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妞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007xiaodigdang

http://www.niubo.cc/?9694

八十四章:十步杀一人,深藏功与名

热度 2已有 523 次阅读2017-1-2 20:03 |系统分类:情感·两性

王婆从西门大宅出来,哼着小曲儿回到家中。


她嘱咐王潮先把潘金莲的箱子等物都送至武松处。


王潮很郁闷:刚刚发现了美丽富饶的新大陆,却迅速被别人占领了。


但他只是一介莽夫,并没见过世面,虽然浑身不痛快,却仍旧按照老娘的吩咐一一照做,并且他还发现:小潘这两天看都不看他一眼,即便只是两个人面对面,也当他是空气。


王潮更加困惑,他不明白这世界怎么突然全变了。


这就是感情和一夜情的区别。


只有性没有感情是不值得留恋的。


虽然后者貌似虚无缥缈,但是那是脸颊上的一抹绯红,是眼中闪烁的繁星,是心头沉甸甸的喜悦。


与之相比,肉体微不足道。


浮生如梦,为欢几何?


转眼夜幕降临。


王婆领着小潘,盘着美丽的发髻身穿红色的喜服,搭着盖头,来到武松的家中。(也就是之前的武大家中,别忘了王婆是隔壁老王,连轿子都省了。)


小潘悄悄地掀起盖头,进门之前看了一眼苍穹,身体由于欣喜而略微地颤抖着。


浓厚的黑夜,把天地粘合在一起。星星混着烛火,银河连着水渠。


到了正厅,灯火通明,正中间摆着武大的灵牌。


武松吩咐迎儿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顶得严严实实。


王婆这个老江湖看见了,不由得心中一紧,忙说:“武二哥,我得走了,家里没人。”


武松拉住她:“妈妈请进屋吃盏酒吧。”,迎儿拿了菜摆在桌子上,烫了一壶酒端了上来。


武松也不让,自己把酒斟上,一连吃了四五碗酒。


王婆害怕起来:“武二哥,老身酒够了,放我去,你两口儿自在吃吧。”


武松道:“妈妈,且休得胡说!我武二有话问你!”


只听飕的一声响,从衣底抽出一把二尺长刃薄背厚的朴刀来,武松睁圆怪眼,倒竖刚须,喝道:“婆子休得吃惊!自古冤有头,债有主,休推睡里梦里。我哥哥性命都在你身上!”


婆子道:“武二哥,夜深了,酒醉拿刀弄杖,不是耍处。”


武松道:“婆子休胡说,我武二死也不怕!等我问了这淫妇,慢慢再来问你这老猪狗!若动一动步儿,先吃我五七刀子。”


回过脸来,看着小潘骂道:“你这淫妇听着!我的哥哥怎么被谋害的?从实说来,我便饶你。”


小潘说:“叔叔的话好没道理!你哥哥自己害心疼病死了,关我什么事儿?”


话音未落,武松把刀子插在桌子上,左手抓住小潘的发髻,右手抓住胸前,一脚踢向桌子,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响动,碗碟都打得粉碎。


小潘双脚离地,被隔着桌子提了过来,拖到了外间灵桌前。


王婆转身便逃,奔向前门,可门已经上了拴,还没来得及打开,武松大步赶上,一脚将她踢翻在地,把腰间缠带解下来,把王婆手脚全捆在一起。


王婆大声哀嚎:“都头息怒,都是大娘子自己做的,不干我的事儿啊!”


武松冷笑:“你之前为何不说,我先杀这淫妇,再杀你这老猪狗!”


说完拿刀在小潘脸前比划了两下,小潘吓得魂不附体:“叔叔饶命,放我起来,我说便了!”


于是从收帘子失手打到西门庆,西门庆如何收买王婆假装做衣服,怎么通奸,如何踢伤武大心窝,王婆怎样教唆下毒,拨置烧化,又怎的娶到家去,一五一十从头至尾的讲述了一遍。


王婆暗暗叫苦,心中大骂: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啊!


武松听完,在灵前一手揪着小潘,一手浇奠了酒,把纸钱点着,说道:“哥哥,你阴魂不远,今日武松与你报仇雪恨。”


小潘恐惧之极,她想大叫,武松从炉里抓了一把香灰,全塞在她嘴里,又把她踩在脚下,双手一下撕开衣裙,露出白花花的胸脯,武松拿刀在心窝内一剜,剜了个大血窟窿,那鲜血顿时喷浆出来。


小潘还没有断气,星眸半闪,双脚乱蹬,武松把带血的刀子噙在嘴里,双手插到血窟窿中,使劲儿左右一撑,又向外拉扯,把心肝五脏全部生扯下来,血沥沥地供养在灵前。


放下五脏,武松举起刀子,把小潘的头割了下来,血流满地。


迎儿吓得抖若筛糠,捂住了脸。


《金瓶梅》中已经死了许多人了,但真的没有人可以跟小潘的死状比惨,第一女主角,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个过程太快,小潘魂魄悠悠,奔向赴森罗殿上去也,终年三十二岁。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王婆用上了毕生的狮子吼 :“杀人了!杀人了!”武松听见她叫,手起刀落,把她的头砍了下来,又拖过尸体,把心肝五脏也挖了出来,用刀插在后楼房檐下。


此时已经初更时分,阴风阵阵,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迎儿哭道:“叔叔,我害怕!”


武松叹息:“孩儿,我顾不得你了。”


武松,你什么时候顾过迎儿?还特意安排她看现场直播。


要么说迎儿的确命苦,有个早死的娘,懦弱的爹,还有个凶残的叔叔。


武松跳过王婆家来,还要杀他儿子王潮。


亏着王潮也算命大,听见王婆惨叫,知道武松行凶,又推不开门,就跑去街上叫保甲了,躲过一劫。


武松从容地到了王婆房中,翻开箱子,找到那剩下的85两银子,还有一些钗环首饰,全部包好,提了朴刀,翻越后墙,赶五更挨出城门,最终去往梁山。


从杀人的初更到五更,这期间足足有八个小时,而且不到五更,城门不开,武松绝对无法出城,有足够的时间将其缉捕。


那保甲们都在干什么呢?


保甲们都在装模作样,没人想趟这趟浑水。


一方面武松杀嫂是为报血亲之仇,这在古代是可是被谅解、减刑的;另一方面,武松的个人品牌之前立的太好了:景阳冈打虎英雄。


这个品牌被广为传播、为大众所熟稔,敬畏、仰慕早已深入人心,不容质疑。


金圣叹这样评价武松:“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鲁达之阔,林冲之毒,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者也。”


兰陵笑笑生是不喜欢武松的,所以他着重描写了武松凶残的一面,但是不管怎样,你都无法否认,像武松这种人,是深受江湖欢迎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武松就此彻底告别了体制,奔向属于他自己的新江湖。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2颗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果妞妞 2017-1-4 14:14
迎儿17-18岁都可以许婆家了,可惜了她爹是个不中用的孬种,潘金莲又要留着她做牛做马,她叔叔又蠢又自私,哪里有人为她打算过,不过是个女孩子,又不是当门立户的男儿,在古代,女人都不算是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妞博网 ( 京ICP备09043213号-4  统计代码

GMT+8, 2017-11-21 16:13 , Processed in 0.05897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