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007xiaodigdang

http://www.niubo.cc/?9694

九十三章:我用一转身的离开的你,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热度 3已有 385 次阅读2017-4-16 21:34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孟玉楼得了好夫婿,但世间的事情,都有正反面,哪有那么简单,好事儿都留给你一个人了。

 

李衙内原来的娘子去世了,却留了一个大丫头,三十岁年纪,名叫玉簪儿。

 

未娶孟玉楼时,玉簪儿和李衙内早已通房,虽然长的不好看,也并未得宠,毕竟和主子有一腿儿,自视甚高。

 

眼看孟玉楼和衙内如胶似漆,嫉妒之火熊熊燃烧,恨不得口中喷出三位真火把孟玉楼烧得尸骨全无。

 

嫉妒是个破坏力特别强大的魔鬼,而且擅长隐身术,会冷不丁地跑出来把毫不知情的对方害惨甚至害死。作为人类,嫉妒心属于出厂标配,多少有点儿,就如同虚荣心一样,皆为人性的弱点。

 

尤其是女人,男人要好许多。

 

我喜欢男孩儿性格的女性,受不了那种唧唧歪歪,鸡毛蒜皮的人。

 

但这嫉妒心和虚荣心都是可以克制和自我消解的,如果一个人总是嫉妒心满满,那他/她就是魔鬼本身,速速远离,别抱有幻想,以免被害;如果一个人总是虚荣心太强,那就是被魔鬼所操控,自身会被戕害,对别人倒是无妨。

 

所以如果非得在分别具备这两种品质的人之间选一个做朋友:选那个虚荣的。

 

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就是有人比你聪明、比你有钱、比你家庭好,或许你努力了一辈子所到达的终点不过是别人的起点。

 

每个人只要把自我管理好,根本没必要和人比较。

 

许多人都会在朋友圈配图发杨绛的那段话:“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貌似大彻大悟醍醐灌顶。

 

扪心自问一下:你到底是发感慨呢,还是真的明白?

 

言归正转。

 

玉簪儿脚底下使绊子,故意刁难孟玉楼,孟玉楼的性情还是属于相对温顺的那种,并不是王熙凤贾探春,玉簪儿更加不知道天高地厚,愈发的放肆起来,说话难听之极,什么:“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再也尝不到爹那东西的滋味了。”

 

孟玉楼连让她倒杯茶都指挥不动,玉簪儿脸拉得比谁都长。

 

孟玉楼自己偷偷地哭。

 

最终李衙内发现了事情的内幕,拉出玉簪儿爆打一顿之后,让陶妈妈去卖了。

 

玉簪儿其实太自不量力,摆不清位置,还是人太蠢。

 

争宠之间事儿的关键在于一个“宠”字,从来都没有被放到手心过,又如何能够胜出。

 

没错,玉簪儿和孟玉楼的共同之处是都和李衙内上过床,都曾颠龙倒凤:但一夜情和有感情本身是没法相比的,没有情,器官摩擦只是泄欲,泄完就结束了,留下的只会是不耐烦。

 

李衙内对孟玉楼一见钟情,这种情是最难能可贵的。


比起日久生情,增加了“怦然心动”这种最美好的词汇。

 

感情这东西虚无缥缈,却是人一生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我们活在一个婆娑世界,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便是“情”,不管是什么情。

 

修炼得无情无欲活上一千年也没意思,天天青灯古佛的诵读抄写,这样的日子过上几十年和过一天又有何分别?心如果不会动,和石头、木头又有何分别?

 

所以欧美的吸血鬼们都在各种情爱纠缠,他们,才是活明白的生物。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等你真正老了,便会懂得什么:钱、财、权势、地位皆为浮云,孩子也不是你的。

 

只有曾经属于你的,并且你付出过的感情,才是你真正的人生所在。


注意:必须付出,只是被动得到的感情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你现在能跑能跳欲望无边看到这些是会嗤之以鼻的。


但当你吃不动做不动,还没有完全痴呆的时候,就会明白我写的这段话。


许多男女之情开始时很美好,后来以狗血收场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情”本身不好,而是其中的某一方或者双方的感情参杂了别的因素。


还记得我之前所写的:我爱你,这与你无关的观点么?


这可以视为一个公式,如果你能用这个公式套入所有和感情有关的方程,结果都会是完美的。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会从你的立场来考虑。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会为难你。


因为我爱你,而你恰巧也爱我,我会更加珍惜你,和自己。


爱不是占有、控制、利益纠葛,把这些理清楚了,情所带给你的,都是美好的事情。


顺便来写个小故事吧,也算从旁佐证下以上我的观点。

 

中国的魏晋时期,是属于士族大户的美好时代,虽然并不像印度的种姓制度划分的那么清楚,但是每个人的阶级地位都是固化的。

 

每个生活其中的人都心知肚明:别妄想有改变的可能。

 

这个故事的主角来自于王家,书圣王羲之的家,王家是望族。(这也同时说明了自古以来搞艺术的家里都必须有钱,要不然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还有闲心练字?)

 

王羲之的第七子王献之属于王家大族里出类拔萃,翰逸神飞之人,与表姐郗道茂自幼青梅竹马,长大后结为夫妇,俩人恩爱缱绻,一对儿神仙伴侣。

                           

但那么出色的男子,怎么会被埋没,简文帝的女儿司马道福看上了王献之,无论如何一定要改嫁给他,最后由皇太后做主,皇帝下诏任命王献之为驸马。

 

可公主怎么能做小呢?

 

王献之没有办法拒绝,虽然他一度用自残来抗争,但他身后是整个王氏家族的利益,别无选择:一对爱侣只能劳燕分飞。

 

王献之做了东床驸马,地位显赫崇高,一生尊贵顺畅,但在临终前只留下一句遗言,记录在《晋书》里:“不觉有余事,唯忆与郗家离婚。”

 

他至死都耿耿于怀,曾经由婚姻所带来的一切花团锦簇皆为云烟,不曾入心,却只记得那些两情相悦的日子:想念是会呼吸的痛,深入血脉和神经。

 

白居易在老年时也这样写:身与心俱病,容将力共衰。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就如同一首歌那样唱:

 

我用一转身的离开的你,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3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5-29 13:39 , Processed in 0.06429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