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木叉叉,此生你欠我一个新婚夜

热度 3已有 557 次阅读2016-12-23 16:25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新婚夜

结婚那晚,宴席结束的时候,新郎不见了。


我还在酒店,陪着婚庆公司整理婚宴用品,爸妈和公婆也在帮忙,把剩下的亲戚朋友送走,没开封的酒水装好,照片摆台鲜花之类的搬到车上,弄完了这一切,我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打他的电话。


窗外在下雪,十二月份的今天,是这个南方城市的初雪,飘飘洒洒的雪给这个日子增添了浪漫,可是那个本应对坐赏雪吃茶的人却不在。


流光溢彩的钻石在刮花的玻璃反射下刺得眼睛生疼,更衣室的大部分都已清空,现场像洗劫了一样干净,我如梦初醒,在礼服外套了件羽绒服,开始上蹿下跳地寻找我的新郎。


终于找到他时,他已经不省人事了,醉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光着脚丫子躺在大马路上,鞋子袜子都不见了,在香港挑了两天才敲定的黑色礼服和白衬衫上全是酒渍和呕吐物,已经看不清衣服本来的面目了,他的朋友们围着他,想把他抬回来,但是他在地上乱蹬乱刨,极度不配合。


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他,眼泪立刻就涌了上来,上去“啪啪”拍了他两巴掌,他却全无反应,只是直着眼睛干呕。我又气又急,却只能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现在他已经这样了,我要负起责任把婚礼的下半场走完。


当时双方父母都还在酒店,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也都还没走,我迅速思考了一下,他这个样子要是被公公看到估计会气死,要是回新房撒起酒疯来我一个人也肯定扛不住,所以我一边给婆婆打电话让他们先回家,一边指挥朋友们把他拉到附近的医院打醒酒针,到医院安顿好之后再安排朋友们离开。


医生瞄了眼他的情况便了然,什么也没说就给挂上了盐水,问什么时候会醒,他原有脂肪肝醉得这样厉害对身体会不会有影响也只淡淡地答看具体情况,我虽着急却也无可奈何,过了会儿医生又叫我,原来却是让我准备一个尿壶,说是醉酒的人醒来会需要但是医院已经卖完了,再遥指了下那边(哪边)的省中医,说可能有,我只得让爸妈去买,我自己则陪在病床边。不久,婆婆回来了,她从一个哥哥那里知道木叉叉的情况,跟公公说了个谎便心急如焚地赶过来了,那时他已经躺在过道上挂点滴了,依旧人事不省,我被一连串的事情整得发懵,心里又兵荒马乱,要哭不哭的表情很是难看,婆婆看到我们凄惨的样子倒是先哭了,她先是要打她儿子,打了几下没有反应又开始心疼起来,揪着床单默默垂泪,这样相对无言好久,我才想起爸妈还没回来,给他们打电话却说迷路了,是啊,当时医生也没说清楚另外一家医院在哪,只指了个方向,他们又不是本地人,怎么会不迷路呢,都是因为我不好,自己都没弄清在哪就让他们大半夜的去找,嫁了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人在新婚夜自砸场子,前路未卜,后退无门,想想就悲从中来,当时还拿着电话就嚎啕大哭,我妈吓坏了,赶紧说他们马上打车回来,尿壶已经买到了。


后来就是在医院里漫长又煎熬的新婚夜,我让爸妈先回酒店休息了,我和婆婆在病床边聊天,聊他小时候的事情,聊了会儿,婆婆说自己老了睡眠不好让我趴在床边休息一下,她守着就好了,这时候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有一个好婆婆,我趴了会儿,心里还是堵得慌,就又起来,摸摸他的头,他依旧毫无反应,这是他第一次完全不给我反馈,从恋爱到结婚的这几年光阴中,他总是那个能立刻就让我感知到他存在的那个人,记得当年第一次出去旅游,是在无锡,清晨醒来时发现他正蹲在我的床边凝视着我,目光像羽毛一样轻盈又温暖,我一睁开眼那羽毛就飘远了,可是现在,如果不是深重的呼吸声,我会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他。


时间已近两点,婆婆拄着手在床尾打盹,我的思想也陷入一片混沌,又不能彻底休息,很是疲惫,这时他却突然起身,裤子也没脱对着被子就要尿,我和婆婆立刻吓清醒了,婆婆对我指了指尿壶,然后拉上床帘退了出去,我拿起尿壶,跟他说尿这里,他还是直着眼睛要往被子上尿,我气急,拍了他一巴掌,说你丢不丢人,尿这儿。他好像回过神来,乖乖地尿在尿壶里,尿完了就接着睡,还是没有醒。完了之后婆婆又把床帘拉开,床上有股淡淡的尿骚味,他睡得舒舒服服,我们哭笑不得。


就这样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彷佛停滞了,这原本该无限浪漫的新婚之夜,我趴在医院的过道里,闻着消毒水味和尿骚味,竟然睡着了,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已经四点多了,婆婆站起来直了直身子,问我要不要吃点什么,她去对面的全家买,我说有粥的话就带点,过了会儿,她买了粥和热饮来,我们各自吃起来,快吃完时身后却传来动静,原来木叉叉不知什么时候终于醒了,翻过身来一脸茫然,看我们这个装备,大概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是啊,我隔夜的新娘妆还留在脸上,现在状如女鬼,打了过多发胶又高高盘起的头发在趴着睡觉时乱成一团,礼服外面罩了两件羽绒服,下面还穿了一条厚裤子,婆婆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印堂发黑,首如飞蓬,好在衣服还是正常的。我看他那个表情,所有的委屈和怨气都涌上头来,碍于婆婆在不便发火,只能咬着牙告诉他,我们现在在医院,你喝醉了,所以我们陪着你在医院过了一夜,嗯,这是你的新婚夜。他努力思考了一下,说,我只记得在我在喝酒,喝了很多很多酒,红的和白的,后来?后来就没有了,后来,到底怎么了,他抱住了头表情痛苦,婆婆过来骂,没有谱的人,让文文新婚夜守病床,别人结婚都结得高高兴兴的,你却结婚结到医院来了,你什么时候能懂事啊?说着又哭了起来,我想了想顿时就开始心疼起自己,也跟着掉泪,我哭了之后木叉叉也抱着我哭,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我们抱头痛哭了一会儿,我突然想起婆婆还在,推开他,却不知婆婆什么时候出去了。


哭完之后木叉叉便嘟嘟囔囔着说要回家,我说盐水还没完等完了再回家,他露出委屈的表情又说,要回家,回自己家,回我们两个的家,我的心脏在他的小表情中软了又硬,硬了又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可是这段时间以来工作的压力,装修的压力,婚礼的压力,确实把他累趴下了,他跑来跑去,忙上忙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事无巨细都打点得妥妥当当,几乎没出什么纰漏,如果没有晚上的bug,该是多完美的婚礼啊,可也是他自己,把这后半场彻底毁了。等挂完吧,现在三更半夜的哪里有车,我别过头,冷冷地说。


回头时,婆婆已经在了,手上提着一碗小馄炖,我有些吃惊,她却说,折腾了这么久昨晚也没好好吃又大醉一场肚子里肯定早就空了,快来点填填肚子,你喜欢的。啊,果然是亲妈,谁知亲儿子却并不领情,闹着要回家,还强调回自己的家,这时候我不禁在心里感慨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不仅不要娘,自己生活这么多年的家都不要了,以后一定要生个女儿。


连哄带骂了一阵,天渐渐露出了微光,于是盐水挂完的时候我们便离开医院。等到我们终于到家时,太阳已经照在屁股上了,我顶着鬼魅的隔夜妆,看着昨天接亲之后短暂停留的新房,一切都历历在目,心里的怒气却一点点升腾终于在胸腔里叫嚣咆哮,这操蛋的一晚终于过去了,木叉叉你个混蛋,这一辈子可能只有一次的新婚夜就这么被你毁了,我一把操起花瓶里的玫瑰,心里那个阴暗的小人再也忍不住挥舞着带血的铡刀冲了出来。

2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女人 2016-12-26 16:16
没事的,婚礼的混乱只是个小插曲,别太在意,我妹儿结婚的时候被我妹夫抱着摆拍结果掉旁边水池子里了,婚纱透湿,妆糊一脸,满大街找婚纱店重新买,还好,找到一个,当时我妹儿也是气得尖叫:劳资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被你毁了,我妹夫完全不敢吭声。但一点不妨碍他们婚后过得很好,妇唱夫随,所以,没关系。
回复 罗汀 2016-12-26 17:17
女人: 没事的,婚礼的混乱只是个小插曲,别太在意,我妹儿结婚的时候被我妹夫抱着摆拍结果掉旁边水池子里了,婚纱透湿,妆糊一脸,满大街找婚纱店重新买,还好,找到一 ...
哈哈哈哈,你妹妹的插曲也好喜感,都是未经彩排的人生啊,脑补一下还是觉得好逗
回复 女人 2016-12-27 17:18
罗汀: 哈哈哈哈,你妹妹的插曲也好喜感,都是未经彩排的人生啊,脑补一下还是觉得好逗
那是相当悲喜剧啊,还是我跳到池子里把她捞起来的,她满大街买婚纱,我满大街买裤子
回复 zishanmuyu 2016-12-28 09:17
只要他人没事就好啊
回复 罗汀 2016-12-28 10:03
女人: 那是相当悲喜剧啊,还是我跳到池子里把她捞起来的,她满大街买婚纱,我满大街买裤子
哈哈哈哈哈
回复 罗汀 2016-12-28 10:07
zishanmuyu: 只要他人没事就好啊
太受惊吓了,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医院陪床,竟然是结婚那天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3-26 07:18 , Processed in 0.06286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