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用音乐逃避了后半生的杨老

热度 1已有 193 次阅读2017-5-15 06:05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中年男子, 中科院, 理工科, 古典音乐, 家属楼


如果说我用音乐逃避着我的前半生,那么杨老就用音乐逃避了他的后半生。



认识杨老是在当时我居住着的三里庵的叫做梅山新村的中科院家属楼时,他是我楼下一楼的住户。当然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蜀山区最繁华的之心城的地址,而杨老已不知所踪,也许在城市的各种折腾中早已归西。


在我们狭小的让我压抑的楼栋偏西的一竖排楼房里,我看到一楼搬来的新户的家里,人们正在帮忙搬着各样的陈旧的书籍,再一看除了少数的理工科的书更多的都是音乐类的书籍,当然还有成堆的古典类的音乐碟片。我当时的心里思忖着这是何等样人,在这个只会理工类的人群里却会那么热爱音乐?


终于见到杨老是在某个下午,我听到一段古典音乐从一楼敞开着的屋内发出。循着音乐进去,我看到一个穿着睡衣的枯瘦的老者和一个样貌略微猥琐的中年男子坐在那听音乐。


于是我自我介绍我是四楼的住户,现在教着钢琴。那老者露出天真的孩子样的笑容,便介绍李姓中年男子给我说是音乐碟片都是托他代买。于是大家就安静地在那听碟片。


于是隔三差五的,杨老会邀请我去听他委托李淘来的各种碟片,便不时和李就碟片好坏产生争论。



在一次无关音乐的闲聊中,当他得知我的父亲是谁时,他童稚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少有的愤怒,他踉跄地站起来说道:“你的父亲他就是一个官僚!”旁边的李一把搀住他说:“您老千万别气坏了身体!?”原来我的父亲曾经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应该他们之间发生了不愉快,确切的说我的父亲可能打压过他。


他愤愤不平他说道:"我连个正研究员的资历都没有!结果只能是副的!"


然后他告诉我他祖籍浙江,是民国中央大学物理系的学生(即现在南京大学所在地),并拿出他小时候和母亲以及另外两个兄弟的照片给我看,指着那个长相最漂亮的居中的小男孩说那就是他,并且用着陶醉的表情告诉我过去的老师们都很喜欢他,因为他乖巧又听话。


从他白皙的脸上以及孩童般的表情里我应该可以看出他当年的性格和模样该有有多么讨喜。可是,文革来了,这断送了他的一切的未来包括事业以及家庭。


在最近的一次百度上,我们难得地看到了他曾经在文革前翻译过的物理方面的著作,此后他再无建树,只得在音乐里逃避者人世间的烦恼。


随着八十年代的逐步开放,他的在美国一所大学当校长的哥哥联系到他试图让他移民美国,他思量后还是拒绝了,因为他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然后因为没有结婚的缘故,他只得和当时的年轻人一样蜗居在这处不到四十平米的最小套房子里,之前不得而知但无疑住处更差。


他的在中科院上海分院做博导的的弟弟时不时派自己的学生顺道来看望他。



在他的小房子里,VCD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放着,有时候电视机也开着却不开声音,VCD里的音乐和电视机的画面合成了一种奇异的效果。他调侃着自己他这一辈子主业没做出什么,副业倒做得不错。


他的一日三餐就靠着智能所里隔三差五有人负责给他送点吃的,衣服常年就是睡衣。作为一个已经七十多岁又不善料理家务的老人,他的卧室难免会有一种腐败的气息。


在我这个也是烂五常的人收拾几回后渐渐也失去了耐心,而且当时的我也正面临着家庭的矛盾和学业工作的压力早已自顾不暇。于是,随着我的搬离便很少去他那里以至于渐渐失去了联系。


只是几年后我再一次路过三里庵时,远远地看到一个处着拐棍的枯瘦的穿着睡衣的老人正在艰难地从国购广场去往隔壁的梅山新村的路上。这正是杨老,但我已无勇气上前搀扶,而是熟视无睹地走开了。


人世的艰难大致就是如此吧!

1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5-29 13:47 , Processed in 0.09993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