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茁壮的猫咪

http://www.niubo.cc/?9509

只想,体面地便便

已有 483 次阅读2017-1-6 16:21 |个人分类:趣味|系统分类:社会·时事| 女性, 洗手间, 不便

“我想生个儿子。”处女座范范计划生个娃。


眼看酷女孩人设就要崩塌,水瓶座好奇宝宝迫不及待要扒出封建残余的尾巴。


“因为带出去玩,可以站着撒尿。”范范面无表情地回答。“公厕都那么脏。” 


当真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了。人活着,无非吃喝拉撒睡。饱暖思淫欲之前,最先要解决的是“拉”和撒”的问题。


古罗马人承袭了希腊人对身体的爱和崇敬,对排放体内的废物不感到难为情,公厕是最受欢迎的社交场所。厕所通常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马桶与马桶之间并不用隔板隔开。水通过铅管道或者看得见的水道,从建筑物里的蓄水池流出,到达厕所所在的屋子里,流向一排排座厕前面的水道,然后在厕所下面绕一个圈,冲走排出的粪便。据游历诗人奥林匹德罗斯记载,迦太基的安东尼努斯浴室,是古罗马帝国最大的浴室,仅厕所里就有1600个大理石座椅。


古罗马自由人的小日子那叫一个舒爽。在角斗场眼看着自己最喜欢的角斗士,被狮子撕咬着吃掉,因此损失了点赌资,走出角斗场时,难免有些沮丧。好在,不远处就有一家浴室,只需要花很少的钱进门,脱掉外衣,存入图案标识的柜子(记住,那个画着3个人愉快玩耍、姿势扭曲表情痛苦眼神愉悦图案的是你的),穿着简单的内衣做几项体育运动(他们才不会像希腊人那样傻缺,喜欢裸体做运动)。随后到宽敞的公厕拉个屎,顺便与隔壁交流一下城中八卦,及伊壁鸠鲁学派健康饮食与大便气味的关系。每个座位面前都有一根棍子,一头绑着柔软的海绵,沾着面前水道中的水清洁干净某些部位后,接着到浴室,在奴隶的侍候下,擦上麝香味的橄榄油刮垢去污,蒸个桑拿,洗个冷水澡,洁净的同时,又强壮了体魄。走出澡堂,出门右转就是妓院,有作为战果的风骚蛊惑的异域女子,也有鲜嫩美少年,丰俭由人,各取所需。当然,你也可以出门左转,像先贤苏格拉底那样回家,先打雷、再下雨,领略相思风雨中的妙处。


马克思说,历史总是螺旋式上升的。在罗马帝国之后,欧洲历史的车轮倒退了,便便变成一件羞耻且肮脏的事情,与享受扯不上一丁点儿关系。


乡村在处理排泄这件事上都有更多的空间。农民自家有茅坑,收集粪便,简单发酵后作为肥料滋养农作物。假如兴之所至,更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或听夏虫啁鸣,或嗅草木芬芳,或赏白雪皑皑,人和自己的排泄物以及自然前所未有地和谐相处。因产量有限,农民甚至需要购买粪便补充肥料,“肥水不流外人田”闪耀着经营智慧光辉。而城市中,冒着被泼中的危险在腌臜的大街上收集粪便的清洁工或守夜人,通常收入颇丰。


进入中世纪,人们纷纷涌向大城市生活,除了在街道角落里挖茅坑,或者直接在河流或污水坑上面建造公厕,人们没有地方可以大小便。


普通的城市吃瓜群众没条件穷讲究,家中日常使用的是各种材质的手拎马桶。积攒了一家老小的排泄物后,趁夜色不明,通过临街的窗子或后门,朝街上一倒,善良的人不忘提醒一声:gardy loo(小心,水!)! 这个时期,在英国、法国和大部分欧洲其他国家的大街上行走,是一件十分倒胃口的事。


同时期的大北京,由于寥寥几个公共厕所还都是收费的, “故人都当道中便溺”,不仅普通百姓这样做,一些官员也带头这样做,城内“重污叠秽,处处可闻”(《燕京杂记》)。直到清朝末年,北京各街道遍修厕所,不准随地便溺,而且出现了大粪车,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观。


豪贵家庭不再满足于一个隐藏在角落里的便桶。于是就有了“衣柜”,一个单独封闭的小房间,放置石头和木头的马桶,马桶中间有一个洞,排泄物通过这个洞直接掉到下面的道路或护城河里。这种处理方式,从伊丽莎白的温莎城堡到西藏的布达拉宫都广为使用。


豪贵阶层除了试图与便便王不见王外,还妄图吃得香拉得也香。在感官享受上,中国人则精巧的多。《世说新语》记:“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干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把用来塞鼻子的红枣当做入厕的零食,把用来洗手的澡豆泡水喝掉,王敦出身琅琊王氏,也是系出名门,在金枝玉叶的讲究面前,糙得倒像乡野小子。土豪石崇厕内,有十几个侍女伺候,煎甲粉、沉香汁齐备,出来还要换套新衣服。欧洲人则稍显缺乏想象力,最多像伊丽莎白女王那样,用羽毛倒进马桶垫底。


直到19世纪,抽水马桶和排污管道的出现,欧洲才有了干净的街道,但污水最初都排到了城市的护城河或者就近的河流,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多,河流不堪重负。泰晤士河、塞纳河都一度成为霍乱的源头。SO,我们现在看到的杨柳依依的护城河,或飘着咖啡香颂的文艺左岸,过去并不是你侬我侬的好去处,除了臭气熏天,还是大肠杆菌、霍乱最大的温床。万一不小心掉进去,从此就真得是个废人,或者废鬼了。


从阳光雨露到美味佳肴到排泄物,通过抽水马桶、排污管道到化粪池,经过污水处理,相对清洁地排放到河流或者大海,顺利完成一次大循环。世世代代无穷尽也。


城里人适应了抽水马桶带来的卫生、便利后,很难再接受农村原始的卫生条件,茅坑成为城里媳妇眼中农村的原罪之一。


 从城市过渡到农村的,一般是加油站公厕,除了涂鸦,还有不知年代的便溺残留。几乎都要惦着脚尖、捂着鼻子、隔着纸巾尽量不直接触碰所有设施,能避过重重机关全身而退,都值得庆祝。赵国两大油企,覆盖了城乡油站网络,加油站的机器越来越高大上,便利店也宽敞明亮,唯独洗手间还留在80年代。卖着全球最贵的油,却连个像样的公厕都不愿投入。不奢望与赵国国企谈社会责任,也不指望油价与国际同步,建个像样的公厕总可以吧?!


 城市公园、体育场的公厕卫生情况也好不了多少;高级商场人流量大的时候,也一样是味臭、地湿。上洗手间除了考验眼神儿,更考验肺活量。


 近年,新建的公共场所,洗手间纷纷安装座厕,卫生状况甚至赶不上蹲厕,着实让便便变得很不便。


公厕座便不洁净,一方面是因为群众的蹲厕行为先污染了座厕。普通座便理所当然被默认为蹲厕,即使是自动换坐垫套座便器,有人练功夫蹲马步到腿抽筋,有人座便当成蹲便用碰到豆腐渣工程悲剧不忍卒视,还有个别人类合二为一一脚马步一脚蹲,各显神通。不管何种方式,不让座便器内的水溅到身上,都是一门技术活,可媲美跳水运动员的“压水花”技术。毕竟掌握这绝活的人是少数,多数人都把座厕蹲一塌糊涂,让下一个使用者难堪。


西方中小学生的行为规范,关注的都是日常学习生活的“小儿科”细节,比如要求学生“认识到没有一个人是生活在真空中的,那些看起来纯粹是属于个人范畴的行为,实际上常常会影响到自己周围的人或影响到所处的社会”。我们这里强调的却是诸如“珍爱生命,注意安全,锻炼身体,讲究卫生”、“自尊自爱,自信自强,生活习惯文明健康”这种不着边际的口号。在大道理之下,我国现有8000多万有大学学历的人口,义务教育普及率也达99%以上,可社会基本文明水准未见提高到什么程度。


另一方面是城市的社会服务未升级,清洁消毒不及时。公共服务管理者尚且没有把如厕上升到尊严的高度,没有把提供干净卫生的洗手间作为一项必须达到的硬指标,工作人员也就得过且过了。


 据说公共场所装置座便有几个方面原因,一是座便器比蹲厕更能体现城市档次,与国际接轨;二是方便残疾人、老年人使用;三是座便器不会出现水渍四撒的情况,同时,也不会产生蹲便器那样气味四散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更有利于促进环境卫生;还有一点,就是建造成本高,回扣更高......


然而,没有卫生保障,何谈与国际接轨及方便残弱?至少在目前的现实条件下,全部采用座便的决策,表面上是不接地气、盲目跟风、推卸潜在事故责任和环境维护责任,本质上是懒政。如果不能使座厕的卫生达标,能否采取折中的方案,同时采用蹲厕和座厕,并适当标志,让使用者各取所需?


 能体面地便便,是衡量城市文明的标准,也是吃瓜群众的中国梦。从目前的情况看,生个儿子确实是处女座范范的最佳选项。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更方便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妞博更方便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7-25 18:25 , Processed in 0.05823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