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又想起你了,那个曾被我狠狠嫌弃的人

热度 2已有 398 次阅读2017-9-30 16:14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不知何故,小时候和姐姐一起在村上的田野里玩耍,凡看到戴雷锋帽的人,我们奋力往家的方向逃跑,一边跑还一边惧怕地喊:“孬子来了!”

 

也有例外,那就是,看到出现的人是我外公。外公常戴雷锋帽。

 

小时,我们肆无忌惮地喊过外公为“孬子”,我不记得这和他的帽子有没有关系。

 

我们骂他后,他常常不生气,只是憨憨地笑,而这笑,却勾起了我们莫名的愤怒,我们变本加厉,继续斥责他道:“笑什么笑,孬子似的!”

 

上小学后,我家搬到了镇上,那时外公住在小镇的中学,离我家不近。外公负责给学校打铃,他的办公室,摆设简单,外面是桌椅,里头放着他的床,床单底下铺着厚厚的稻草,没有电视,外公常年握在手里的是一个小收音机。

 

有天外公来我家,反复地讲,有人撬了他的门,把收音机偷走了。他似乎很在意,很心疼,讲多了,大家听烦了,便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常听人说外公“算小”(方言,“节省”的意思)。那年头,每逢过年,我家贴的春联,基本上都是外公自己写好送来的。他用的纸,是很容易掉色的红纸。我和姐姐玩过家家时,常举起手指往那些春联上使劲一划,再将指上的红色按到脸上,涂口红、抹腮红。劣质红纸做的春联,不过多久颜色就变得很淡很淡。

 

外公能写一手好字,但字体里没有男人们常强调的气势、力量,是挺秀气的字。爸爸曾跟我说过,“外公送的春联我们不贴了,贴我写的春联,我写的比他的好。”如今想来,爸爸的决定,或许与外公字体的秀气有关系。

 

住在学校的外公,常穿着他的解放鞋,往我家跑我和姐姐总像个发威的老虎一样,想把他堵在门外。我妈妈也不怎么待见他,对我们说,“他往我们家跑,肯定就是想省点钱,在我们家吃饭。”

 

我们听了妈妈的解释,很愤慨,决定下次外公再来咱们家蹭饭,就坚决不开门。

 

外公再次出现在我们家门口,我们隔着门,对外面大喊:”一天到晚就想来我们家吃饭!“还称呼他为江老头子”,笑话他的驼背外公在外面着急地使劲敲门,我们坚持不给开门门锁的质量不好,只靠一个栓固定着,门锁最终经不住外公不懈地敲,坏了外公在推开门后怒气冲冲地骂我们,甚至打了下我姐姐。

 

我们从没看过外公发怒,在他大声怒吼时,我心里害怕,但愤怒甚于害怕,那种愤怒是”就你,也敢这样对待我“的愤怒。我们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

 

我们强大的愤怒,应该在他继续登我们家门时,好好释放了吧。

 

我妈妈从不喊他“爸爸”,而喊他“伯伯”,有天我们向爸爸询问这其中的原因,爸爸叮嘱我们以后不要再在家提,他说那个外公,并不是妈妈的亲生父亲,而是她的继父,妈妈的真正父亲,在她幼时就去世了,我们的舅舅才是外公的亲生孩子。

 

我们因此知晓,原来这个外公,跟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也模模糊糊地了解,妈妈抵触外公,可能是觉得外公”偏心“。

 

想零花钱想得发疯的时候,我把写字房改成了一个小小零售铺,然后告知小伙伴们我开店了!”小店里,摆着各种物件,数量最多的恐怕是练习本。那些练习本,都是外公送给我的。

 

每次他送,都是厚厚的一沓,而我写得有点痛苦,不喜欢它黯淡的粉红色封面,也不喜欢内页的纸张,用粗粗的钢笔在上面写字,还会晕开。我宁愿自己花钱去买好看的练习本。

 

可家里那种练习本像用不完一样,写得我特别绝望。开店后,我把外公送的练习本,以很低的价格卖出。有时,还把它们直接塞进用于积攒废纸的盒子里,待到拾破烂的老爷爷来时,以一毛钱一斤的价格卖掉。

 

毕竟,我可以因此得到零花钱,而未使用的练习本被浪费,那又不是我的损失,那又不是我花钱买的!

 

忆起来,外公其实还送给我们不少东西。开学时他总送我们文具盒,里面搭配着笔和橡皮擦等文具。过年时,他包给我们的压岁钱,都是极其崭新平整的一叠纸币,让我们想不通究竟它们从哪儿来。小时候看的各种连环画各种杂志,也都是外公带进我们家的。

 

小升初的考试,在小镇初中校园里进行。那些天,我常呆在外公的办公室里,津津有味地吃外公从小店里买的小鱼干,看着外公如何打铃,还翻着外公房间里的杂志,注意到外公在杂志上的知识猜谜游戏里工工整整地写着答案,我看得瞠目结舌,忽然觉得外公懂得的竟那么多。

 

考试前,外公坐在椅子上,对为考试忐忑的我严肃地说,”拿到卷子的时候,先别急着写,要把它快速浏览一遍,心里有个底再答题,先做容易的题目,再做难题,对待难题,先思考个几分钟如果还是不会做,那就赶快放弃,继续思考下面的题目,等做完了再回头做之前没做出来的……”

 

我认真地听外公对我说话,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严肃的一面。到了考试时,我真的按他教我的那样答题,前所未有的感觉安全。

 

小学最后的暑假快结束时,外公被妈妈邀请来我家吃饭。那个中午,有人来通知我们,外公为捡掉落的鞋子而掉到了池塘,已经被上来了,让我们家人去接他。

 

外公被外婆、妈妈接过来我看到他身上的衣服全是湿的,她们给他换了衣衫,然后,我们家人围一桌,不紧不慢地吃饭。外公坐在沙发上,跟我们说着话,言语的间隙里,有重重的喘息声,他告诉我们,他房间的什么地方藏了多少钱。

 

年幼的我,也知道外公为何跟我们交待这些。我们都觉得,事情远远没那么严重,大不了就是吃完饭,再送外公去医院做个小检查,就完事了。

 

下午,楼下的小伙伴大雪来找我玩,她问我:“小宝诶,你外公是不是被水淹死了?”彼时,外公于我来说,已是需要维护的自家人,对这突兀的让我不舒服的问题,我狠狠地说,“没有!我外公只是掉到水里了,但是被救上来了。”

 

大雪离开我家后,我跟姐姐控诉大雪,并决定,以后外公再来咱们家,我们一定要用很大很大的声音喊他,让周围的人都能听见,都能知道我的外公还活着!

那天,我们两个小孩在家等待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来,爸爸妈妈没有回来,我看着窗外,心也被暗色的忧伤包围住了,凄凉一片

 

妈妈回来时已很晚,她告诉我们“外公已经去世了”然后,眼泪从妈妈脸上滑下来,她哽咽道,“想想他生前,我对他不好,我都懊悔了。

 

再大些,知道更多关于外公的事。上初中后,听别人说:“有时明明已经下课好久了,打铃的人却还不去打铃,而以前那个老人从来没有打错过一个铃。“那个老人家,以前在学校打饭,一顿饭要分几顿吃完。”“他曾在华师大上大学,但没念完,中途离开了学校

 

后来梦见过一次外公:我在路上见到他,便上去大喊,“外公,你要去哪啊?也带我一道去嘛。”外公停下来,告诉我,“你不能去!”然后我恍然大悟:我与外公,不属于同一个地方了。

 

我想起,在临近初中开学的某一天,我激动地跟外婆和妈妈强调:“我毕业考的时候,外公给我买了好多零食!我还吃到了小鱼干!”

 

其实,我想强调,外公是大方的,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算小”。

 

外婆说:“等大宝小宝到了初中,老头子还能给她们照应。”

 

妈妈则笑着说:“看来这回,他是真的大方了,过几天,就请他吃个饭吧。”

 

我记得,坐在外公办公室听他传授应试技巧的那个中午,我静静地坐在小椅子上,徐徐的风从窗子里进来,吹在快步入青春期的我身上,那个光景里,我笃定地以为自己正渐渐成熟懂事,在不久的将来,也就是我的初中生涯里,我一定外公建立并保持融洽的关系。


公众号:慢步烟火人间

1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女人 2017-10-9 21:30
看得难受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2-15 12:10 , Processed in 0.0606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