往复,看不到尽头。

     我站起身,已是午饭光景,日影在院子的正中,虽然不很热烈,却仍然是这个寒冷冬天里唯一的暖意。院子里的井盖上了盖子,井边有一根通了自来水的管子,长年有小细流汩汩流出,旁边的水泥地上也因此有了一小片葱翠的青苔,院子东南的花坛里有一棵巨大的造型奇诡的树,被修剪得只有枝桠,看样子似乎是死了,又不像是枯树的样子,问外婆,却说是梅花,已久无人打理,大舅上次来时觉得可惜便修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按理现在也是花开时节了。真可惜,不过外婆的话却让我想起来是有这么一棵腊梅,在我的记忆里。

     小时这个院子是我的天堂,东有梅花西有金桔,院门左边的枣树枝朗叶疏却每年秋天都有结成球的枣子可吃,围着院墙还有一圈矮矮的菊花和茂密的艾草,东南边还有一口圆圆小小的井,井里的水冬暖夏凉回味甘甜,当然,最最重要的是院子里还有弟弟妹妹这些小伙伴们,我们一起玩过家家,给死去的蛤蟆举办葬礼,或者跳“造房子”。玩累了,就在秋千上歇息,秋千,当然也是外公做的,那时的外公,成日地拿着一把榔头或铁锹这边敲敲那边铲铲,要不,就背着锄头出门,家里的夏天永远有吃不完的西瓜和甜瓜,蔬菜也多得要晒成干储藏起来。那时的我,以为生活便总是如此,外公外婆,小伙伴们,当然,还有我的院子。

     直至上学,被逼着离开这里,我大哭一场。生活的轨迹却并没有因为我的哭泣而有任何改变,我在家里上小学,然后中学。

     但是生活又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在中学开始不久的某一天,我又回来了,爸妈远行,外婆随同照顾年幼的妹妹,我和外公则一起在这个显得过分空旷的院子里相依为命。

     那是真正的相依为命,爸妈离开时没留下什么钱,在过了几个月之后我们便没了收入,而外公的退休金又因为种种原因领不下来,我们便濒临了入不敷出的窘境。我是住校生,每周回家都需要生活费,所以,向来不问家里财务的外公就担了这个重负—借钱,当看着瘦骨嶙峋又不善言辞的外公走向门边,我难过得没有勇气看他,恨不得一夜长大,担负起生命中所有的沉重。但是神奇的是,不久,机会真的来了,原来老师为了鼓励同学们好好学习设立了“月考奖学金”,第一名有50元,于当年的我那真的是一笔很大的钱,一个月的生活费也足够了,于是在得知消息之后的那个月里拼命学习,加上成绩本来也不错,终于在一个月后如愿以偿得到了它。记得那天回家特别快乐,还在学校的小卖部买了两根火腿肠,中午做了很丰盛的豆饭,有各种豆子和鸡蛋火腿肠,觉得真是美味极了,外公也很高兴,他终于不用在从我回来的那刻就开始忧心忡忡,一直到我的生活费有了着落。吃完饭,院子里的太阳正好,外公躺在长长的藤椅上睡午觉,那只被他宠坏了的猫咪死乞白赖地把自己蜷进他两只手圈起来的小小怀抱,我坐在旁边看书,偶尔起身去房间拿桔子,等到太阳渐渐西斜,我看到洗水槽旁边的凤仙花开得格外烂漫,它曾陪我度过了童年快乐无忧的生活,又见证了这个院子如今的寂寞与萧条。但我还是跑去折了几朵,像以前一样,把它的汁挤出来涂在指甲盖上。后来,我在读大学时学会了古体诗的韵律和格式,还以此为背景填了一首苏幕遮:

     断垣颓,香径立,风起帘移,蝉噪庭添翳。

     院落秋千空寂寂,草木扶疏,一室还苍碧。

     忆往昔,还梦至,鱼掩波行,飞燕双双戏。

     人面荷花香细细,碎影流光,冉冉年华逝。

     年华总是留不住,一晃,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求学,工作,长年在外,外公则日复一日更加走近了那个最终的目的地,时光无垠的荒涯啊,我们一起,行行重行行,走向那个未知的永恒,虽然听不见它的声音,但我们都确切知道它的存在,擦,擦,擦......这每一步都是走在去往永恒的悬崖上。

     我还在一个人悲春伤秋的时候妈妈过来了,原来外公已经醒了,喂了一点点粥,妈妈说把他扛出来晒晒太阳,我赶紧进去,“外公”叫了一声,他茫然又迟钝地把眼珠转过来,在我脸上无措地找着焦点,过了很久才“啊”了一声,大家便都安慰地笑了。

     我们先把外公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我和妈妈一左一右擎着椅子拉到院子里,表弟把他的氧气也拿出来插到他鼻子里。院子里有和很多年前一样满满的阳光,跛了一只脚的猫正在步态轻盈地跳来跳去,外公微微仰起脸,眯起眼,那表情,分明是在微笑。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广袤无垠的草地,还有那只熟悉的磨旧了的藤椅,但是,藤椅是空的。外公,我大叫一声,四周寂静无声,外公,外公……我开始慌了,“那么大声做什么,西瓜都被你震破了”,外公笑眯眯地走过来,仿佛还是我幼时模样,肩上扛着锄头,怀里抱着一只大西瓜。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坂元裕二新剧:四重奏(第1集已更新)
坂元裕二新剧:四重奏(第1集已更新)
四重奏 カルテット (2017) 剧
A LIFE~深爱的人~(更新至第1集)
A LIFE~深爱的人~(更新至第1集)
卡司豪华到仿似不要钱系列之:木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更新到第2集)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更新到第2集)
神经病的伪纪录片,一个演员一心
byplayers ~ 如果这6名配角共同生活的话(更新至第1集)
byplayers ~ 如果这6名配角共同生活的话(
请相信小编:这是真·叔控·戏骨
人渣的本愿(网络先行版第1集更新)
人渣的本愿(网络先行版第1集更新)
深夜剧的尺度一定超乎你的想象,
妈妈,不当你的女儿可以吗?(第1集已更新)
妈妈,不当你的女儿可以吗?(第1集已更新
是妈妈重要,还是他重要? 妈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更新至第13集)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更新至第13集)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20
蓝色大海的传说(更新至第15集)
蓝色大海的传说(更新至第15集)
蓝色大海的传说 (201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更方便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妞博更方便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18 17:53 , Processed in 0.06176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