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不管怎样,还是要做个善良的人啊

热度 3已有 422 次阅读2017-12-27 22:25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1

往返济南的火车上,看完了木心的《豹变》。

这是本“循环体”小说,16个短篇均选自木心的其它文集。

如果你读过《哥伦比亚的倒影》、《温莎墓园日记》、《巴珑》、《爱默生家的恶客》等,可以不用买《豹变》,基本上都有收录。但是,如果你是木心文字的忠实拥趸,还是会觉得捧一本小说一口气读完更过瘾。

如果不是开篇的长序,一般读者大概不会知道《豹变》是“短篇循环体小说”,不会留意这部小说是按“童年、少年、青年、老年"的人生排序,对应“战前、二战、二战后、建国后、国门打开”等几个历史阶段,有“时空、经历、文明、艺术的相互交错,我中有你,他中有我”……

如果不是童明的长序,我甚至不知道木心的风格是“现代主义的先锋派”,不知道《豹变》的时间排列线索,隐含着一个艺术家的精神成长史;不知道《豹变》源自《易经》的革卦: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

大人即坐拥权位者,变化如虎;小人,脸上变化甚多。大人、小人的变,我们见得多了。惟君子之变,漫长而艰辛,可比豹变……木心解释书名时说:豹子的一身皮毛很美,他知道得来不易,爱护得很,雨天,烈日,他就是躲着不肯出来。

就像陈丹青无数次讲到木心时提到过的,木心总是说他们“你们读书太少了”。读木心的作品,最大的感受就是“他读书太多了!他怎么读那么多书?怎么知道的东西那么多?怎么有那么好的记性?……”

所以,我读书总是会规规矩矩地先看序言或后记。

2


《豹变》中,最喜欢的是《夏明珠》。第一次读到时就惊叹木心何以把一个民国时期的“包二奶”(感觉这个词是对夏明珠女士的亵渎,我错了)故事写得如此惊世骇俗,爱恨情仇里的国恨,国恨家仇里的情伤,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彰显人性之善……

最感到震撼(和惊悚)的是《一车十八人》。我能想象多年以后垂垂老矣在沙发上打盹,回忆认识的人经历的事读过的书……大概还是会记得夏明珠,更是会记得《一车十八人》,甚至可以给小辈的孩子们讲一讲,就像我们小时候听别人讲的那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民间故事一样。

我总觉得此类启蒙故事对小孩子的影响趋向正面,使他们很小的年纪就能确立善恶观,并愿意做个好人。不论是好人的榜样力量还是有“坏人会得到报应”的畏惧心,都能让人趋向选择做个好人。

科学家研究发现,影响善恶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同情心,也就是感同身受、感知他人情绪的能力。有同情心的人更愿意帮助别人,也更慷慨,缺少同情心的人往往更残忍和暴力,甚至有反社会倾向。近期发生的江歌案中的陈世峰、刘鑫,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教科书式老赖”的黄淑芬,所表现出来的恶,皆是因为没有同情心。而他们的恶报,业已开始。

同情心、共情能力这种东西有两个来源:一是先天遗传,二是后天培养。先天遗传这种东西不好改变,基因里就已经坏掉的人世界上肯定也有,精神学家已经通过研究发现,精神变态者的大脑里的杏仁核灰质比正常人少,普通人凭感觉就能分辨的善恶,他们需要思考才行。好在正常的大多数的人,是可以后天培养的。

所以相信善良,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是教育培养的一种。我看《了凡四训》的感觉就是,这不就是讲“因果报应”吗?


3


《一车十八人》的故事是这样的。

李山在研究所开了三年车,原先他是个嘻嘻哈哈的小伙子,如今经常不发声,经常在车里打瞌睡。别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因为“我”跟他学过开车,知他婚后跟妻子感情不合,就宽慰了他几句。

这一天,所里要去参加讨论会,十七个人坐在小李的车上等他,左等右等小李不来,所有人都急了,眼看也要迟到了,小李才出现。上了车,大家七嘴八舌骂,“车厢要炸了似的”,你一言我一语,都不是好听的话。从鄙视他的身份,到他走路的姿势,猜测他是因为钱要罢工到他老婆跑了……“我”因为跟小李学过开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实在听不下去了,就替小李说了几句话。

没想到那些人连“我”骂了(用现在的话说是“躺着中枪”)。车上的十六个人继续调侃小李,话也越说越难听,围绕着小李的老婆开着荤素兼有的玩笑。“我”又忍不住让那些人闭嘴。

李山突然一个急刹车,瞪着眼睛指责“我”多管闲事,并把“我”拉了下来。

看到这里,我已经猜到结局了。但还是被这个故事惊到了,可以用“久久不能平静”来形容。

结局是李山开着车冲出马路,直接开下了悬崖,跟那十六个人同归于尽。

木心在最后一段写道“不能说那十六个男人咎由自取。我要了解那天李山迟来上班的原因——要了解的是他妻子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不是一件一桩而是许许多多,谁也说不明说不尽,只有李山自己清楚。”

看到这样的结局,我觉得木心是藉由小说报复了一些人。无端的牢狱之灾,在潮湿的防空洞里被折断了三根从小就能弹奏肖邦和莫扎特曲子的手指……虽然他在晚年说“不知原谅什么,诚觉世事尽可原谅”,《一车十八人》里,似乎能感觉到他的悲愤,对人性的异化和丑陋,木心比谁都看得更清楚。

即便那十六个男人不是咎由自取,“我”能够活下来,却是因为对李山所表达出来的善意。这又让我想到了“马加爵事件”,2004年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杀死四名同学,原因是“受不了同窗讥讽”。他唯独对一个叫李林(音)同学没下手,是因为那个同学平时对自己不错,在他生病时还帮他打过饭……

木心写这篇小说的时间早于马加爵杀人事件。李山把一车十六人带下悬崖同归于尽是木心的杜撰,马加爵杀死四名同学后被判处死刑是活生生的事实;“我”因为善意被李山赶下车侥幸活了下来,李林是因为不曾欺侮马加爵并表达过善意提供过帮助……

我的理解可能比较现实,在《一车十八人》里,我受到的启发还是:不管怎样,还是要做个善良的人啊。

关键时刻,能保活命。

3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4-23 11:47 , Processed in 0.05664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