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007xiaodigdang

http://www.niubo.cc/?9694

八十二章:请你乖乖做个善良小孩

热度 1已有 457 次阅读2016-12-25 11:43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西门庆, 肯尼迪, 二手货, 谈恋爱, 美国

陈敬济踏上了东京筹钱之旅,不再细表。


吴月娘一早让春鸿去叫薛嫂,要卖秋菊。(春鸿就是西门庆那两个唱南曲儿的书童之一)


春鸿走到大街上撞见了应伯爵。


应二哥别来无恙啊。


应伯爵从春鸿的口中得知了小潘和陈敬济的故事,又热心地替春鸿琢磨起前程来,极力劝说春鸿到张二官家。


还记得李娇儿吧,也是通过应伯爵嫁到了张二官,虽然说应伯爵做猎头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讨好张二官儿,可我一直都很疑惑张二官儿为什么要娶李娇儿,李娇儿从头到尾的标签有以下三个:


第一.肥胖,还不是一般的胖。


第二.爱钱(当然,钱大伙儿都爱,可钱对李娇儿来说是信仰,是宗教)


第三.年纪大。


你说张二官儿想娶什么样儿的没有,为什么非得接手这样的二手货。


思来想去,这或许跟一种奇怪的心理有关:你西门庆曾经那么风光,可现在的提辖官是我张二官;你的二夫人,现在也是我的了!


光想想就嘴巴乐开了花。手感和使用心得未必好但却能带来好心情。


港剧怎么说:做人,最要紧的是开心。


这就跟希腊船王本来和杰奎琳的妹妹谈恋爱,却在搭上其姐之后一脚踢开其妹迎娶杰奎琳,原因只有一个:她曾是肯尼迪的老婆。


并不是为了开拓美国市场,相反,他清楚自己的生意会受到巨大的负面影响。


可他非常乐意。


我在你曾经的领地驰骋、流汗,不枉此生。


女人结婚就一定比黄花闺女贬值?非也非也,要看是什么已婚妇女和什么黄花闺女。


现实中的实例太多太多,懒得举。


回到剧本:秋菊倒是不折不扣的很黄花。


春鸿这小子十分机灵,自忖在西门家也再没有职业前途,扒倒地下就磕了个头:“有累二爹。小的若见了张老爹,得一步之地,买礼与二爹磕头。”


伯爵一下拉起他说:“傻孩儿,你起来,我还要你谢,你哪里有钱?”


春鸿道:“小的去了,只怕家中大娘抓寻小的怎么办?”


伯爵微笑:“这个不打紧。我问你张二老爹讨个贴儿,封一两银子给他家。他家银子不敢收,不怕不把你不双手儿捧着送了去。”


俩人商议完毕,春鸿往薛嫂儿家,叫了薛嫂儿。见月娘,领秋菊出来,只卖了五两银子。


不值钱的秋菊,就是卖不上价。


应伯爵私下领春鸿到张二官宅里见了。张二官见他生的清秀,又会唱南曲,就立刻决定留下。


出来混,长相重要吗?


出来混,都是卖的,你说呢?


于是派人拿了拜贴儿,封了一两银子,送往西门庆家,月娘见是提刑官张二官,不敢不给,银子也不曾收,只得让人把春鸿的箱子送到张府。


春鸿跳槽成功,应伯爵又一次欺负了人家孤儿寡母。


西门庆夜晚托梦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应伯爵惊醒,旋即释然:你都走了这么久了,别再来叽叽歪歪。


应伯爵对张二官说:“西门庆第五娘子潘金莲生得标致,会一手琵琶。百家词曲,双陆象棋,无不通晓,又能写字。因为年小守不住,又和他大娘斗气,今打发出来,在王婆家等嫁人。”


应伯爵一直惦记着小潘,虽然明知自己染指不上,但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能帮着别人搞到也是好的。


一颗垂涎的心。


这张二官派人去王婆家询问,王婆狮子大开口要一百两银子。派去的人来回讲了几遍,还到八十两,王婆还不松口。


张二官儿本来还在纠结,春鸿来后告诉他小潘是因为和女婿私通才被打发出来的。


这张二官就不要了,对着伯爵说:“我家现放着十五岁的小儿子上学攻书,要这样的女人来家做什么?”


李娇儿又对张二官说:“潘金莲当初用毒药摆布死了武大,到西门家后又偷小厮,还把李瓶儿母子害死了。”


张二官儿不仅打了个寒颤,通体发凉:妖孽啊!妖孽!


话分两头。


庞春梅被卖到了守备府,守备见她生的标致伶俐,举止动人,心中大喜,一连在她房中歇了三夜。(再次对比一下秋菊同学)。


给了她宅院和仆人,又立她做了二房。


大房娘子一目失明,吃长斋念佛,不管闲事。看来吃斋念佛是古代正室的必修之路。


否则就得像吕后一样,甄嬛一样。


大房娘子的未来就在佛魔之间:成佛还是成魔,come on。


哈姆雷特点头附和着: to be ,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啰嗦! 一边儿去。


春梅自此之后掌管了内院所有大权,泼辣的行事风格终于找到了发挥的舞台。


.........

干什么干什么,我打开任督二脉

干什么干什么,低贱丫头的招牌,已被我一脚踢开

哼!


她听薛嫂儿说,金莲出来在王婆家聘嫁,晚上就哭闹着对守备说:“俺娘儿两个,在一处厮守这几年,她大气儿不着呵着我,把我当亲女儿一般。只知拆散开了,再也见不着。不想今日她也出来了,你若肯娶她来,俺娘俩儿还在一处,过好日子。”


又夸她生的好模样儿,诸般词曲都精通,又会弹琵琶。聪明俊俏,百伶百俐。属龙的,才三十二岁儿。“她若来,奴情愿做第三也罢。”


小潘此生,还是没有虚度的,有了陈敬济的痴心,又得到了庞春梅的真情。


看似亲密无间的闺蜜,能有这种真情,绝对是世界第九大奇迹。


两个彼此视为好兄弟的男人,会因为第三者的介入而出现罅隙(无论是血缘上的或是后天结拜的);而女人之间则根本无需外力,可能只是对方的境况突然间稍微好了一点儿,多年的友谊便立刻分崩离析。


有的时候,连这个可笑的原因都没有,莫名其妙的小心眼,不着调的嫉妒心。


所以才有这个段子:我也希望你过的好,但一定不要比我好。


更别说像春梅这样,把好不容易得来的江山,拱手相让。


即便是七月与安生,也是相爱相杀,最后活着的一个人带着无比假惺惺地,真挚地,分裂地深情。


要是俩人之中并没死人呢。


噢!那继续伤害啊!


等到作不动的时候再上演一出:人生若是如初见,匆匆那年,相视一笑泯恩仇。


然后流着泪互相拥抱着说那些男人们都是过客,只有彼此才是真爱。


是不是自欺欺人很有趣儿?又不是同性恋。


所以说庞春梅此举,简直是顶天立地、肝胆相照、两肋插刀、豪情万丈。


堪比萧峰:聚贤庄中,对阿朱的深情。


小潘,你决计做不到对春梅如此。


守备就派手下亲随张胜、李安封了二方手帕,二钱银子,往王婆家相看,果然好个出色的美人。


王婆一开口称她家大娘子要一百两银子。张胜、李安讲了半日,还到八十两,王婆不肯,不转口儿,就要一百两:“媒人钱不要便罢了,100两少一厘也不行。”


这张胜、李安只得拿回银子来禀守备。春梅又开始哭哭啼啼:“好歹再添几两银子,娶了来和奴做伴儿,死也甘心。”


守备只好又差了大管家周忠,同张胜、李安去王婆处,添到九十两上。


王婆很傲慢地说:“要是九十两,还要等到如今,早就被提刑张二老爹家抬去了。”


周忠恼了,吩咐李安把银子包了,说道:“三只脚的蛤蟆找不到,两只脚的老婆还愁娶不来!这老淫妇儿狗眼不认人,张二官儿怎么了,俺府里老爹管不着他?要不是新娶的小夫人再三在老爷跟前念叨,要娶这妇人,平白出这些银子,要她何用!”


俩人骂骂咧咧,王婆心中惦记着陈敬济的一百两,随他们骂,只是不言语。


二人到府中,回禀守备说:“已添到九十两,还不肯。”守备说:“明日就兑给她一百两,拿轿子抬了来罢。”


周忠说:“爷就算给她了一百两,王婆还要五两媒人钱。且放她两日,她若再张致,拿到府中拶她一顿拶子,她才怕。”


正常情况下,这也就是一个讨价还价、心理较劲的过程,周忠不过是想杀杀王婆的嚣张气焰,守备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但就是这短短几日,却直接导致了小潘的死亡。


小潘是周忠害死的吗?毫无疑问不是。


是王婆害死的吗?


是武松害死的吗?


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是谁?


自古机深祸亦深,


休贪富贵昧良心。


檐前滴水毫无错,


报应昭昭自古今。


不管你,信与不信。


请你乖乖做个善良小孩。


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



PS: 有些文章我都没有发,有兴趣的朋友请加我的个人公众号:林蔚安


1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5-30 04:59 , Processed in 0.0582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