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有趣的灵魂很少,但大家都觉得自己是例外

热度 1已有 577 次阅读2017-5-13 15:57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最近比较懒,也是因为惯常的社交吃喝过于无趣,打发周末时光的最好办法,往往都会轻而易举地屈服于自己找点儿事去做。


城市的风景挺重要,就骑车东逛西逛的走一遭;想起来的时候见见朋友,不想被打扰的日子,让自己从城市和网络中都消失——再对的道理、再无懈可击的逻辑统统都不听。


不爱的东西,不管怎么重要,都最好从我面前消失。


在星巴克喝咖啡敲字的时光,看着窗外短裤长腿和车水马龙纷拥而过。旁边一个丹麦小哥哥试图跟我聊聊戴着的丹麦耳机,中文说的挺溜,可惜这是个看脸的世界。而我穿着短袖牛仔裤扎着马尾戴着眼镜的在楼下咖啡厅随便这一坐,脸上也是一个大写的生人勿近。除非当真真爱凑了一张大脸怼到我眼前逼着就范,其他全部都只剩下尴尬。


大概正是因为这大概率的尴尬,正是因为这片国土上人们习惯性用食欲、物欲取代很多欲望,所以坐在阳光下悠闲喝咖啡、和陌生人聊天亲密的剧情,发生地总无可避免地带着一丝心怀剖测。


这样的城市带着一丝不可爱。因为它让人们意识到内心深处某些卑鄙与防备。如此之下的生活,也就势必带着许多卑鄙与防备。


这些卑劣随处可见,以至时时需要我自我提醒,不要跟着拉低自己的水平。



不过我还是爱城市生活。最主要是因为它热闹、多变,充满未知。也因为,它给予人更多选择的自由。


比如你今天跟谁撕破脸皮,拍了桌子走人,指着鼻子骂,大多不会闹得满城皆知,变成千夫所指;换个地方、换个战场,还能洗得一身白净重新再战。


交际圈,不开心换一拨;好朋友,有与没有强求不来;真感情,碰上珍惜没遇上自由,全都没什么好计较。哪怕最终落到好朋友遍天下,可惜身边无一人的境地,也并不会觉得孤独寂寞——


城市会给你更多新鲜有趣的刺激,将更多问题和待办事项摆到你面前,让你无暇顾忌伤春悲秋,无暇回忆往日黄花。照着镜子看一眼,哪怕皱纹又添一条,还是比明天的自己年轻那么一点。就冲着这一点更年轻,拼了命要看尽红尘。


更何况,城市也在进化,日新月异,你总能碰上你喜欢的人和事。再过个几年,培养出几分惯性,说不定还能再爱它几分。


要实在爱不上,收拾了细软,换个地方重新审视时日,也是人生平常。犯不上定要加上对错应该,非得用意义给它折腾出点高尚情操来。


没情操,连节操都没有。世事浮沉,对不起你是不对,但也不能逼我心存愧疚。日日更新的日子里,记得少挂记点儿别人。


毕竟,只要你不硬扭着强调自己纯洁无暇,不固执地为遭逢地所有际遇都装上滤镜。靠着自我原本存在的对错曲直的评判,仍旧能从七嘴八舌的纷乱局面中看出是非黑白,看清什么对自己最重要。


目标清晰明确,步步为营,总能给自己在这庸扰纷繁的城市里划出一条路来。


有一万个天真浪漫的恢宏梦想,抵不上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一张细致的计划书。


有一万种关于美好生活的想象,不如坐下来尽力去实现其中一种。



大城市的有趣,并不在于它的物欲横流、遍地机会,我觉得。它的有趣,在于一个7、80岁的老太太,可以穿红挂绿地戴着耳机坐在星巴克里喝一大杯星冰乐,而不用领着孙子挂着奶瓶把自己装进老太太的躯壳。


它的有趣在于,你可以一个人在一间小公寓里生活60年默默死掉,直到邻居发现臭味才知道你的生命已经悄无声息的结束——


你可能要说,这画面听起来可怕极了,哪里有趣了?


是啊,这在大多数人眼里听起来太过可怕,以至觉得这是城市生活要面临的最大挑战。


可不知,正是这多一种的自由,滋养着许多远道而来的人:对他们来说,这份孤独,实际上并不可怕。


因为它提供了一种近在眼前便利,这种便利就是,当一个人技能点和硬心肠还没有强大到坚不可摧的时候,城市可以用它的钢筋水泥圈住一小弯水,让一个人尽可能地接近瓦尔登湖。


这话听起来挺拗口,但懂的人总能知道我在说什么。就好像这城市一天到晚随时在线的成千上万条广播、新闻与声响——它们只会被想听到它们的人听到。


认真地说,人生走至今,我还是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但每日人生,碰上的绝大部分人都无趣而臃肿。


我碰上的最大一种无趣是,看不到真实生活的现实面目,从而只能透过他们已经习惯的那一款滤镜那世界。


但总归人人都能找出一大堆道理为自我辩护,并且相互嫌弃,你觉得我傻逼,我觉得你心机,然后,各自更坚定地活在各自的滤镜里。


活得越久,好像就会离纯粹的唯物主义论越遥远。会渐渐意识到人类发达的大脑和编造故事的能力,原来不仅可以互相欺骗,也能自我欺骗;与此同时,进化的本能还在保护着我们抵抗改变的本性。所以,会看到在一个个主义和说辞的背后,都吞噬了多少前仆后继的人,兴高采烈,甚至变成光荣地布道者。


城市呢,它不管这些,无论此刻是生活在其中的人是自以为平庸,还是自以为是地牛逼。它仍旧日复一日地在太阳下生长,遵循钢筋水泥的物质世界逻辑,不管城市人企图编造多么辉煌抑或荒谬的故事,它还是冰冷。


城市一日既往的冰冷,如同山野老林一如既往的寂静。他们不关心人类自我催眠的故事。


他们冰冷而无知觉地进行自我机制的新陈代谢,靠着钢铁水泥和资本,抑或空气水和阳光。


置身其中的人们呢,都觉得自己挺有趣,有趣地追寻自我所谓的意义和向往的生活,哪怕连什么是自我都没搞清楚。


没关系啊,毕竟天地之间,你会发现,最纠结、最狂妄、最复杂、最曲折、最虚伪的,就是人类这个物种了。


如果四处是仅靠着自我欺骗和自我催眠就能幸福生活的人,那么,就让他们继续这样做着美梦好了。不用努力去看清什么,去分辨什么,去探究什么,去挣脱什么——那不可能,也毫无必要:


一个上帝,可以解决几亿人的信仰问题;一部《资本论》,可以圈定一个时代的逻辑;一个google, 可以搜遍全世界犄角旮旯的讯息。


够了,总要有少部分人踏出道路来,总有更多人只是跟着指引前进。总有人铸史,有人作转。有人划定对错曲直,有人遵守执行规章。


所谓的有趣跟无趣,不过只是凡俗里生活着的无本质差异的平凡人,自我欺骗和相互诋毁的一种手段罢了。多的是,自称有趣,而无聊透顶的人。

1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1-25 17:43 , Processed in 0.06248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