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茁壮的猫咪

http://www.niubo.cc/?9509

李清照的袍子与蚤子

热度 6已有 572 次阅读2017-11-27 18:05 |个人分类:杂论|系统分类:小说·诗歌·随笔| 李清照, 女性主义, 宋词

早年读到纳兰词,最为后两句“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击节。赌书泼茶、红袖添香与共话巴山夜雨,是文人理想婚姻的经典场景。赌书泼茶的主角是李清照与赵明诚。李清照出身官宦世家,师从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晁补之,少年时已才名远播。“善属文,于诗犹工”,晁补之多对士大夫称之。公公赵挺之官至宰相,夫婿赵明诚是金石名家,夫妻志趣相投,赌书泼茶,尽得闺中雅趣。李清照的白富美兼具才华的人设,简直是自带IP,明清以来获得了比同时代男性文人更多的关注。即便后来父亲李格非被列为元祐党人革职遣返山东,公公赵挺之也被蔡京排挤贬官过世,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妇回青州老家生活,访古寻诗,也“如葛天氏之民”。用鲜花着锦来形容她的前半生也不为过。
靖康之难后,赵明诚病逝,李清照独身一人携金石难逃,颠沛流离,金石散佚,以残病之躯再嫁,旋即打官司离婚,桑榆之年落入人生谷底。宋代社会对于女性改嫁还不像明清那样严苛,但因为理学的繁盛,“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程颐语)已是士大夫阶层广为接受的女性操守。改嫁已不光彩,改嫁后旋即离婚,更是离经叛道,“难逃万世之讥”。因为一阙《声声慢》,很多人以为李清照自此在凄凄惨惨戚戚中度过余生。不要让出身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李清照才不是傻白甜小姐姐,格局见识甚至胜过精英阶层的绝大多数男子,她着实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晚年的李清照,是赵明诚的命妇,是南宋最著名的金石收藏家和研究者,是士大夫阶层普遍认可的才女。
敢二婚,更敢离婚。南渡之后,李清照身体孱弱,又无可依傍,加之与赵明诚二人的金石收藏已颇有名气,所到之处一路被豪强、土匪、官兵甚至朝廷觊觎,李清照急需找个依靠,于是仓促间嫁了张汝舟。在《投翰林学士綦崈礼启》中,李清照说到离婚的理由是,张汝舟觊觎李清照保管的金石收藏,谎报自己的职务骗婚,婚后侵吞金石收藏不成,对李家暴。
在宋代,已婚女子除非发生扒灰乱伦等事,否则无权提出离婚。同时,法律还规定,任何人起诉家中尊长(父母、丈夫等),无论对方是否有罪,原告都将被拘禁两年。为了踹掉渣男,李清照只得以“妄增举数入官” 指控张汝舟。因为李清照与张汝舟结婚时,离赵明诚过世尚不满三年,最后判决张李婚姻无效,张汝舟被免职并发配到柳州。既然与张汝舟的婚姻无效,李清照自然还是赵明诚的命妇。回归赵李联姻,是李清照重获政治地位的唯一且最有效的路径。总之,李清照的努力效果非常明显,1143年她创作了节序颂诗和贺春帖子敬献给皇帝、皇后和夫人,证明她已经恢复了赵明诚命妇的身份。
历次流散之后,李清照仍保留相当可观的高品质藏品。
李清照在1133年向南宋朝廷敬献了自己的收藏,已知的有《哲宗实录》和蔡襄的真迹。哲宗是北宋最富争议的皇帝之一,这部为他修撰的实录有近200卷的篇幅,其规模和体积十分庞大。李清照在《后序》的尾声历数了剩下的典籍,声称自己“所有一二残零不成部书册,三数种平平书天而已”。根据《后序》中对收藏散佚的描述,我们无法想象她竟还藏有一整套《哲宗实录》。另外,1150年李清照在临安造访了米友仁,随身带来两幅米芾的书法作品,而米芾正是米友仁的父亲。李清照请米友仁在卷轴上题跋。这两篇跋文如今都保存了下来,并明确提到李清照此次拜访的目的是请米友仁验明真伪,确保他们是米芾的真迹。米芾的书法作品价值连城,特别是经过其子认证题跋后。青楼女子杜十娘尚知道预留百宝箱,何况李清照这样见惯人生起落的大家呢。
离异后的几年,是李清照一生最高产、最具创造力的阶段。
除了继续填词作诗,她还转向了文章与赋体创作。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她写下了若干篇重要作品,其中最知名的就是《金石录后序》。另外,《上枢密韩公工部尚书胡公》及“打马”主题作品,隐含政治及军事指涉,更体现了李清照对南宋偏安一隅形势和苟且偷安绥靖政策的洞若观火,超过了当时绝大多数男性的见识和谋略。通过一系列的创作,李清照已经走出了《投翰林学士綦崈礼启》中沉重的羞耻感,将自己重塑为一个自信而有持守的女性。
一个女性,在理学大盛的宋代能在男性创作者中突围并脱颖而出,除了耀眼的才华,还必须有看得清自身性别局限的格局眼界和虚与委蛇步步为营的能力。 即使在最顺遂的时候,李清照也面临着任何创作者都有的认可诉求。李清照有一联佚句,“诗情如夜鹊,三绕未能安”,写她如何写诗。李清照去世后不久,文人周煇就在他的笔记中写道:顷见易安族人言,明诚在健康日(1128-1129),易安每值天大雪,即顶笠披蓑,循城远览以寻诗。得句必邀其夫赓和,明诚每苦之也。李清照清醒地认识自己的才华,并自觉地把文学创作作为生命存在的意义和毕生的追求。
在宋代仍然是男性把控着文学的领域,作为女性在家庭之内创作,唱和取悦男性可传为佳话,但其作品不宜外流,比如程颐的母亲,颇有才学,却少做诗,其去世时,仍叮嘱儿子将其所著烧掉。在这种社会氛围下,已颇具文名的李清照用“学语三十年,缄口不求知。谁遣好奇士,相逢说相斯?”,称自己本不求闻达于世,是其他文士宣扬了她的名声,为自己的才华辩护。
在诗的领域,因为要刻意淡化自己的女性身份,李诗以雄浑著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从流传下来不多的几首诗中,我们仍能感受到李清照“善属文,于诗犹工”的诗才。李清照有一首咏古绝句“两汉本继绍,心事如赘疣。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诗中将上古两个王朝征服事件(商汤灭夏,武王伐纣)与王莽篡汉相类比,这明显是在谴责北方的刘豫傀儡政权,朱熹在征引了这首诗后评论道“如此等语岂女子所能?”,这也代表了宋人对李清照评价的一个主流,不管李清照的作品是否比同时代的男性作品优秀,得到“岂女子所能”就是最高评价了。
在词的领域,除创作佳作外,还写作了《词论》,眼界之高、点评之利,在词学评论中别开生面。一方面她并不否认词是“卑俗文体”,但又并不将之与“斯文”对峙,与欧阳修等人试图为词体辩护相比,李的见识似乎更高一筹。另一方面她坚持词体独有的韵律特征,指出前人在这方面善乏可陈,而真正能领会此中精妙的知音又寥寥无几,她还指出一群男性文人因其修养气质与词体创作并不相称,填词不过是自取其辱。李清照从柳永到晏几道,到王安石、欧阳修、苏轼,各有臧否,称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而她自己,无疑就是这个懂得词的妙处的人。
然而,至少在宋代,李清照的创作成就并没有获得与同时期男性文人的同等待遇。宋朝文人词,苏轼词留存二百多首,辛弃疾词留存六百多首。李清照生前作品虽结为《漱玉词》,但不知为何竟没有留存下来,现存二十三首作品均来自宋人所编的各类女性词集,另有三十四首存疑作品尚无法证实。
自传式解读是对李清照创作能力的矮化。虚构能力是创作者的基本能力,我们对于女性作者,往往会不自觉地使用自传式解读的形式,也就否定了她们作为一个创作者的虚构能力。
诗言志的强大传统,要求世人做到言为心声。但词毕竟是和乐的歌词,歌者本人并非词作者,而且二者性别往往不同,对于男性词作者,读者很容易与词中角色及对象的分离。但对于女性词作者,则习惯性落入自传式解读的窠臼。
揣测其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性别的自大使具有话语权的男性文人对女性创作能力的认识停留在写实言志的阶段,不认为女性具有虚拟创作的能力。
另一方面,可能是阅读过程中的偷窥心理。就女子诗文不宜外传而言,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人们会以性别眼光窥探它所流露的情感,对少数流传在外的女性作品而言,无论有意无意,读者尤其是男性读者会倾向于偷窥隐私般的阅读,他们借以观察女作家最私密的时刻、情感身世,乐在其中。
但即便在当代,人们对于李清照的作品仍习惯于自传式解读。人们可以质疑系名李清照的词作真伪,可一旦被认定为原作,就会被立即安插进她的生平,帮助学者重构词人的身世。当然,知道一个作家的生平有利于帮助我们理解她的作品。除了晚期作品,李清照的作品都没有纪年,不能顺便作为印证作家生平的证据,否则便成了循环论证。
另外,当代,人们常引用 《点绛唇·蹴罢秋千》 来代入李清照婚前娇俏少女形象,引用 《丑奴儿》来代入婚后与赵明诚传情的少妇形象,而这两首,恰恰都是存疑作品。《点绛唇·蹴罢秋千》最早出现在1554年杨金本《草堂诗余》,题为苏轼之作。《丑奴儿》约1600年出现在《花草粹编》系名南宋初期词人康与之。
5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Perhour 2017-11-28 14:47
甚是好文。弱弱地说,结论有点点问题,自传式解读作为一个方法并没有错,错的是用的对象这回不适合。只是由一两首诗或者一两段记载了解一个人不那么简单,有时候没有别的资料这些方法还是有效的呗。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2-11 15:45 , Processed in 0.05601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