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007xiaodigdang

http://www.niubo.cc/?9694

八十三章. 嫁给男神

热度 3已有 478 次阅读2016-12-31 22:45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话说武松被发配孟州充军之后,多劳施恩照顾,没有挨打反而好吃好喝的挺自在。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


想想当年太子丹当年如何对荆轲:封为上宾各种待遇自是不必说,一起听曲儿的时候,太子丹注意到荆轲一直在看一个琴女的手,便问他是否喜欢那女子的手,荆轲回答是,太子丹就把让人把琴女的手给砍下来送给荆轲了。


都到这个份上了,荆轲你拿什么来回报?


只有:拿命来。


施恩显然熟读了这个故事,然后用同样的手段和微小的成本也让不可一世的武松赴汤蹈火去了:快活林杀蒋门神,张都监(这些情节和《水浒》一样)。


武松被重新发配,去往安平寨。施恩写了书信,封了100两白银给知寨刘高,托他照顾。


谁知道走到半路,遇到大赦,武松便回到清河县,清河县令既往不咎,仍让他做都头。武大郎留下的女儿迎儿此时已长到19岁了,便和叔叔生活在了一起。


迎儿,这个苦命又可怜的角色。


当初武大还活着的时候,她就是潘金莲的奴仆、出气筒,武大郎对此心知肚明,曾对郓哥说:“我先妻丢下个女孩儿,朝打暮骂,不与饭吃。”


却只是旁观,毫无作为。


我一直写人要选择善良。


但善良不是软弱,善良的前提是能够自保和保护自己的孩子:遇到恶狼的时候不是哀求,是要拿起猎枪。


就比如那些遇到家暴的人:基本上没有第一次就被打死的,都是在后来反复、多次的折磨中致死。


既然第一次没有死,你就绝不会因此而死:虽然体力上男女是无法拼的,但可以借助外力啊:要钱干什么用的?钱能解决许多的问题,不细说了,有教唆的嫌疑。


没钱也有没钱的解决方法。(这个不能展开写,要不然得一大篇)


总之,任何情况下:你对恶势力妥协谄媚,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你自己。


懦弱的武大郎眼睁睁地看着潘金莲折磨迎儿,不出面制止,自己马上也成为了最大“受益人”。


武大去捉奸,被西门庆踢了窝心脚,一病五日不起无法动弹,汤水不见,叫小潘又不应。


小潘吓唬迎儿说:“小贱人,你要是不对我说,给了他水吃,看我怎么收拾你!”


迎儿便听着武大郎喊破了喉咙,也没有给过他一口水喝。


武大郎气得发昏,嗓子像被烙铁烫过:怪谁呢?


现世报。


后来,小潘嫁走了,迎儿不知道是怎么混下来的。


叔叔回来了,迎儿顿时觉得自己有了靠山,她焚香祷祝感谢上苍,以为从此便可以平安喜乐了。


孩子,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并没有什么靠山。


武松听人说:“西门庆已死,你嫂子又出来了,如今还在王婆家,早晚嫁人。”


武松的血液沸腾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是因为爱情。


这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超级强大:爱与恨。


可以排山倒海、伏虎降龙、无坚不摧、搅乱乾坤。


武松第二天,便提着重金来提亲。


对王婆礼貌有加,态度恭敬、诚恳之至。


小潘在帘内听见武松说要娶她看管迎儿,又见武松在外出落得更加帅气,嘴巴还变甜了,心下暗忖:“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


等不及王婆叫她,自己就出来了,给武松深深道了万福,一双含春妙目凝视着武松。


小潘是失心疯,王婆是要钱不要命:武松是什么人不清楚吗?你们合伙干的事儿心里没数吗?


一个人是不能从本质上改变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有一种可能性:他砍不动了。


武松可是正值壮年,血气方刚。


我认同因果之说,也赞同对佛家诸多观点,可我并不信佛,原因之一就是:佛相信人人皆可度,我却觉得那些所谓可度之说只不过是到了无处可去之处,出于自保、恐惧或者对生的贪恋勉强接受的一种出路。


王婆狮子大开口要100两白银。


武松爽快答应:“我给你100两,另外再加5两答谢费。”


王婆高兴地屁滚尿流:“还是武二哥知礼,这几年在江湖上见多识广,真是好汉!”心里那个美啊:“不是在做梦吧,好像顺利地不像是真的。”


但凡好事,必定多磨。


王婆亏你还是个做生意的,不是答应好了人家陈敬济的吗?怎么一点儿诚信都没有啊。


王婆翻着白眼:“得了吧,那小子早就脚底抹油溜了,你还真以为小潘能卖100两?100两可以买好多个美女还能再顺便投资套房产,谁这么冤大头。”


小潘听了更是心花怒放,走到屋里泡了浓浓的一壶瓜仁茶,双手递給武松吃了。


王婆又说:“买主很多,奇货可居,你要是真心娶你嫂子,那可得抓紧点儿,我都打发了一堆人了,常言道先下米先吃饭,千里姻缘着线牵,休要落在别人手内。”


小潘也附和着:“既要娶奴家,叔叔抓紧些。”


武松说“明日就来兑银子,晚上就请嫂嫂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武松就把105两银子送来了,又约好了晚上就来迎娶小潘。


王婆看着那一堆银子,思来想去,纠结半天,最终凿下二十两,到月娘处交割清楚。


月娘问:“被谁娶走了?”


王婆笑:“兔儿沿山跑,还来归旧窝。嫁了他家小叔,还吃旧锅里粥去了。”


月娘听了大惊,脸色大变。


可王婆此时盘算着:“85两白银,这种买卖好啊!”高兴地合不拢嘴,哪里还有心思看月娘的表情。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王婆告辞,月娘急匆匆地跑到孟玉楼处说:“往后她要死在他小叔子手里了。那汉子杀人不眨眼,其肯罢休!”


月娘怎么突然间关心起小潘的安危了,她不是十分讨厌她吗?


是的,她依然讨厌她,她去找孟玉楼不过是为了八卦。


她只是想过过嘴瘾,当当预言帝。


真想救小潘早就派人去提醒了。


孟玉楼,小潘这昔日的精明的好姐妹呢?


呵呵。两个女人摇头叹气,聊了很久,瞬间觉得彼此又走近了一步。


王婆的院中,小潘沐浴更衣,精心装扮,放声高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一生之中,从来没有过如此兴奋的时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转了这么一大圈,最终还能嫁给武松,是武松不是别人啊,是当年一眼就看上的意中人,那个威风八面的打虎英雄。西门庆没法和他相比,陈敬济给他提鞋都不够资格。武松,就是小潘的男神啊!


小潘越想越美,心驰神往:“我还是和他有缘分啊!”


小潘,嫁给男神好吗?


这种生物,只适合远观。


说到缘分。


“十年修得同船渡”,那是对古人而言,古代女子一年之中也就两个节日可以出门逛逛。


所以青楼、妓院承担了男性能够看到、观赏、触摸异性的重大职责。


现代社会这一条早就不成立了:要不然每天地铁里挤得面贴面,身体毫无缝隙那得是修炼多久。


以前认为,能够相遇结识便是缘分;现在不这么想了:所谓缘分,是你根本无法错过的相知。


同样的理论也适应于机会:稍纵即逝你没抓住的那不是机会,它根本不属于你,机会是你错过了,它还会再来。


没有那么多的偶然、巧合。


你以为的巧合,不过是另一个人用心的结果。


就像席慕蓉写的那首诗: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PS: 有些文章我都发在了微信公众号里,有兴趣的朋友请加“林蔚安”,我在那里等你!
3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1-22 13:32 , Processed in 0.06043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