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来一盘春天

热度 2已有 379 次阅读2018-4-13 11:31 |个人分类:|系统分类:美食·烹饪

冬去春来,空气渐渐温暖湿润,暖风阵阵催醒花草树木,天空从淡蓝色变为澄蓝,鸟儿叫声更加欢快灵动,人们脱去厚重的冬衣,换上色彩斑斓的春装,所有的一切都展现出逼人的生命力。

对于我来说,春天的到来意味着新的一轮美食季节又将开始,春天在四季中的美食地位是无法动摇的,任何季节的食材都比不上春天里那撮嫩芽的清新爽口,至鲜至嫩。那些幼嫩的绿芽和满山的芬芳,都是积攒了一个冬天的活力,在春天憋足了劲的释放。此时,整个冬天的腌制品、温室蔬菜、重口味火锅已经让我迫切的需要来一盘清新的“春天”。

在云南,春味漫山遍野、田间地头都随处可见,香椿、荠菜、枸杞尖、“灰灰菜”、槐树花……都齐刷刷的等待排队上桌。而春天最让我期待的莫过于香椿了,在我看来,香椿是春天的重要代表之一,当香椿消失在市场,那春天也就告别了。香椿是长在树木上的春天,鲜香活力,令人无法忽视。香椿做法简单多样,摘取椿树枝上最嫩的那簇绿紫色的芽,用开水汆过,放上酱油、醋、油辣椒、蒜末一拌,绝对是一道绝佳的下饭菜;或将香椿切段,配与鸡蛋煸炒或挂上鸡蛋糊煎炸,加少许的盐,也同样美味。我的母亲每年春天会把香椿用酱料腌制起来,这样一整年都可以吃到香椿的“春味”。不过香椿的味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香椿像榴莲,喜欢的人闻起来是香,不喜欢的人闻起来是臭。

如果说香椿是浓墨重彩的春味,那荠菜就属于包罗万象的春味,荠菜可以调和肉食的腥腻,可以增加汤水的鲜香。最常见的是荠菜猪肉馅饺子,荠菜的田野气息能很好的中和猪肉馅的油腻,让人怎么吃都不腻。小时候一到春天,母亲便带我拿着小铲子、篮子,寻到家附近的田地里挖荠菜,初春的荠菜不论肥瘦都鲜嫩,不消多会儿也能挖个半篮子。回家后,母亲会先用荠菜煮汤给肚子开始呱呱叫的我吃,荠菜洗净,在清水中翻煮,加盐,加几滴香油便可上桌,荠菜汤水清绿爽口,荠菜叶鲜香可口,吃的满嘴田野春芽的气息。有时挖完荠菜回家路上会遇到一两颗槐树,远远就能闻见槐树花的香甜,槐树花用水汆过后做饼、清炒、或加入鸡蛋做汤都是极佳的,一口槐树花下肚,自觉胃里都春暖花开了。不过槐树花只有十来天的花期,过了这季便要等来年春天才能吃到了。

家中长辈一到春天必吃枸杞尖和“灰灰菜”。《食疗本草》中记载枸杞尖有强筋耐老、补益筋骨、除风和去虚劳等作用。枸杞尖最佳的吃法是清炒,炒制时动作要快,不然枸杞尖会变黑,装盘时也要注意不能捂在一堆,要不也会变黑,炒制得当的枸杞尖仍然绿油油的,春色不曾减弱。枸杞尖吃起来苦苦的,后味会回甘,小时候才吃两嘴感觉到苦便不爱吃,被长辈夹一筷枸杞尖在自己碗中就会急的泪眼婆娑,长大后反而喜欢上,一口枸杞尖脆嫩爽口,口中苦中带甜、甜中有苦,这不就是人生么?“灰灰菜”又名藜,春天里最坚韧不拔的春味之一,路边墙角,总是能不经意间发现它,清炒或下火锅是为最佳,初食有些涩味,但那涩味却能解大鱼大肉的腻,一盘“灰灰菜”总能让人神清气爽。

当然,春天也不只有嫩尖、芬芳,还有一点荤鲜。泥田里的小螃蟹,只有小姑娘半个巴掌大小,青绿色,利利索索的在田埂上打出小洞,用一根韧性十足的野草在螃蟹洞里戳上几下,小螃蟹便会狠狠夹住野草,轻轻一提,小螃蟹便“重见天日”,运气好的,一顿饭的功夫便能抓上一盘。小螃蟹用油炸,出锅后撒上盐粒和辣椒面,连壳带肉塞进嘴中,香脆甜鲜,小螃蟹壳不会塞牙,反倒被炸得脆生生的,这当做饭后零食是最好不过的了。抓小螃蟹的同时也总不会忘了田埂附近小溪里的“大肚子鱼”,“大肚子鱼”长不大,大小和枸杞尖的大小差不多,这种鱼总是成群结队的停靠在有阳光照射的水下,它一动不动停在哪里看似好抓,但网兜刚接触到水面,他们便四散而去,所以抓“大肚子”鱼要眼疾手快有耐心。“大肚子鱼”也是用油炸最为好吃,炸至金黄,佐以辣椒面,酥脆的让人停不下来。

春天,总是会给我焕然一新的感觉,那些嫩尖、芬芳和荤鲜,让人犹如身处远离认识喧嚣却充满烟火味的世外桃源。阳光和煦,春风细柔,三五好友家人,来一壶清酒、一盘春天,仿佛万般苦恼皆散,前尘往事俱可既往不咎。


2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4-25 00:23 , Processed in 0.05709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