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独自走过

已有 389 次阅读2018-2-9 15:15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她们管一个女孩的成长叫作《一个人的战争》,《私人生活》,又或者是《与往事干杯》。它缺少起承转合的结构,常常是一篇流水账一样的散文。像许多文艺片,有的是某个鲜明的场景,此外都以蒙太奇的手法跳过。通常,那没有多少故事性,只是一些情绪的深霾。最适合的就是不太出门的女孩,因为她们没有过多危险的尝试,只有以敏感在平淡的岁月中过滤一些可供回忆的东西。感受、分析,描写,缅怀,这样的工作常常是在生命已渐近成熟时期。那种与过去的较量的意义在于重拾过去的幻梦,或者为当下的路途找到重新确证的意义。

她从那条路上来。一个人走过的路就是她这个人现在的内容。通常,她很早就找到了自己的榜样,懂得怎样去塑造自己。这种有意识的塑造不是完全无用的,在某种累积之下,还是成为了她的一部分。让她在实质上比过去多了一点东西。即使多的是幻梦,多的是体会,多的只是理解。那也是难得的。

年轮里发生的事情被清楚的记下来。有时该感谢过去的自己,有一些坚持,有一些执着。有时只能为她惋惜,在重要的关头,怎么没有好好抓住命运的时机。

有一次,我们爬上县城里的一座山,山上一个修行的女人在那里。花了20块钱去获得那关于将来的签文。我忘了那两句诗说的是什么,是好话,当然是好话。我相信,因为那时我才23岁,想要什么我自己会得到的,不管当时身处何处,我非常相信自己会给自己一个好的将来。

一直过分相信自己的力量。在某些时候,它使人目标清晰,心无旁骛。我依然怀念那样的时刻。我现在想到我读书的那个小城市,它是一个与我相合的地方。虽然当时我也只不过是在学校里,很少出去。可是现在记起来,在十八九的年龄,我们常被班主任带着去郊游,带上吐司面包和火腿肠,我们去爬过很多山。春天,就去团城山公园拍牡丹。班主任让我们要好好珍惜大学时光,要多出去运动,他说他在大学还长高了几厘米。关于这长高的几厘米是最令人心动的。如果我们的成长内容里不需要太多的训诫,就只是像一棵树一样长高了呢。但是我应该是没有长高的。因为我没有运动。我在按照自己的方式成长。

那是一个合理想的朴素环境。关于它的朴素,我看到了锅炉房旁边的煤堆,每天早上,我们都起得很早去打开水,然后去背书,背完书才去吃饭。夏天的骄阳是可怕的,只有那个破旧的图书馆十分阴凉,有时还有花露水的味道。古老的吊扇嘎嘎转着,窗户外是一棵合欢花树,绕过书架,另一边是一片阴深的林子。除了像高中一样完成必修的课程,其它的时间是绝对的自由。我常常怀疑我整天整天在那里究竟干了什么。但要在很久之后才会发现,那偶尔的领悟,一瞬间的感受,都给了成长一些不同的内容。有一整个星期我都在读顾城和三毛。那时冬天的阴雨连连。我觉得懂得了他们就不再做摘抄了,只是反复抄下两句诗。“我生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或许那就是纯粹的青春的愁,没有具体内容的像水一样单纯的质地。我那时所碰到的人都处于她们最好的时候。我读到的陈染是十九岁,和我同样的年龄。十九岁应该是怎么样的,我完全沉醉在她的形象与生活景象之中。她所写的蒙蒙不就是满怀愁绪,更重要是那与内心所匹配的外在形象。书的扉页里有陈染19岁的模样,一头长发,电影中的蒙蒙是一样的瘦,她的眼睛清纯又多情。我记住了书中夏天的雨水,也记住了现实之中自己的十九岁的季节。林白的描述中很少关于大学生活,但是她单身游历的经历很让人羡慕。同样的游历还有虹影,她们都写诗,她们都在二十多岁的年龄自己在北方南方游历。那仿佛是一个作家必须的旅程,她必须在旅途中了解自己和世界。当时的任晓雯是复旦大学的才女,她的照片印在封面上,在南方的小巷中。怎么会有人既美丽又有才华呢。我在读着的时候知道一切都来得及,她们所回忆的一切正是当下我正在经历的,我该怎样为这段珍贵易碎的日子留下更多呢。没有什么特殊的奇遇,我只是有非常清晰的目标,我想去真正的江南,去那里读我最喜欢的专业的研究生,我想继续单纯的读书生活,也想让未来慢慢地开始展开。或许那里的环境会催促灵感的诞生。这个梦一再推迟,直到变成非常平凡的路途。

我所以说那小城是一个理想的环境,是因为远离是很重要的,当我远离这些偶像,我所读到的是纯粹的她们的黄金时代。那有助于我形成一个完美的幻梦,一个关于读书探索,关于写作游历的梦。

现在,她们都老了,有的老得清净优雅。有的老得怨声载道。时代又翻了一篇过去。所以当我读她们后来的作品,情愿她们不再写了,像陈染那样大隐隐于市,不要开通微博,不要与读者说得太多。

有关游历的梦是自身的条件所限。在脑袋里我是想模仿她们去亲近陌生的世界,在实际之中我忘了自己是居家动物。所以我为什么会在一个地方呆那么久,因为从前我的确没有想过去远方。我实在害怕那种孤凄。

所以生活成为现实主义的质地。它不是沿着理想的路途,带着不甘心和无所适从。很多年以后,你会明白,一个女孩的青春是不应该那样浪费的。如果飞蛾扑火,如果双手拓开生死路,就不会留下更多遗憾。但是安稳和日常生活始终在诱惑。谁愿意总在无着的道路之上,谁不愿意平凡快乐。可是那也总是难以得到。

人生要是走错路可不可怕。关于这个,我总想起《半生缘》里那个场景。世钧和翠芝结婚的那天,翠芝说:“怎么办,你也不喜欢我,是不是来不及了,待会人家说怎么总是悔婚。”我想那不过是人生的一种寓言。人为了追求幸福而妥协,但是心底却永远有过不去的坎。然而人生走错了路也总是就那样走过去了。总不过是生老病死。只要时时防止某些不甘心的痛苦涌上来。

如果以刚进大学的那个年龄来说,现在已经是漫漫长途。不知你自己曾经努力塑造过的以及被现实打磨的这个自己是满意的吗。些许的进步都是艰难的。我的确更喜欢那个纯粹一点的自己,目标如此坚定,以至于可以阻挡周围的一切侵蚀。

漂浮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年纪。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人虽有遗憾和求不得,能做的也就是继续上路,只要没有失去想象力,前方或许会有更好的风景。


收藏 邀请 举报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2-20 23:28 , Processed in 0.05371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