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007xiaodigdang

http://www.niubo.cc/?9694

七十九章:上帝的长夜从来没有尽期

已有 335 次阅读2016-12-4 22:16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潘金莲, 白开水, 假想敌, 老婆, 朋友

陈敬济见卖了春梅,又不能往潘金莲那边去。月娘凡事不理他,只是加强防范,门户严禁,晚上自己亲自打着灯笼查看所有院落的门锁,然后才回房睡觉,让小陈这只苍蝇再也找不到任何蛋的缝隙。


月娘每天超级无聊,徒然之间多了这么一样运动和游戏,腿脚麻利,心情愉快,好像乏味的白开水中挤了一滴柠檬,徒然间有滋有味起来,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暗暗小得意。


有时候,让生活不那么沉闷需要的不一定是朋友,一个对手或者假想敌会更好,这样细胞才能活跃起来。


小陈无计可施,非常着急上火,无处发泄,只能和西门大姐闹,找茬大骂:“贱人!我在你家做女婿,说我吃你家的饭,我吃伤了!你家收了我许多金银箱笼,你是我老婆,反而不向着我,我是白吃你家饭的吗?”骂的大姐只是哭。


十一月七日,孟玉楼生日。玉楼安排了几碗酒菜点心,好意教春鸿拿到前边铺子,教敬济陪傅伙计吃。月娘阻拦说:“他不是东西,不要理他。只给傅伙计,不用管他。”


孟玉楼不同意。


月娘这人,办事其实一直很差劲儿:你这样逼陈敬济,想要一个什么结果出来?自己又有何好处?纯属损人不利己之举。既然是个当妈的,就得有个当妈的样儿,不能立威的时候摆出来身份,但做事儿却幼稚可笑。


春鸿送了一大壶酒,不够,陈敬济还要再去要,傅伙计说:“姐夫不要去要了,我不喝了。”


清朝入关以前,酒的度数都很低,因为满族以前居住的地方高寒,需要度数高的酒来起到保暖的效果,所以说无论是这个故事被安排的年代北宋还是作者所处的真实年代明朝,酒和现代真正的高度数白酒相比只能算是酒精味饮料。


所以,喝少了一点儿都不过瘾。


陈敬济不肯,定要来安再去要。等了半晌,来安儿出来,回说没了酒了。这陈敬济也有半酣酒儿在肚内,又催促来安再去,那来安动也不动。小陈没办法,只得自掏腰包拿钱,从外面打了酒来吃。


一边儿喝一边儿骂来安儿:“贼奴才儿,你别嘚瑟!你家主子不待见我,连你这奴才也欺负我起来了,使你使儿不动。我在你家做女婿,有爹的时候怎么都行,爹没了,都乱来挤兑我。我丈母娘听信奴才胡说八道,凡事都托给他们,不信任我。”


傅伙计劝道:“好姐夫,快别说了,不敬奉姐夫,那还敬奉谁?想来是后边忙,你骂奴才不要紧,要当心隔墙有耳。”


敬济道:“老伙计,你不知道,我这酒在肚里,事在心头。俺丈母娘听信小人言语,骂我一篇是非。我不爽了索性把这一屋子里老婆们都勾搭了,反正到官也不过是后丈母通奸的罪名。如今我先把你家女儿休了,然后一纸状子告到官。再者,到东京万寿门进一本,你家收着我家许多金银箱笼,都是那时杨戬被抓时应没官的赃物。把你这几间房子都抄没了,老婆便当官办卖。我不图打鱼,只是浑水捣乱。会来事儿的就把我收笼着,照旧看待,还是大家收受益。”


小陈同学就是一个小流氓,虽然办不成大事儿,上不了台面,惹事儿的本领却不小:首先,要搞臭所有的女人(体力好有志向);其实要把西门家弄的家破人亡,这倒也不是危言耸听,竟敢藏匿没官赃物,在当时那么变态的明朝,抄家流放是很自然的处理方式。


傅伙计见他话头儿来的不好,说道:“姐夫,你原来醉了。别说胡话了。”陈敬济眼瞅着傅伙计,骂道:“老贼狗,谁说胡话,哪里醉了?我吃了你家酒么?我虽不才是他家女婿娇客,你只是他家行财,也挤撮我起来!我教你这老狗别要慌,你这几年赚的俺丈人钱够了,饭也吃饱了,心里要打算盘要夺权儿做买卖,好养活你家。我明日本状子也带你一笔。咱们打官司!”


这就是拉架的反而和打架的打起来了。陈敬济看来真是有点醉了,心中郁闷借酒撒泼。酒不止是色的媒人,还是怂人的最好的胆量。


那傅伙计是个特别小胆儿的人,见头势不好,穿上衣裳,悄悄往家一溜烟走了。小厮收了家活,后边去了,敬济倒在炕上睡下,一宿无话。


第二天,傅伙计早晨到后边,见到月娘把事情诉说了一遍,哭哭啼啼,要告辞家去,交割账目不干了。


傅伙计你真的是不干了吗?不干就走啊,哭个什么劲儿,男人当然可以哭,但只限于两种情况:亲人离世、挚爱永诀。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那画面太滑稽太可笑,对于这种我完全没有同情心,只会产生不屑和厌恶。


喜欢哭,那你使劲儿哭哭个够,哭完马上滚。


月娘自然是百般挽留,千般安慰。傅伙计脆弱的小心灵满足了,像幼儿得到了心爱的棒棒糖。


又是一日,一屋子的顾客在当铺里赎讨东西,如意抱着孝哥儿送了一壶茶给傅伙计,孝哥儿见到这么多的人,不停地哭闹,陈敬济对着他做鬼脸说:“我的哥哥,乖乖儿,你休哭了。”


孝哥果然停止了哭声,小陈便向众人大大咧咧地说:“这孩子倒像是我养的,你看我说不哭他便不哭了。”众人全都呆住了。如意说了小陈一句,还被他在屁股上踢了两脚。如意抱着孩子走到后边,向月娘哭诉,月娘正在镜台边梳着头,半天说不出话来,往前一撞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慌了小玉,叫了家中大小,扶起月娘来炕上坐着。孙雪娥跳上炕,撅开月娘的牙关,舀姜汤灌下去,半日才苏醒过来。月娘气得只是浑身发抖、哽咽,哭不出声来。


你可能会感到奇怪:月娘你至于这么生气吗?至于。


月娘自从嫁了西门庆,就是一个楷模,一个标杆,三八红旗手,装模作样吃斋念佛为的就是一块贞洁牌坊,所以即便生理上有饥渴,那也得强行按住,把那漫漫长夜熬成白昼。


任凭那青丝化雪,心念成灰。


这是月娘用一生的心血熬就的无形资产,和其他行为不检的众妻妾相比,这是月娘牌专利。现在小陈同学看似戏谑的话却要损害月娘一生的苦修,月娘怎会不气。


如意儿对着孟玉楼、孙雪娥,将敬济对众人将哥儿戏言之事,说了一遍:“我好意说他,又赶着我踢了两脚,把我也气的发昏在这里。”


众人安慰完各自散去,只有孙雪娥留了下来,她扶着月娘:“娘你也不用生气,气出好歹来就麻烦了,这厮是因为卖了春梅,不能和潘家淫妇乱搞。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大姐已是出嫁的女儿,顾不了这么多了,明天把那小子弄来棒打一顿,让他滚出门去,再把王婆叫来,把那淫妇卖了,就像把臭狗屎给扫了,不就干净了吗。”


月娘点头:“你说的是。”


听到月娘的话,孙雪娥的心中就像升起了一颗星星,这光芒极深极远,点亮了她全身所有的细胞,也好像神奇地抚平了之前的所有伤痕:“淫妇!贱货!最终,你还是败到了我的手下!”她想放声大笑,又忍住了,全身微颤着,不自觉地抖个不停。


能让人极喜极悲的,绝对不会是物质。


不要低估了一个女人复仇的决心。


第二天,月娘埋伏了丫鬟媳妇七八个人,各拿短棍棒槌。小厮来安儿请进陈敬济来后边,说月娘找他。把仪门关了,教他当面跪下,问他:“你知罪么?”那陈敬济也不跪,转把脸儿高扬,佯佯不睬。月娘一大怒,于是率领众人把他按到在地七手八脚地打了一顿,西门大姐在边上走过,装作看不见。小陈被打急了,实在无法脱身,索性把裤子脱了,露出自己的棍子来。


众妇人一见,都丢下手中兵器一下散开。小陈一手兜着裤子,往外走去。月娘稍后让小厮跟着来找他交接业务给傅伙计,陈敬济自知立脚不定,一面收拾衣服铺盖,也不作辞,径直离开西门大宅投奔亲戚去了。


喂喂!别走,小陈,你媳妇儿呢,她们不会养她的,又不是亲妈,你就不管了吗?


陈敬济转回头来,眼中闪烁着阴鸷狠毒地眼光:“我会收拾这个贱货的。”


西门大姐的命运,在这一刻,已经无可挽回,她有错吗?她自然大有责任,之前我已经写过多次,不再赘述。


博尔赫斯这样写道:“叔本华说一个人从出生的一刻到死为止所能遭遇的一切都是由他本人事先决定的。因此,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相遇都是事先约定,一切屈辱都是惩罚,一切死亡都是自尽。”


这段话如何理解:前半生的遭遇由因果而来,后半生的遭遇靠今世的所为,而在今世中,一个人性格决定了命运。


你也许委屈,可以不服,但这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如果你不自己觉醒,积极思变。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上帝的长夜从来没有尽期。


你将陷入永生的黑夜,无人可救。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坂元裕二新剧:四重奏(第1集已更新)
坂元裕二新剧:四重奏(第1集已更新)
四重奏 カルテット (2017) 剧
A LIFE~深爱的人~(更新至第1集)
A LIFE~深爱的人~(更新至第1集)
卡司豪华到仿似不要钱系列之:木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更新到第2集)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更新到第2集)
神经病的伪纪录片,一个演员一心
byplayers ~ 如果这6名配角共同生活的话(更新至第1集)
byplayers ~ 如果这6名配角共同生活的话(
请相信小编:这是真·叔控·戏骨
人渣的本愿(网络先行版第1集更新)
人渣的本愿(网络先行版第1集更新)
深夜剧的尺度一定超乎你的想象,
妈妈,不当你的女儿可以吗?(第1集已更新)
妈妈,不当你的女儿可以吗?(第1集已更新
是妈妈重要,还是他重要? 妈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更新至第13集)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更新至第13集)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20
蓝色大海的传说(更新至第15集)
蓝色大海的传说(更新至第15集)
蓝色大海的传说 (201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更方便
关注妞博微信号,手机浏览妞博更方便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19 12:25 , Processed in 0.0605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