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离开才不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热度 1已有 212 次阅读2016-12-29 22:33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微信公号的三流日记作者撸总到了年底又在公号里给大家抽年签儿,我兴致盎然地输了几个数字玩了几把之后,跳出一段文字:


  "如果说女性有什么弱点,那就是由于长久的匮乏和不满,我们容易放弃,我们不要放弃"——淡豹

  我们不要放弃。

  我们不要放弃。


  不认识淡豹,只觉得这句话说得真好。


  女权主义,或者柔缓一点儿,女性主义,在上海这座城市并不是一个很响亮的词汇。哪怕是曾经在北京参加的lean in 上海分支,也变成另外一种职业女性社交的调调。


  很奇怪,上海似乎是一座非常自由的城市,因为常常根本无法猜测谈话对方的立场和价值观是什么。无论男女。没人在随意聊天的时候轻易评价川普或者希拉里,没人议论官媒立场引起什么样儿的风吹草动,更没人提什么主义、什么价值。整个城市充斥着各种各样新奇好玩儿的,美食,时尚,艺术,展览,科技,文化,打折,促销,或者逼格之类的东西。


  哦,不对,还是有提及什么主义的,在一些有腔调有逼格的售卖场合中。


  冯唐前几天在他的微信文里写到『择一城终老』这个话题,头一个,就排除了上海。他说,


  上海不理想。虽然路网密集,生活精致方便,新长出的建筑也算有品位……但是年头太短,外滩就像纽约几百条街道中的半条,基本上都是上个世纪初的东西,清中期都够不上。人也太一样,一样上班勤勤恳恳为老板打工,一样下班勤勤恳恳陪老婆,价值体系完整稳定,芙蓉姐姐之类,三秒钟就会被全体上海人归类为脑子坏掉了,然后不再提起,所以即便再闹几次"文革",三周之后,上海人民还是毛蟹年糕梧桐旗袍。


  他说了一圈,还是觉得北京好:


  后海附近整个四合院,不太现实。中等规模的四合院,占地五六百平米,基本住了八九户人,不找三四个打手,没个上万,请不走。砖木结构,俩小孩儿墙根撒泡尿就塌了,抹平了重盖,周围二三十老头老太太找你麻烦。还是在城乡结合部找一块农民宅基地,自己人设计,自己人当工头,自己人画画补墙,我自己住。我问,只租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怎么办?老哥哥说,活这么大,我明白一件事,十年之外的事情,不想。


  所以,虽然北京的雾霾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这老爷儿们还是乐意在这城里混吃等死。


  当然,考虑到北京人和上海人历来相互看不顺眼的背景,说北京好,还是上海好,根本就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的事情。终归,北京的老爷儿们和大妞儿们还是愿意坐在马路旁来顿羊蝎子配上二锅头,而上海的先生小姐收拾地干干净净挑个蟹腿儿暖个酒。各过各的日子,谁也别看不起谁。


  我嘛,外乡人一个,北京也好,上海也好,非亲非故,离得有距离,自然也就评价谁都不肉疼。



  因为口音不明显,一般人都猜不准我家在哪里。性格嘛,是带着点儿爽快,但又不完全像北方人的粗犷;带着点儿南方人的细腻,但又不像江浙一带的精明。猜来猜去,直到我说是湖南人的时候,才往往恍然大悟,哦,挺像。


  要是在饭桌上,下一句就得问:能吃辣吧?


  摆摆手说,算还可以吧,其实不是很能吃辣……


  碰上再热情一点儿的,可能还得让我说几个著名的湘菜,或者我们家的著名景点。可惜,这些也都不是我擅长的谈资,聊着聊着就能轻易被对方发现:说是家乡,却是了解地这么少啊。要再跟我掰哧什么名人/伟人,说不到几句我就会谈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观点来。所以,我总是能轻易地看到自己不属于北京,也不属于上海的那些脾性,但要说是属于湖南的气质,又好像有些不真实。


  大学的时候我们院有个很有个性的老师更逗,有一次上课跟我们说段子,说以前有学生下课之后来跟他套近乎说是老乡,原以为会跟老师聊几句热络,没想到换来他一个白眼说,"你是哪儿人跟我有啥关系。老乡,然后呢?"把那同学,搞得尴尬极了。


  想想,也是在大学里才能容忍的直白——不藏着,不掖着,遮羞布全都扔地上,满脸的表情,全是一副混蛋的自在样儿。


  这桀骜不驯的模样,当然跟家乡在哪儿没什么关系。有关联的,是才华,和价值观。


  所以,认真地想一想,属于自身的那些特质,到底该怎么归纳才好呢?


  这问题啊,问出来真是感觉有些难办。好像吧,有那么一点儿家乡人的禀性,譬如湖南人的侠气;又好像,有一点儿北京人的仗义;与此同时,又似乎能跟上海人的生活情调沾上一点边儿。但要直接用来形容,总感觉有那么一丝牵强。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去了纽约又跑到非洲如今去印度浪的撸总,管自己叫世界公民。


  谁知道世界公民是什么样儿呢?


  我觉得这个词儿完全是为了总结起来方便:因为没有被任何一座城市包容下去,不肯轻易让自己归属到某个细分的种类里去,又对外界的世界心怀好奇,觉得自己豪情万丈地能看到这家的好,也能欣赏那家的独特,但对任何企图划归入自我核心的部分,保持谨慎和推脱。特别习惯说不,特别不适顺应,特别不愿停靠、寄托、捆绑、依附,于是,就这样,浪荡。


  所以呢,这世界啊,哪儿都挺好,哪儿都美,哪儿都有值得交往的对象,都值得碰碰,值得经历点儿什么;但哪儿都没那么完美,哪儿都缺胳膊少腿,哪儿都寄托不了完美理想里的模样。


  我们,脑子里装着为数不多的几个物件,四处奔波,四处瞅,四处东拼西凑地往脑子里装东西,好的拿来,不喜欢的不要。一点一点,一年一年,在脑子里拼凑着我们各自想象中的某种模样;尽管,时常,连我们自己都说不清,那模样究竟是什么样子。


  浪,荡,用各自不同的方法,寻找自己脑子里少的那一块物件。


  离开了,就再也不可能回去。北京也好,非洲也好,无论是哪儿,我们离开了的地方,统归都回不去——身体还能再探访,但灵魂已经离开;并且曾经的离开,并不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完全没有要证明给谁看的东西,也没有比谁活得好的需要,没有要让过去的自己必须完成的人生,也没有一股子骄傲想要甩在谁的脸上。


  离开啊,就是离开的全部意义;浪荡,就是浪荡的全部主题。世界公民这种说法,要得就是颠沛流离,要得就是混蛋般的浪荡,要得就是一块遮羞布都不要的自在坦然,要得,就是不在现实的处境里无视匮乏和不满,而轻易放弃。


  我们不要放弃。


  我们不要放弃。


1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更方便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妞博更方便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7-25 18:32 , Processed in 0.05733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