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记忆里的花花草草呀

热度 2已有 106 次阅读2018-7-4 09:20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1

校园里的凌霄花开了。那蓬蓬勃勃的一大丛花,没有屋山和高墙可攀,便爬上一棵松树,把那树拖累得弯下腰身,可怜兮兮的样子。

凌霄花却好像姿意得很,每天吹着红里泛着金黄的喇叭,热热闹闹地开放,既招蜂又引蝶,真是招摇。

我喜欢凌霄,因为这名字。多么昂扬,多么向上,多么气干云天。

看到凌霄花,就会想起我爷爷。

第一次见凌霄,是在爷爷家里。当年爷爷家还住在滁州,就是“环滁皆山也”的那个地方。

也是夏天,他家门前有棵攀援的花,蔓延到了二楼,花事正浓。我问:“这是什么花?”

爷爷说:“凌霄”。

就记住了。一直到现在,在任何地方,甚至是书上、朋友圈里,看到凌霄花,都会想起30年前的那个夏日的黄昏。

对我来说,每一种花都能引起回忆。

2

家里养花不多,无一名贵。多是常绿植物,浇点水就能活的那种。

吊兰,虎皮兰,龟背竹,富贵竹,绿萝,刺梅,仙人山仙人掌仙人球……每种花都有它的来处和出处。象我这种记忆力超群的琐屑之人,当然是记得的。

吊兰有很多盆,散布在阳台上,窗台上,间柜上,书架上。以前在办公室也养着吊兰,有年春节放假,担心十几天的假期会被冻坏,开工后看到那花仍是一派葱绿的生机,内心真是感激。

感谢每一盆每一棵努力生长、努力绽放的花花草草。

家里的吊兰已经分出去好多盆了。她们的“祖先”来自一个人称“大老孙”的阿姨家里,她是我妈妈的同事。在原来工厂家属院住的时候,有天下班在巷子里碰到,才知她就住在隔壁小区。阿姨热情地邀请我到她家“认认门”,所谓盛情难却,我大咧咧就去了。

迎门就看到她家的那盆吊兰,瀑布般壮观,从客厅的博古架垂下来。忍不住称赞,那真是我见过的最旺盛的吊兰啊。

临走,孙阿姨掐下几个头,让我回家种到盆里。于是,我们家吊兰便常盛不衰了,以至现在,每看到吊兰,都会想起“大老孙”。这,也是20年前的事了。

还会想起一个初中同学。她父母都是医生,当年住在人民医院家属院。暑假到她家去玩,看到窗台上的绿植,养在精致的花盆里,她说那是“吊兰”,还告诉我“很好养”。忘了是跟她索要还是她慷慨赠与,那天回家,我把她送的吊兰养在一个罐头盒里,那是当年我们家窗台上唯一的一盆花草。

可惜冬天到来的时候,没有及时把她移到屋里,一夜之间,就被冻成了褐色。至今,我还能想起那盆被冻坏了的吊兰的凄惨模样。

吊兰是我亲自养过的第一种植物。看她的感觉,大概像初恋。

3

家里的芦荟居然开花了。

一直以为芦荟就是龙舌兰,龙舌兰就是芦荟。不确定两者是不是同一种植物,就搜索了一下,才知道两者虽然都属“多年生常绿多肉植物”,看上去也差不多,但科属不同。

最早知道“芦荟”,是在中学的语文课本里。鲁迅先生的文章,应该是《藤野先生》吧,“福建野生着的芦荟,一到北京就请进温室,且美其名曰‘龙舌兰’。”

芦荟在我家已是第二次开花了。原本一直放在阳台上,北方的冬天实在是冷,大冬天仍把一盆开过花的花扔在阳台上,象个孤儿,觉得实在可怜,就搬到了屋里。原本已经冻得发灰的芦荟,过几天就开始生机勃勃,这两天竟然又要开花了。

芦荟的来历,更象是一种邂逅。

有一年春节大扫除去扔垃圾,看到一位大爷正在遗弃她,就说:“送给我吧”。

拿回家随便找了个空花盆种下,植株本就有点大,种下去老往一侧倾斜。把花盆扔在阳台上,想起来就浇点水,居然活了下来,可见生命力之强。后来又生出好多小芽,热闹如雨后春笋。

绿萝是托同事从花市买来的。公司绿化常会补充些植物,也让同事帮我买了盆绿萝,附带一个简单的三根木棍支撑起来的花架。JASON经常批评那个花架“简、陋、丑”。

每次我都警告他:你要夸奖这些植物,赞美她们,她们才会长得更好。

绿萝也分出去好多盆了,长得最旺盛的在厨房里,可以假想那是一帘幽梦。

我们家最大的一盆“花”就是龟背竹了,两年前朋友送来的时候只有三片叶子,现在她长得已经太壮观了。我想着一定要给她换个舒服点的大花盆才行,不然实在是有点受委曲的样子。

至于刺梅仙人掌蟹爪兰都是我爸妈住在我家的时候养的。有年冬天整理阳台才发现,蟹爪兰朝向窗外的那一面开了数十朵,我竟然都没发现。那花开得,可真是寂寞啊。

现在家里更添了很多多肉植物,有的是朋友的慷慨想送,有的来自花市,有的是街头偶遇……现在逢年过节,也会去花市买盆花应个景儿。今年六一,路过花市去买了盆紫色酢浆草,随想起第一次见那花,是在小区刘医生的诊所里。问他那花叫什么,他也说不上来,拍照发朋友圈,有朋友回复说了花名,一下子就记住了。

这一记,肯定也会记一辈子吧。

也许,人的一生,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遇到什么样的人,养哪些花花草草或者猫猫狗狗……是有定数的。也许,正是琐屑如花花草草之来处的美好记忆,或者瞬间,或者片断,或者永远,滋养着我们的一生。

2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calince 2018-7-8 15:51
我总是养不好吊兰,一开始还好好的,后来就会养死,已经好几盆了,我又非常喜欢吊兰~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更方便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妞博更方便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8-7-16 05:06 , Processed in 0.0595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