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把女朋友公布在朋友圈?她同意了吗?
2016-12-5 00:09
/1/ 重阳节前夕,我爸妈参加一个机构组织的“金婚”活动,由机构出资去拍摄了几组婚纱照。我妈那么大年纪,第一次穿婚纱,第一次化妆,第一次涂口红……我从他们化妆开始跟拍,摄影师拍照时,我也用手机、相机拍了很多。 本来想发微信朋友圈来着,想想还是算了,我爸妈肯定不喜欢我晒他们。所以只把照片发在了“家 ...
64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比我们成功得多得多的……王健林还在路上,听说你想退休了
2016-12-3 10:28
1 昨天一大早,就看到朋友分享在群里的王健林的行程表,真假不可考,但还是引起了大家的一片感慨和唏嘘。 就是那种“比我们成功、有钱、优秀的人都这么努力,都起得这么早,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的感慨万分的句式。 这位62岁的首富,早上4:00起床,晚上19:10到达北京的办公室,一天之内飞越两个国家、三 ...
370 次阅读|0 个评论
“罗一笑事件”让我心生悲凉
2016-12-1 08:37
1 2004年,有个在商场做导购的同事被查出患了骨癌。她刚20出头,父母离异,母亲没有工作,带她和妹妹从东北迁移到内地生活,很不容易;她入职不到半年,当年还没办社保,医疗费没可能报销。公司得知消息,第一时间组织了内部捐款。 捐款的倡议书是我起草的,在会上宣读时,我极力地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 ...
617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愿你有一双慧眼错过渣男,愿你爱自己活到明天
2016-11-30 08:24
1 中国经济网女记者段丹峰结婚在即,因未婚夫潘某(合肥某电视台记者)劈腿同事,她在刚装修好的新房11楼跳楼自杀。 印象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类似的新闻出现。 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八年前的“人肉搜索第一案”? 北京某外企白领姜岩因丈夫出轨,从24层的家中纵身跳下。在自杀之前,她写下“死亡博客”,记载了自 ...
54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实习生,给老板拿个外卖又能咋地?
2016-11-25 09:52
1 继#90后拒帮领导订餐#的话题火过之后,因为公众号大V咪蒙的一篇《职场不相信眼泪,要哭回家哭》,实习生又火了。 前面一个话题说的是某电视台的一次策划会上,部门主任对一名90后实习生说:“开完会麻烦你给大家订盒饭,按人头,我请客。”该实习生很认真地说:“对不起,我是来实习导演的,这种事我不做。”引发热议 ...
58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3
在不该让手机铃声响起的场合保持静音,是有素养的表现
2016-11-23 09:47
在不该让手机铃声响起的场合保持静音,是有素养的表现
1 去学校开家长会,老师在讲台上介绍班级情况、分析同学们的考试成绩,台下有家长的手机铃声响起……明显感觉到老师的思路和话语被打断,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再讲。 家长会开了一个多小时,教室里电话铃声响起五、六次之多。期间有两个家长就在教室里、坐在孩子的座位上讲电话,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还是听 ...
510 次阅读|0 个评论
谢杏芳原谅了林丹,作为一个女人我对这事怎么看
2016-11-19 23:15
谢杏芳原谅了林丹,作为一个女人我对这事怎么看
1 作为一个不热爱体育、从来不看CCTV5的人,很惭愧对体坛明星所知甚少。傅圆慧上表情包那回,还把人家得奖铜牌给写成了“夺冠”,有个读者指出来了。瞧,偶尔追个热点都会出糗。 作为一个不热爱体育的人,我没看过林丹的任何一场比赛,看到《林丹孕期出轨长腿辣妹……》这样的文章标题,我还想:林丹是谁 ...
109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3
我们的城市没有地铁,把书丢在哪里?
2016-11-17 09:13
我们的城市没有地铁,把书丢在哪里?
昨天济南的同事推给我一篇文章,新世相的《我准备了10000本书,丢在北上广地铁和你路过的地方 》。同事觉得这个活动策划得很好,公司也可以借鉴这种方式组织类似的活动。 在她推给我之前,我已经在朋友圈看到了这篇公众号文章。微信上的很多“朋友”生活在北上广这些大城市。 新世相准备了10000本图书,要搞 ...
247 次阅读|0 个评论
谁不曾一边受伤一边自我疗伤?
2016-11-15 13:04
1 我鼻梁正中有个痦子。不知何时长出来的,小时的照片上没有,肯定不是胎记。等到家人发现,等我自己意识到鼻子上多了个黑点时,已经是初中生了。 这么多年来,有过很多次,我都起心动念把它“做掉”。但更多时候,即便每天照镜子自己也不会注意到——相伴多年,它已是我身体、容貌特征的一部分。我早已熟视无睹,接 ...
38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正是你的家教,养成了现在的你
2016-11-8 10:47
1 父母去南京参加初中同学聚会。送他们去火车站的路上,说起到南京后还要去拜会两个战友。 我忽然想起有个姓龚的叔叔是南京人。认识那个“龚”字时,我还是个学龄前的儿童,那时他已从部队复员回了南京。我没怎么见过他,但常听我爸提起他。当年,他家的阿姨带着儿子还在部队所在地的一家印刷厂上班,龚叔叔带着女儿 ...
55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9-24 09:34 , Processed in 0.08234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