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际遇

已有 678 次阅读2018-3-8 09:05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在某一天,它们忽然穿过岁月重现心头。

忽然想起陈映真的一篇小说,我以为它大概叫作《夜行货车》,重新翻阅,才知道记混了名字。我回忆起的大概是读时的心情,那时我还未踏入真正的世界一步,读到的全是某种气氛,悲哀的。

就好像我最开始翻开他的书。《我的弟弟康雄》的开头怎样一开始就吸引了我“当我还是少女的时候,我写日记,也写信,除此之外,我不曾想过我会写其他的什么。然而,现在,不可思议的我,竟会在新婚以后的第二年,拾起笔来记载一些关于我的弟弟康雄的事····

某种时光承接上了。我大学时眉头紧锁的每一个夜晚,白炽灯之下,我读到的三野绫子的小说。还有一本《夜声》。那里的故事都如何开头呢“每天早晨,我总是一个人从坐落在城南端的家,越过修成了公园的丘陵地带,走到位于城北端的中学去··”他要写的是一个外号叫孤猿的老师,但是他是这样开始的。

今天,我读到一个叫季季的女孩的小说。我记得她是张爱玲的粉丝。她居然也写了一个孤独的体育老师的故事。其实她要表达的是“十七岁的情感黑洞”。

那时候我们的眼睛里含有更多的水分。我们以情感理解这个世界。我们在人群中发现自己的救世主,他们也的确充当着救世主的角色。

例如我的数学老师。上高三的第一天,班上最活跃的一个女生透露:“高三我们将换一个数学老师”,据说是一个年轻的经验不足的老师。后来当他真的走进我们的教室,刻意树立起一个老师的威严。我发现,我是见过他的,从前,他的办公室挨着我们的教室,每次我忧心忡忡地从教室出来,常看到他一闪一闪地走出来。他又高又瘦,走路姿势奇怪。现在他站在了讲台上,一个我已经认识的人。那时候我的数学已经一塌糊涂。当他把我们叫去办公室谈话时,他说:“徐小婉,你为什么总是多愁善感的样子,上课时我都不知道你听懂了还是没听懂。”我当然没有听懂,我连最基本的都不懂。可是这次谈话之后,我就拿起那本绿色封皮的教科书,像看小说一样一个字一个字读。那个Fx)还留在记忆的最鲜明处。我不过是为了让我认识的这个人不失望罢了。有一天,我居然还鼓起勇气问了他一个问题,当时他沾满粉笔灰的手撑在我的课桌上,他讲了什么我何尝听进去了。他在那一年结婚,找了我们班年龄大一点的女生去当伴娘,当时我多想去。班上的每一个孩子都要写几句祝福的话装进一只贝壳里。我的千言万语最后写在纸上的是最不显眼的几句话。我始终不曾与他有过多的接触,当他一边念分数一边发试卷时,即使考140分的女生也不会让他表情有所变化。他总是刻意维持着一个年轻教师的尊严,从不表现得过分和蔼。

午睡以后的第一节课,他拿着三角板进来,使劲敲碎大家的睡梦。“上课了!上课了!”,用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而我分明记得他笑的时候拿书遮住自己的兔牙,有时候,看到他下课在水池边洗手,有时候看到我们的地理老师在和他开玩笑。然而,在那么多的日子里,仿佛未置一词,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拍毕业照的那天。

有一天,我的同学告诉我,在我们大学毕业后,给数学老师当伴娘的那个女生嫁给了隔壁班的政治老师。

那时候,我怎么会当了一个历史学习委员。我的文综很差,而且我讨厌我的历史老师。为什么他一节课扯来扯去总不在重点上,他还很愤世嫉俗。可是他不知道我讨厌他,他的参考书放在我这里,晚自习,我站在凳子上把他指定的题目抄在黑板上。我记得他所描绘的大学,说一个去东北读大学的学生给他写信“王老师,现在我这里正是大雪纷飞···”,我也记得他说他喜欢张爱玲。

可是大概是冥冥之中的际遇,高考之后,他问了我的志愿,听说我的第一志愿是教育学,他说:“赶紧换回来,你应该读中文系”“可是分数不够呢?”“你填中文,你一定要读中文”后来我的一二三四五志愿就是按照中文系的学科排序来的。那正是女贞子开花的季节,米粒大小的粉黄花瓣落了一地。我在空间写了一篇短文,王老师说“很有灵气”。那时我问他:“王老师,你以前是不是特别不喜欢我?”“怎么会呢,我最喜欢的是纯真和质朴的孩子”那时,我知道一切都是过于敏感的我对于他傲慢不羁的过分解读。

我从未感谢过他在我填志愿时所说的话,我只是觉得当时做历史学习委员的日子突然变得难忘,包括那本沾了粉笔灰的参考书。当我长了几岁,我听到有关他郁郁不得志的故事,我才真正的理解了他。

我要说的是人生的际遇。

在我为了论文去读一本女作家的日记的时候,我翻阅起了自己的日记。我记起了我们宿舍楼下的电话,对面装着一面镜子,当我在通话的时候,镜子里20岁以前的脸就装在了记忆中。有段时间,我在和我的教官打电话,我记得他在空军雷达学院,记得他总是说军校里如何枯燥。那是大一的时候。大学生活开始以后,他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直到我毕业一年以后,突然看到从前的联系方式,给他留了一句话。后来他打过电话来,说他这几年都在遥远的内蒙看守雷达站,他有一个女朋友,在快要结婚之前分开了。我们都说:“时间过得真快啊”。

那时候,也常在阳台接电话,从五楼看下去,是一栋一栋亮着灯的宿舍楼,那个窄窄的阳台,也可以亮起灯,可惜我们不抽烟,不然是很好的所在。那时候通讯录里的人,他们还在我的朋友圈里静静的存在着,可是,时间改变际遇,我知道我们从此都可能不再讲一句话。我只是怀念那时候很容易就能说说真心话和家常话。我的下铺Z打给她的双胞胎妹妹。对床H打给她的姐姐,彩铃声是“幸福就像花期,开到荼蘼”,何老师打给高中时坐在她后面的男生,隔壁床C打给她在复读的男朋友,Q就直接开着电脑视频。

现在,我们不仅没有阳台,也再看不到满山的白炽灯光。那时我们的对面是体院的宿舍,一个高高帅帅的裁判总是在一楼和他的女朋友隔着阳台讲话。

一切我该记住的都记住了吧,在那小城里,我们的生活像经常吃的苦柚,没有橙子那么甜,可是自有一种清苦的味道。我从未扩大过自己的活动范围,对那校园以外的一切都感到恐惧而陌生。毕业以后,我的活动范围居然还在我家到那小城的那条线上,我不知这其中是否存在某种机缘,我一直以为是选择的问题,但是当它已经发生了,它就拥有某种神秘感。

在丁天的书里发现了棉棉的名字,我记起我那时搜索的每一本女作家的书,我记得她是一个对自己特别狠的人,当她爱上写作时,就把《访问梦境》抄写了50遍。

这些名字都算是旧友。后来我的读书没有刻意的专注,变得越来越杂。有时去看《玉观音》,抄下很煽情的句子“安心,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吗?明天,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七号,我就要乘飞机去美国了,永远不回来了”,有时我读起《香樟树》,有时看起安东尼的碎碎念,也读《海上花》《儿女英雄传》,看金庸也看古龙,据说武侠小说的文字是最浪漫的,我想我只是为了寻回阅读的兴趣。有一次,我看到了从前大学室友提到的《千江有水千江月》,读完忘了和她交流一下那个古典的爱情故事为什么吸引她。

我总是在翻阅自己的日记的时候恨自己没有记下更多,可是又同时感谢自己记下了一些,原来后来我能够回忆起的一切都在日记里写过,有的人的名字过于频繁的出现在里面,有几段命运的关口,时间紧迫,我反而天天写。

依然是际遇这个词语。

该遇到的人和书,都是命中注定。我只痛恨自己刻意的寻找。

就如同丁天和一个女孩的约定的旅行,女孩问“还需要别人吗”“算了,别人又不喜欢三毛的书,哪知道什么叫异域风情,哪懂得什么叫漂泊的浪漫”

是啊,为什么要在陌生的地方寻找陌生的人。

如果从一开始我就依靠感情和直觉生活,那现在也应该是。有一次,我沿着长江的江堤走了很久,我确定我的旅途里除了刮风,除了堤边的白杨,什么也没有,什么也遇不到。那就是人生吗,可是即使遇不到人,也能遇到村庄和集镇,遇到四季变幻。

从现在延伸去的将来,我知道我在等待命运的际遇和安排。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坂元裕二新剧:四重奏(全10话 完结)
坂元裕二新剧:四重奏(全10话 完结)
全员单恋、全员说谎,你新相识朋
byplayers ~ 如果这6名配角共同生活的话(更新至第11集)
byplayers ~ 如果这6名配角共同生活的话(
请相信小编:这是真·叔控·戏骨
人渣的本愿(网络先行版第11集更新)
人渣的本愿(网络先行版第11集更新)
深夜剧的尺度一定超乎你的想象,
逃跑可耻但有用(更新至最终回,已完结)
逃跑可耻但有用(更新至最终回,已完结)
逃跑可耻但有用 又名:逃避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更新到第11集)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更新到第11集)
神经病的伪纪录片,一个演员一心
A LIFE~深爱的人~(全10话 完结)
A LIFE~深爱的人~(全10话 完结)
卡司豪华到仿似不要钱系列之:木
也许很突然,明天我要结婚了(第8集更新)
也许很突然,明天我要结婚了(第8集更新)
一心想要结婚的女主碰到了视婚姻
妈妈,不当你的女儿可以吗?(完结,全8回)
妈妈,不当你的女儿可以吗?(完结,全8回
是妈妈重要,还是他重要? 妈
一周热门看点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更方便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妞博更方便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6-20 15:40 , Processed in 0.05436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